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快穿满级大佬是疯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快穿满级大佬是疯批 > 007.恐怖古堡被炮灰的前女友(7)

007.恐怖古堡被炮灰的前女友(7)

        “000,这些人真讨厌啊。”季无在意识中用一种甜蜜的语气说着最厌烦的话,000整个系统浑身一抖,总感觉以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它连忙说道:“宿主宿主,我们一定要遵守世界规则啊。”

        “当然会的。”季无露出一个浅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作为众人“好言相劝”的当事人季无,就好像和他们说的世界隔离开来,稳坐如山。几人都觉得自己说了这么久,面子也有点挂不住。

        李达眼睛闪了闪,还是拉不下那个面子去给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朋友道歉,在他心里,季无最大不过是闹一下脾气就回来了,这次也约莫着差不多,于是好不容易挤出的想要道歉的话又咽了回去。

        而季无就把这些人当空气,她注意到了那个放在最中央的座钟。

        这座钟很是奇怪,整座城堡的装修是西式的,唯有这个座钟的款式是典型的中式座钟。

        木雕的百灵鸟,钟的下面有一个摆锤,旁边有一个打水的木雕小人站在一口井旁边。

        刚刚自己坐在这个餐桌旁边,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四十,现在恰好过了二十分钟。

        “哒,哒,哒,铛——”当指数最小的那根指针指到了十二点处,摆锤发出了敲击声,同时,小人开始打水,百灵鸟开始啼叫。

        熟悉的阴冷的气息再次蔓延开来,季无一抬头,就看到那燕尾服侍者笑眯眯地站在餐桌前面,他看了看餐桌上丝毫没有动过的美食,眼中划过一丝人性化的了然。

        “诸位客人,晚餐时间已经结束,请各位客人上到三楼进行休息。”燕尾服侍者扯了扯那张鲜艳的画起来的红唇。

        话音一落,李达几人惊喜地发现自己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居然可以动了!

        “去死吧!”一声夹杂着极大的恐惧和暴怒的厉呵响起,黄超怒喊一声,操起一旁的椅子就往燕尾服侍者身上砸去。

        黄超平时都泡在健身房,练出的一身腱子肉此刻全部用在了那个沉重的红木椅子上,按理说这么重的实心红木椅子,再加上黄超的力量,砸在一般人的头上,不死也半残,可这么一下重力之击下,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燕尾服侍者好像被扎破放气的气球一般,伴随着“嗤嗤”的响声,软塌塌地滑了下去。“呼——呼——”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黄超此时好像大松了一口气,极致的恐惧带来的肾上腺素消退后,后怕和放松一下子都涌上了心头,他虚虚靠在餐桌旁边大喘气。

        “这是,死了吗?”李达心头狂跳,疑问出一句话,犹豫再三,拿起桌上的尖锐餐具走向前去查看。那燕尾服侍者好像变成了一滩纸皮子,软塌塌地蔓延在地上。李达不敢去看那画起来的五官,总觉得“他”在对着自己微微笑着,遏制住心中的恐惧,李达用餐具去挑离自己最近的燕尾服侍者的纸皮。

        那纸皮搭在餐具上面,发出一股腥臭的气味,但李达却是大松了一口气,欣喜地转身:“他死了,他死了!”

        然而一旁离得最近的季无却敏锐地发现那团纸皮小幅度地抖动了一下,这抖动极为轻微,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就是被季无给注意到了,她挑挑眉,看了看手舞足蹈的李达一眼,抱着小黑猫往后面退了几步。

        李达话音刚落,“啊!”陈悠悠一声尖叫,把李达给喊蒙了。

        “怎么了?”李达一脸不解,就看到自己的那些兄弟们一脸惊惧地紧紧盯着自己背后,他心头渐渐涌起来一个不好的猜想。

        “咚咚咚,咚咚咚...”

        心跳声愈来愈剧烈,李达感觉脖子上一股寒气冒出来,后背上密密麻麻地浮现出了细汗,两条腿好像灌了铅一般,不给力地站在原地。

        “诸位客人,怎么还不休息呢?”

        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一股阴寒的鼻息吐在了李达的耳畔,顿时,李达就感觉到全身阴冷得发抖。

        黄超几人见鬼般的表情看着那摊纸皮犹如充气般的气球张大,眨眼之间就变回了原来那副模样,笑眯眯地看着众人。

        面前的一幕实在是太惊悚了,这么几次的恐吓下来,几人都觉得自己心头麻木了,但面前一幕再次使得众人心头狂跳。

        “咕噜——”

        黄超眼睁睁看着自己杀死的侍者再次出现,心头大震。“我能杀你一次,我就能杀你第二次。”

        他暗暗给自己打气,脚步想要往后面挪动。

        但是下一刻,他心头的想法好似被这个燕尾服侍者洞悉,只见那双笔画的眼睛直直朝他看过来,那双艳丽的红唇一笑,黄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右手传来极致的疼痛。

        “啊——”

        黄超发出尖锐的痛喊,大颗汗水从他额头边流下来,他艰难地朝自己右手看去,就看到自己的手以一种正常人扭不出来的姿势往后剧烈翻折,还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喀喀喀”声音。

        李达几人好像被这个变故突然吓傻了,平时勾肩搭背的好兄弟们居然没有一个人上来帮他。陈悠悠甚至忍不住往后退了好几步。

        燕尾服侍者笑眯眯说道:“这位客人,无礼的举动是要遭受惩罚的哦。请在古堡规则下行动,现在,请上三楼好好休息吧。”

        说完,他就像上次一样,隐匿在黑暗之中消失不见了。

        季无了然,果然,还是要在“规则体”下活动啊。这样想着,她第一个动身,转头就向楼梯走去。

        这时李达几人好像才堪堪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查看黄超的伤势。黄超的右手软绵绵地垂挂着,很显然,这只手完全骨折了,如果得不到救治有可能就废掉了。

        在这种诡秘的古堡之中,右手还受了伤,很大可能会影响到后面的逃亡,几人包括黄超都想到了这种后果,不过李达几人脸上是惋惜,而黄超脸上却是不甘心和迷茫。

        李达首先交流自己的感受:“听季无和那人说法,我们应该要呆满三天才行,应该只要在这个古堡的一些规矩下面行动就行了。”

        李风平时游戏玩的多,现在他表哥一说,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对,就像打游戏一样,我们不碰规则就行了。”

        说着他抱怨道:“超哥你这次也太冲动了。”

        黄超还沉浸在自己手骨折的伤痛之中,一听这话,心里顿时一顿,第一次对这个平时玩的好的兄弟有了不可思议的怨气想法,自己第一个出手,他们不但不帮忙,当自己手受伤时候,居然第一个想到要怪罪他,实在是...令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