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乱世枭歌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乱世枭歌 > 第5章 退出师门

第5章 退出师门

        从中堂回来后,秦元就带着弟弟秦羽和丫鬟钟雪,出门而去。

        “哥哥,我们去哪?”可能是天冷的原因,流着鼻涕的秦羽问道。

        “去州府,听说之前那个恶贯满盈的刺史手中有一副上好的棋盘。”秦元回道。

        三人走到大门,府里知道小少爷要出门,马车早已经准备好。

        马车行驶在官道上,没有随从,只有一个马夫。

        此时车厢内,秦元看着有些拘束的钟雪,又想起钟雪早晨那副怕得罪任何人的模样,说道:“你以后也算是我的手谈老师,在见到府里其他下人,不用像以前那样小心翼翼的。论身份你现在可比他们高。”

        没等钟雪说话,坐在左边的秦羽人小鬼大的说道:“哥哥说的对,钟雪姐姐,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哥哥,让哥哥去揍他们。”

        看似很纨绔的一句话,从三岁的秦羽口中说出来,却是很奇怪。

        被逗笑的钟雪,也不再像刚才那么拘束,还半开玩笑的,问道:“不告诉小少爷,告诉你行不行?”

        秦羽用袖子擦了擦鼻涕,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现在还小打不过他们,等过几年,钟雪姐姐再告诉我吧。”

        钟雪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是小少爷的年龄也不大,怎么能打得过那些大人?”

        说起哥哥,秦羽很崇拜的说道:“哥哥的力气很大,而且有时候身上还会发光。所以钟雪姐姐不用怕哥哥打不过他们。”

        “发光!人又不是灯笼怎么会发光?”钟雪莫名其妙的看向秦元。

        秦元摊了摊手回道:“不知道,有时候一生气,身上就会发光,而且有光后,力气就会比之前大了。”

        无忧无虑的三人不知道一次平平无奇的谈话,险些让钟雪丢了性命。

        州府距离秦府很近,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钟雪看着州府大门两旁站着身穿甲胄的士兵,小声问道:“这么多人守着,我们能进去吗?”

        秦元点了点头:“父亲每日在这里处理川州大小事务,我来过两次,进去很容易。”

        城外,闲来无事的秦正与纳兰昭二人来到已经完工的秦家新府邸。

        秦正看着传书,缓缓说道:“伺候小元的那个丫头知道了‘元气’的事。”

        “有没有查过这个丫鬟的身世?”

        “查过,和她进府里时说的一样。家里的人都死光了,剩下她自己在外乞讨。”

        纳兰昭想了想说道:“估计是无意中知道的,过了年小元也就去楚老贼那里了,警告一声就行了。”

        秦正点了点头,显示这件事上,两人的想法一样。

        州府,一间密室中。秦元看着一副玉石雕刻而成的棋盘,说道:“挺漂亮,就是有点沉。”说完又从棋罐中拿出几颗棋子把玩。

        秦羽流着鼻涕,盯着棋子问道:“这小石头真好看,哥哥能不能给我一颗。不是,是两颗。”

        看着弟弟喜欢,秦元从两个棋罐中分别拿出一颗棋子,放到秦羽手中,说道:“你如果喜欢,等哥哥学会后,就都送给你。”

        “嗯。”说完秦羽就跑到旁边的烛台下,左照右看。高兴的都忘了用袖子擦鼻涕。

        小孩子心性就是这么简单,不贪,喜欢的东西,不需要太多,有就行。

        三个不到十岁的小孩,不知道他们此时举动,使得连前朝皇帝都珍藏的宝贝变得从此不再完美。

        拿到了棋盘,三人也不在逗留。

        秦元拿着棋盘,秦羽和钟雪各自抱着一个棋罐大摇大摆的从州府走出来。当然那两颗属于秦羽的棋子早就被他装进了口袋。

        上了马车,秦元对驾车的马夫说道:“段叔叔,回家。”

        长相大众的马夫听到小少爷的命令后,驾着马车,按着来时的路返回。

        从出秦府开始,马夫从未说过一句话。

        车厢内,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突然,行驶的马车停了下来,坐在两旁的秦羽钟雪没什么事,倒是坐在中间位置的秦元差点扑倒在地。

        稳住身子的秦元,感到莫名其妙,问道:“段叔叔,怎么不走了?”

        像是哑巴的段九思终于开口说话了:“有人拦路,小少爷,在里面别出来。”可能是很少说的原因,段九思的声音有些沙哑。

        马车前面,一个道士打扮的老者,面带微笑,已经全白的头发有些蓬松,手拄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棍子。

        这副模样显然是走了很久。

        看着不太友好的马夫,老者笑呵呵的说道:“年轻人,能不能让老头子见见坐在里面的贵人?”

