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乱世枭歌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乱世枭歌 > 第4章 南疆来犯

第4章 南疆来犯

        荷花苑,独属秦明及其妻子的一处小别苑。像这样的小苑,在秦府内有十几个之多,除了秦家自家人,人均一处,还有属于秦正麾下重要人员的小苑,像纳兰昭,风云两位阁老,等。

        秦元坐在荷花苑的屋外石阶上,手中捧着一本书,正在认真的琢磨。

        这本书就是他与纳兰昭打赌‘赢来’的礼物,棋谱《吴跃星棋忆录》。

        纳兰昭送给他的时候,说这本棋谱是孤本,吴棋圣老年时所写,里面记录了棋圣引以为豪的几大定式,珍贵无比。

        秦元不懂手谈,但听到孤本

        二字时,他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将上面的定式全部学会。

        此时已经看了有半柱香的时间了,秦元越看越是不懂。完全处于一种相面的状态。

        “我看书,书看我。”

        这样反而激起了秦元不服输的心态,越是看不懂,就看的越细。

        终于,秦元认输了,放下手中的棋谱,揉了揉有些模糊的眼睛,就地躺在石阶上,看着天空。自语道:“奇怪,以前听纳兰爷爷讲书上的东西,只要听一遍,就能懂的其中道理。这棋谱怎么适得其反。”

        正在秦元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道身影挡住了光线。

        秦元扭过头,望着身影的主人。可能是光线的问题,看的有些模糊。于是秦元就地挪了挪身子,看清来人后,问道:“你是钟雪?”

        今日才被安排到荷花苑伺候主家的钟雪,打扫好了屋子,出来见一个比自己小两三的男孩躺在地上,本来想过来,提醒他地上凉。

        可走近后,见是小主人,顿时让钟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主人不需要一个丫鬟下人教他们做事。

        愣在原地的钟雪见秦元问话,更是有些紧张,小声回道:“嗯。”

        那日第一次见这个小乞丐时,她的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本来面目,此时洗漱干净,换了衣服后。模样让年幼的秦元一惊,痴痴的说道:“你好漂亮。”

        说完后,秦元反应过来,小脸发烫,显示是有些脸红了。

        被夸的钟雪也是一愣,随后害羞的脸色渐红。

        很难想象,这一幕会出现在两个小孩身上。

        而这时,屋内,刘氏与身边的丫鬟早就笑的前俯后仰了。

        听见院外有人说话,刘氏就从窗口看向了外面,见到是儿子与一个丫鬟再说话,刘氏也没在意。可就在转身的时候,儿子的那声“你好漂亮”让刘氏决定,再看看。

        可没想到接下来,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在脸红。这顿时让刘氏和身边的丫鬟有些哭笑不得。

        怪异的画面。

        “少夫人,用不用我把小少爷叫回屋内?”怕少夫人担心小少爷学坏,刘氏身边的丫鬟的问道。

        刘氏摆了摆手,说道:“小点声,不用,看戏。”

        说完刘氏还往回退了一步,怕被儿子发现。继续小声跟丫鬟说道:“别说,这小丫头的模样还真是个美人坯子,你看那俩大眼睛炯炯有神,还有那小嘴,那小脸蛋真是招人喜欢。”

        面对这个情况,没经历过人情世故的秦元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份寂静。

        过了一会儿,先开口说话的竟然是胆子不大的钟雪,声音很小,问道:“小少爷喜欢下棋。”

        既然人家女孩子都学会打破尴尬了,自己也不能在扭扭捏捏了。于是秦元坐起身,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棋谱,回道:“看了会儿,没学会。”

        听见小少爷说没学会,于是钟雪壮起胆子,说道:“我能不能看下这本书?”

        秦元也没回话,直接拿起棋谱递给钟雪。心里想到,笑话,本少爷都没看明白,你能?

        惊人的学习能力,让秦元并不相信有人学东西能比他快。

        钟雪看着手中的《吴跃星棋忆录》并没有翻开看。

        将书还给秦元,再次问道:“小少爷会下棋吗?”

        秦元回到:“不会!”

        “那小少爷应该先学会下棋,等棋艺熟练后,再学这本棋谱上的定式。正如人应该先学会走,再学跑。”钟雪化身一位夫子,细细说道。

        因为先天优势的原因,秦元有着自己的骄傲。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有蠢想法,像不允许有人比他强之类的。于是秦元反问道:“你说的有理有据,你会下棋?”

        “会。”

        “那你以后不用再干下人干的活了,只教我下棋就行。”

        “。。。。”钟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秦元站起身,让钟雪帮他拍了拍身上沾的土后,向屋内走去。

        走进屋子,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秦元向里面的屋子说道:“娘,以后让钟雪教我下棋吧,别让她干那些粗活了。”

        秦元进来前,刘氏早已经坐回椅子上。听见儿子的问话,刘氏忍住不笑,回道:“行,就依我宝贝儿子的。”声音有些怪。

        听出母亲的声音有些奇怪,秦元问道:“娘,你生病了?不舒服吗?”

