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绝望的来信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绝望的来信 > 第5章 拔河

第5章 拔河

        第五章拔河

        “哥!你醒了!”宋雨晴大包小包拎了一大堆零食,急匆匆地跑过来,“以后别再打架了,你看看你,根本打不过人家,还被打成这样!”

        宋雨晴这番说辞弄得周围人哭笑不得,我不打算把我们班的事告诉她,毕竟牵扯进来没有好处。

        第二天,我坐着轮椅去了学校,身边没了李明,情绪都很低落。

        周围人不知怎么知道了周末的事,对着我们指指点点:

        “听说了吗,那群人周末去了后面的乱坟岗!”

        “就是,李明和张新宇都命丧黄泉喽!”

        “唉,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

        我看了看张新宇的位置,确实没有人,秦梓墨也把凳子搬了过来,看出来我的疑惑:

        “张新宇在教学楼外面被鬼抓住杀死了”

        我略显可惜地点了点头,听着周围的讨论,也许在面对一个无法抵抗的存在时,比起做些无用的挣扎,躺平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李明已经离开了,我不想身边再有人离开,想到这,我不禁握紧了苏筱的手。

        晚自习很快到了,信也如期而至。

        “愉快的周末结束了!个别同学过得很充实呢!我们继续游戏,游戏内容:六人分成两组进行拔河比赛,败者组全员死亡。请王刚,周旭坤,刘硕,李欣雨,聂小倩,吴梦瑶参加游戏,自行分组,游戏十分钟后开始”

        四女两男?这小丑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而且这次游戏至少要有一半的人死亡。

        正在全班都在唏嘘时,秦梓墨走上讲台:

        “刚刚小丑的信中说过你们自行分组,但并没有规定各组的人数,想要减小伤亡,可以采取五一分的方式,我建议采取石头剪刀布的方法,来决定分组,大家怎么看?”

        很显然,班里绝大多数人没有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包括我。我不由得多看了台上的秦梓墨一眼:和此人交往,要留个心眼!

        众人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秦梓墨的办法。八分钟后,只剩下王刚和周旭坤二人没有决出胜负二人不停擦着汗,两人压力都很大,毕竟输了就是死!

        “石头,剪刀,布!”

        两个人同时出手,王刚是剪刀,周旭坤是布。顿时,周旭坤眼中出现了一抹解脱,走向王刚,把手搭在他肩上:

        “嗐,王哥,还是你厉害,愿赌服输,我认了!”

        突然,周旭坤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他手中一把钢尺,刺穿了王刚的胸膛,王刚就那么直挺挺地倒在了讲台前,至死也没有瞑目。

        秦梓墨反应过来后,伸手想要夺过周旭坤的钢尺,奈何太过瘦弱,周旭坤又是体育生,被周旭坤一脚踢开。

        游戏开始时间也到了,周旭坤拿起绳子一端,另一端扔给四女,嘴上喊着:“想害老子?都得给我死!”

        四女面对体育生根本毫无悬念,苏筱眉头紧皱,握紧了小拳头,难得听她小声爆了句粗口:“畜牲!”

        游戏很快结束,四女坐在一旁哭泣,周旭坤则是戏谑地看着。突然,她们伸出手死死地掐住自己的脖子,脸涨的通红,脸上脖子上青筋暴起,眼珠子简直要鼓出来,众人想要帮忙却无从下手,毕竟,这是小丑的惩罚……

        教室里的血腥味实在难闻,我坐着轮椅到楼道里透口气。秦梓墨也在,他看着窗外,也许察觉到我来了:

        “你说,我所做的这些努力真的有用吗?我只是不想眼睁睁看着同学们一个个死去,可为什么每一次都只会换来更多的死亡!”到最后,他几乎是喊了出来。

        “你没有错,只能怪我们太渺小,妄想螳臂当车,区区蝼蚁又怎能撼动大树呢?”我安慰道。

        不久后,教室进来了一批人,他们穿着白色大褂,带着口罩,戴着帽子,帽檐压的很低,根本看不到正脸。

        他们十分熟练地把尸体抬走,处理好现场,教室里变得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连空气里的血腥味都没有了。

        这和上次一样,也是没有一点痕迹,他们会不会是专门来收拾我们班的尸体的?那李明……想到这,我伸手拦住了其中一人。

        手一碰到,好像碰到了钢板,坚硬无比,他胳膊轻易一摆,挣脱了我,又是一脚踹来,我被踹出轮椅,飞出了三四米,胸口一阵翻腾,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那人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被苏筱等人扶上轮椅,看了眼他们离开的方向,心里有些不甘。

        晚上回到家,我躺着床上摆弄着那只匕首,除了刀锋很锋利,再没有别的特别之处,可它却能对鬼有伤害,半天也研究不明白,索性将它放在床头,转身睡觉。

        不知多久,一股香气袭来,接着,好像什么东西坐在我身上,我想要反抗却发现动不了,接着,好像是一根手指从我的嘴唇慢慢向下,到胸膛,慢慢地到了肚脐以下……我身上一阵燥热,很快,我便失守了……

        我猛地惊醒,坐起身来,发现空无一人,裤子上还有刚刚的痕迹,唇齿间还留有淡淡的清香。

        那种感觉太真实了,肯定不是梦。是谁?首先肯定不是宋雨晴,是苏筱?她难道还好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