211世纪小说

首页 快穿满级大佬是疯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快穿满级大佬是疯批 > 008恐怖古堡被炮灰的前女友(8)

008恐怖古堡被炮灰的前女友(8)

        他脸色瞬间阴沉下去,一旁的陈悠悠注意到了,立马就出来打圆场:“好了小风,超哥不是为了我们嘛。对了,你们看季无已经上楼了。她怎么这么冷血,好歹平时大家都是一起玩的,说掰就掰,现在超哥受伤居然连问都不问一下。”

        她话音刚刚落下,平时脾气最暴躁粗线条的黄超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说,倒是其他几人纷纷有意无意地抱怨季无的冷血。

        黄超看着眼前这一幕,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游离在他们之外,他可没有忘记自己当时受到那燕尾服侍者的伤害时,陈悠悠疯狂往后退的几步,还有自己这些好兄弟们好像被吓傻一般的一动不动。

        现在与其说是为他抱怨季无冷血,不过是因为季无前面给他们下了面子,而且手上又有那只有可能是出去线索或者护佑人的小黑猫的缘故,说到底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利益罢了。想明白了这些,黄超无力地扯了扯嘴角,心头多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了。

        这边季无一路畅通无阻地到达了三楼,不知是不是因为燕尾服侍者的“规则”原因下,他们要在三楼休息也是一种必要完成的“任务”,这一路上,再也没有受到任何奇怪的阻拦。

        “有一说一,你们的城堡建的真的很漂亮。”季无发出一声欣赏的赞叹。

        “是啊,我记得当年...”小黑猫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卡嗝了,暗紫色的大眼睛中露出一丝茫然,当年,当年什么来着,他好像,忘了许多许多的东西。

        “忘了好多东西吧?”季无的手轻轻摸过小黑猫的圆乎乎的脑袋。平时一向怼天怼地的小黑猫这次一脸茫然,闷闷说了一声:“嗯。”

        “平时在古籍之中看到过地缚灵,因为某些执念被缚在了原地,最终忘记一切,甚至连自己的执念都会忘却。他们平时就如普通生灵,有善有恶,但因为执念过深,却永远离不开原地。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真的存在。”季无在意识之中和系统说道。

        系统点了点头,发出一声赞叹:“宿主,没想到你知识面这么广。万千小世界中,无论什么都是有可能存在的。”

        只是它很诧异,自己绑定的这个宿主虽然看上去力大无穷且恶趣味极高,却是心细如发,一猜即中。

        “他和那个燕尾服侍者生前肯定有恩怨,可能要献祭掉一个人才能逃出古堡,就像原主一样,而他肯定是那个被献祭的对象的媒介体之一,因为我的到来导致事件线发生了变化,所以第二个媒介体也就是那燕尾服侍者才出现了。同时逃出去难度肯定会上升。”

        季无三言两语,大概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季无向前走去,三楼呈现一个环形,但是这一楼刚刚好有六个房间,这六个房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模一样地摆列在那里,看上去有几分瘆人。

        而季无这一行人刚刚好六人。“你说,我应该选哪一间房间?”季无揉了揉小黑猫的下巴,笑眯眯问道。

        “呼呼,我怎么知道。”小黑猫恶劣地咧开嘴巴,想看季无吃瘪,但是一对上季无笑眯眯的眼睛,瞬间想起了不好的回忆,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哼哼,这又不是归我管,你们还是第一个开三楼房间的人。不过你选哪个都一样,只要你求求我,有我在,你不会怎么样的。”

        说罢,小黑猫骄傲地翘起了小尾巴。

        季无听小黑猫说完,就知道眼前这一关是概率学的运气,今晚肯定有人要献祭,至于是哪一个房间的,那就说不定了。

        不过,肯定有一些小黑猫不知道的隐藏规则。

        小黑猫见季无不理他,而是去看那些房间,不高兴地扒拉扒拉。

        季无上前一间一间地查看这些房间,这些房间的门做得精致无比,突兀的是门上鲜红色的阿拉伯数字,从“1”排到“6”。正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音,是李达他们上来了。

        “季无!你怎么这么快啊!”熟悉的陈悠悠的声音传过来,她一看季无在专注地查看那些房间,生怕她早些得到一些线索,连忙抛下一旁的李达,快步就走了过来。

        “怎么样,有得到什么线索吗?”陈悠悠眼睛在小黑猫身上一转,得到了小黑猫的一个白眼后,她还是自来熟地问道。

        见季无还是没有理她,陈悠悠脸色有点难看,但是很快就调整好了态度,朝李达投去求救的目光。

        一旁的李风见自己的“悠悠姐姐”在季无那里受挫,冷哼一声,阴阳怪气说道:“悠悠姐,你还和她说话干嘛,人家可是心高气傲,不屑于和我们一起呢。这不迫不及待地和我表哥分手了吗?亏得我表哥对她这么好。”

        一旁的李达随着他的话脸色黑了下去,朝季无喊出声:“季无,你一个人能看明白什么,过来和我们一起吧,分手的事情我们出去再说。我们先一起找出出去古堡的线索。”

        “啧。”季无是真的觉得这一堆自大的人好烦,不屑于理他们,却能够自己给自己加这么多的戏,实在是...让她自己都找不出话来说了。她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娇娇笑了一下:“爬。”

        李达的脸色更加黑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向乖巧懂事,受了委屈只敢往肚子里咽的女友现在变得如此叛逆,如果是因为之前她受委屈时候自己知道但是不出头的话,那也太小题大做了吧。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自己兄弟面前,不给自己面子吧?

        要是季无知道李达内心这些独白,估计会震惊这世界上会有如此厚脸皮的人了。这几人见季无身上套不出什么话来,就有样学样,学着季无的样子去看那些房门,不过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这一时间的矛盾只是一瞬,季无转动了3号的门把手,想要进去。没想到一旁的陈悠悠见状,一把抓住了这个门:“季无,要不我和你一间房吧,我们两个女孩子比较方便,也可以互相照顾一下。”

        她就是觉得季无手上抱着的那只黑猫一定告诉了季无什么,打定主意就要和季无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