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乱世枭歌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乱世枭歌 > 第6章 大年

第6章 大年

        距离袁监正来秦家时,已经过去有小半个月,今天已经是德仁六年的最后一天。

        称,年三十。

        秦府的下人也在这时都忙碌了起来,有挂灯笼的,贴红纸儿的,以及爬上爬下打扫的,泽络不绝。

        虽然秦府占地面积不大,但也不小,秦府的下人又是以女性为主。女子干活虽然细致,但少了速度。当然,其中也有几个手脚伶俐的。

        众人的忙碌,也让府中比平日热闹了一些。不时的传来模样俊俏丫鬟的笑声,像风铃声一般,入人心魂。

        在众人的忙碌中,秦元带弟弟在院子中跑闹,秦元的‘手谈老师’钟雪跟在一旁盯着年龄还小的秦羽,就怕这个小主子摔了碰了。

        虽然地位提高了,但钟雪明白自己身份,依旧是个下人,所谓的‘老师’称呼,听着好听罢了。

        如果秦元真想找个老师,恐怕那些名声在外的手谈高手会争先恐后的来挣这个机会。

        在既富又贵的秦家当个下人都比外面那些普通人家吃的好穿的暖,更何况是主子的老师,这样的话怎么会轮到自己。

        能在外面乞讨的活了一年多,可见钟雪的聪明,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作为家里的女人,张氏与儿媳刘氏同样在忙碌着,且要时刻的看着两个小家伙,毕竟两个小家伙是家中的掌上宝。

        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孙子爬到了,不大的假山上面,钟雪焦急的喊着快下来,这着实吓到了张氏。

        派人上去将两人扶下来后,张氏无奈的对两个孙子说道:“你二和三叔快回来了。”

        只会打闹的哥俩,一改常态,向外跑去。张氏则叮嘱钟雪赶紧跟上。

        秦元三人坐在大门石阶上,双手拄着脑袋,陷入了长时间等待。

        “哥,二叔三叔快回来了吗?”

        “快了!”

        至于让秦元长时间等待的目标,此时正坐在一辆豪华至极的马车上。

        马车缓缓的行进蜀都城。官道两旁的路人赶紧躲到一边,给这个‘富家子弟’让路。就怕躲得慢一些,得罪了贵人,这个年就不用过了。

        豪华的马车内同样华丽,一个二十五六的年轻人斜靠在车厢,身上的锦衣玉服怕是得值好几十两金子,旁边放着珍食异果多达十样,

        年轻人或许是坐的的疲累了,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随后掀起帘子向外望了一眼,慵懒的说道:“一年了,终于回来了。”

        刚刚向外看的时候,年轻人被路边一个眼尖的女子看清了模样。

        “好俊俏的模样。”眼尖女子痴痴的说道。良久后,想起俊俏公子是谁的女子,忘了矜持,大喊道:“是我老公,二郎回来了!”

        “谁!”

        “好像说是二郎!”

        “二郎是谁?”一个身子佝偻的大爷问向身边的小伙子。

        “在蜀都城叫二郎的,好像只有川王家的二公子吧!”

        “哦!川王的二公子啊!”可能是耳背的原因,大爷说话的声音也大。

        在眼尖女子与耳背大爷的两声呼喊下,蜀都城最大的一条官路,瞬间炸开了锅,犹如惊雷!

        众人纷纷向马车拥挤过去,当然,皆是未出嫁的女子。

        “冤家,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二郎,你可让奴家想死了!”

        身边有丈夫,不敢上前的妇人们,看着自己男人,没了好脸色,心中想道:“该死,为啥老娘要嫁的这么早,要不还有机会和二郎风花雪‘夜’呢!”

        在人潮的拥挤中,本来就慢的马车走的就更慢了。

        坐在车厢左边的男子看着秦朗无语道:“一定要露下脸吗?”

        看着男子‘幽怨’的眼神,秦朗一改慵懒的常态,大刀阔斧的坐着,说道:“老陈,这你就不懂了。你说二爷好不容易回了家乡,那当然就得感受下家乡人的热情!”

        其实老陈早就习惯了这种情况,只要在一个地方待上一个月,那么自家主子出门就一定是这个效果。

        “改天我一定找两块木板将这两个小窗堵住。”

        “行,那你得堵漂亮点。”

        秦府,门口石阶。

        “哥,快回来了吗?”

        “快了!”

        等的快睡着的三人依旧重复着两句话。

        突然,秦元望向东方,缓缓说道:“有马蹄声,应该是三叔!”

        随着声音的落下,三匹高大骏马映入眼帘。坐在中间骏马上的是一位白衣白甲的年轻将军,手中握着一杆长枪,枪头隐隐约约的能看见血迹。

        骏马停下,白衣将军翻身下马,将长枪交给随从士卒后,一把抱起秦元二人,问道:“想三叔了没有?”

        “想了。”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好,三叔没白疼你们俩个小家伙。”

        秦元看着一身战场行头的三叔,问道:“三叔怎么穿着盔甲就回来了?”

        秦风放下两人,扯了扯甲胄说道:“别提了,杂草的南蛮子不他娘的过年,昨晚起兵偷袭咱们的军营,一直打到了天明,才把那些杂碎打跑。”

        听到打仗,秦元担心的问道:“那三叔没有受伤吧!”

        “好小子,知道心疼三叔了。”说完秦风拍了拍胸脯继续说道:“放心吧,你还不知道三叔的本事!就那帮虾兵蟹将再来三倍也不够看。”

        小孩天生就有英雄梦,所以哥俩一直就崇拜秦风,看着三叔的威武霸气,秦羽流着鼻涕,拍手喊道:“三叔威武。”

        虽然是受到小孩子的夸奖,但秦风依旧受用,拉起两个侄子手,高兴的说道:“走,回家。”

        “等等,还有二叔没回来呢!”

        “你二叔估计正臭显摆自己呢!不用等他。”秦正的声音从府内传来。

        果然,知子莫若父。

        随着时间的流逝,秦府张灯结彩打扫完,已经接近黄昏。

        一年当中最后一顿饭,自然是要吃个团圆。除了一家老小,还有纳兰昭等人,所幸秦正让人摆了两张桌子。

        秦正与妻子以及长子儿媳和纳兰昭等人坐在一张桌子,其余几人坐一张。

        期间秦元将钟雪拉倒了自己身边坐下,这让早已经是孤儿的钟雪感动到落泪。

        秦朗和秦风拿起酒杯碰了下,索然无味的喝完杯中酒,看着坐在一桌的三个小孩。两人一阵憋屈,呵!辛苦了一年,回家和小孩坐一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氏和公婆打了个招呼后,来到秦元这一桌和秦朗秦风二人换了位置。

        一换二,顿时让桌子显得有些小了。张氏作为家母,自然不能像儿媳换的那么早,跟众人寒暄了一阵后才换了位置。

        可能是高兴的原因,秦正对儿子与手下的敬酒是来者不拒,纵然是酒量惊人的川王,也没顶住几轮。

        见到川王大醉不稀奇,可历来喝酒只喝五分还留一半清醒的纳兰谋士也同样醉的不省人事。

        派人将两位扶回各自的房间后,众人吃饱喝足也都散了场!

        跨年的夜里就要守岁!

        这一晚大家都是到了后半夜才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