        面对这个笑容满面,人畜无害的白发老头。段九思不敢有一点放松,因为他从老者的身上感觉到了压迫感。这是低境界面对高境界的压迫感。

        自知不是对手的段九思说道:“老先生想见我家主子,不如先和我们一起回府,到时候我家主子自然会亲自接待。”

        老者像是自言无语,声音很小:“有些唐突了,确实应该先和家里的大人打声招呼。”

        “那就讨扰了。”说完老者向一边退了几步,让出马车能过去的距离。顺势向道路的两旁看了看。心中想道:“这秦家能一举拿下蜀都,果然不简单,就刚才那两道回去报信的身影,怎么也得有九重的境界了!还有这个玄境的马夫。”

        见老头这么好说话,段九思也不多想,直接驱马继续前行。因为这个老头最少要高出自己两个境界。如果想动手的话,根本不需要多此一举。

        秦府,秦明刚要动身的时候,得到了再次传来的消息。

        白发老者要来秦家。

        从‘风奴’刚刚的描述中,秦明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大桓钦天监监正。

        秦明让下人打开中门,亲自到门口迎接。

        不是因为老者监正的身份,而是老者的另一个身份……,值得秦明这么做。

        老者与马车,同时出现在秦府门外,一路上两者的距离一直保持在八九米。

        秦明走上前,弯腰拱手道:“袁师叔。”

        这声师叔让众人惊讶,不论是旁边的下人,还是藏在暗处守护秦府的风奴。

        秦府人都知道秦明早年拜入道家福地青城山,却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落魄的老者竟然是秦明的师叔。

        袁罡上前扶起秦明,说道:“四十年前,我下山求道,自此从未回过青城山。师兄能将我的事告诉你,看来是很看重你!”

        “倒不是师父看重我!是师叔以四十年光阴换取一城百姓的生死。是青城山的骄傲,青城弟子自然都应该知道师叔。”

        “什么骄傲,不过是输了,被困于一城罢了。”袁监正自嘲道。接着又说道:倒是你,我真没想到师兄会收你为徒。不求道,只练武,看来是师兄改了以往的性子。”

        “殊途同归,万物皆是道。师叔当年在青城山不也是一味的只学占卜,算天数嘛!”

        “说的好,和我对道的理解一样。”

        两人相视而笑,在‘道’之一途达成共识。

        一阵寒暄过后,秦明迎袁罡入府。坐在大堂,两人相对而坐。下人奉上茶水后退到一旁。

        秦明开口说道:“父亲去新宅未归,只能由我接待师叔,还请师叔见谅。”

        喝了口热茶,袁罡说道:“你我都在道门修行过,不必在意这些俗礼。”

        不等秦明再客套,袁监正开门见山的说道:“我今日来这里,是为了你秦家一小辈。年龄六岁,刚刚就坐在与我一同来时的马车上。”

        知道了袁罡的来意,秦明也不隐瞒,问道:“师叔怎么知道我儿子是‘应运者’。”

        “从你儿子出生之时,我便开始找寻,六年来走了七州五十三郡。可能是天道相助,我走进蜀都的第一天,就碰到了这个‘应运者’。”

        “那师叔的来意是?”秦明打断袁罡的话,问道。

        “从我能来秦府,你就应该知道了,我没有恶意。”

        “那是自然,毕竟小元见了您,得叫一声师叔祖。”秦明笑呵呵地说道。

        面对秦明突如其来的这一手。袁罡有些猝不及防,硬挤出一抹笑意,点头称是。

        好家伙,道德绑架。

        “直说吧!老夫一辈子追求天数真理,从见到你儿子出生时的天象后,就想着一定要推演一番,看看是怎样的命数能引发如此天象。”担心再被摆一道儿,袁罡快言快语地说完这句话。

        这几十年应运者一个接一个的降生,再加上从古籍上读到的。什么样的天象是他袁罡不知道的。唯独秦元出生时的天象宏大到让他‘日思夜想’。

        要知道,两千来第一个敢推演应运者命数的人,可是自己。

        甚至推演了出来,自己还没受多大的反噬。虽说那个应运者的天象小了些。

        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秦明轻轻叹息道:“让师叔推演倒不是大事,万一因为我儿子让师叔出了意外,我没法向师父交代啊!”

        正在喝茶的袁监正,抬头说道:“放心吧!我四十年没回山了,没人会怪你!”

        “就算师叔你这辈子都不再回山,那也是青城弟子。”

        袁罡见说不通,干脆也不再废话。低头继续喝茶,同时心中天人交战,“忍住,不能动手,这秦府除了秦明这小子的功夫深不可测,还有三道可怕的气机。”

        许久后,袁罡说服了自己。“反正找了六年将近七年的时间,也不差再多等几日。”

        袁罡放下手中的茶杯,直接向外走去。到了院子里,腾空而起,向西南而去。

        临走放下话,“我现在就回山,跟掌门师兄说,退出师门。”

        这一日后,整个蜀都皆在传,有仙人降临秦家,随后腾云而去。

        这个说法传出去后,秦家在川州更加得民心了。

        秦明望着今日才第一次见到的师叔的背影,有些无奈。他没想到有人能对推演之术痴迷到这种程度,甚至不惜丢了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