        刘氏怕儿子发现自己刚才偷看他们的谈话,于是赶紧咳了咳嗓子,说道:“昨日吃的有些咸了,不碍事。”

        母亲抱恙,秦元走进里屋,说道:“儿子这就让下人去找大夫。”

        见谎言要被戳穿,刘氏赶紧给丫鬟使了个眼神。

        丫鬟会意,紧忙说道:“我已经给少夫人抓过药了,小少爷不用担心。”

        “行吧,那娘您多休息。”

        刘氏拉过秦元的小手,欣慰道:“我儿长大了,知道心疼娘了。”

        正在刘氏感慨的时候,一声鹰隼鸣叫,传遍秦府。

        听见鹰隼的鸣叫,刘氏眉头一皱,轻声自语道:“出事了。”

        作为秦家下一任女主人,她知道秦家的一些密事。秦家只要用鹰隼传信,那就一定是有大事发生。

        刘氏回过神对着儿子说道:“去中苑把小羽带回来。”

        秦元答应一声,扭头就向外跑去。

        秦府大堂。

        鹰隼传来书信,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身在秦府的重要人员,此时都已经来到大堂。

        秦正坐在大堂主座,两边分别是纳兰昭,秦明等人。

        此时秦正手中握着传来的书信,脸色阴沉,说道:“风儿传来消息,南疆那些蛮子又来闹事了。这次来的人还不少,足足七万。”

        纳兰昭疑惑的问道:“那个巨象大王不是被风儿一枪捅死了嘛!难道又有人将几个部落整合了?”

        这些年只有碰见无法解决的事,秦正才会去找纳兰昭商议。所以这一年多从南疆传来的密报内容,纳兰昭并不知情。

        坐在纳兰昭对面的秦明解释道:“自从巨象大王死后,其二弟娶了巨象的遗孀,并接管了巨象手下所有势力,自称白虎大王。如今带兵来犯的估计就是这个白虎大王。”

        纳兰昭笑了笑说道:“蛮人的兄终弟及做的倒是挺出色。不过南疆不是还有一方势力与巨象不合嘛!难道这个白虎大王也将那个势力收服了?”

        秦明继续解释道:“南疆的兄死娶嫂这方面在咱们看来是有违道德,但是在南疆却是传统。至于先生刚才说的那股势力,根据‘风奴’收集的消息来看,只是被打压了,并未被吞并。”

        等秦明说完,纳兰昭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秦明说道:“怎么!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被纳兰昭一点,秦明恍然大悟,拱手道:“谢先生指教。”

        大堂内其余几人见二人在打谜语,都是听得云山雾罩,什么就该怎么做了?你俩倒是说清楚了,这是欺负人没读过书啊!

        只会在纳兰昭面前说几句圣人文言的秦正,没好气的询问道:“你叔侄二人打的什么谜语?这是大家在商议,还是你二人在商议。”

        其余几人在心里纷纷给秦正竖起拇指。“还是川王懂我等。”

        纳兰昭秦明相视一笑,秦明开口说道:“先生的意思是我们扶持与白虎敌对的另一方,让他们相互牵制。另一方的首领是松梧大王,他们不是打不过嘛!那咱们就给他们粮食,武器。让两方势均力敌。”

        听明白的秦正说道:“先不说咱们有没有那么多的兵器给他们,现在是人家都打到咱们家门口了。”

        纳兰昭回道:“明儿不是已经说服唐门了,旧的佩刀就要淘汰了,现在咱们也不缺铁矿,就把旧的给他们。至于堵在咱们家门口的那些蛮兵也不是没用,现在秦家军招了太多新兵,就让那个白虎大王帮咱们练一年的兵。如果一年的时间松梧都不能崛起,那就当咱们赌输了。”

        听完纳兰昭的解释后,秦正与众人豁然开朗。心情大好的秦正下达命令,道:“秦明,你回来这两天也歇的差不多了,先处理这一段时间你不在时堆积的事务,顺便传信告诉秦风,跟蛮兵打的时候悠着点,别一下就把人家打跑了。”

        “是。”秦明拱手回道。

        等秦明应声后,秦正继续说道:“风阁老,让‘风奴们’别放松警惕,继续打探南疆以及大桓其他势力的消息。”

        “云阁老,你带五十‘云奴’赶往战场,以免南疆实行斩首计策。”

        等秦正说完后,坐在秦明下方的两人拱手道:“是。”

        这二人,云阁老穿白衣,风阁老穿黑衣。

        商议结束,等其余几人走后,秦明走到大堂屏风后面。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拉着两个儿子从里面走出来。

        “疼,疼,疼。”秦明一脚踢向大儿子,吓得秦元一边喊疼一边跑向秦正身边。

        见父亲打大哥,三岁的秦羽留着鼻涕,抱住秦明的腿说道:“不要打大哥。”

        知道长子只是有些许顽皮,秦明就坡下驴,也没再计较。毕竟再计较,老爷子就该发话了。

        秦正故意板着脸,向秦元问道:“偷听了多久?”

        其实秦正早就知道孙子后面偷听。毕竟主座就在屏风的前面,若连这都听不出来,那他这个八重境的‘高手’真就白当了。

        秦元故作乖巧,掰着手指数着,说道:“大概两盏茶的时间。”

        其实在商议刚刚开始,秦元带着弟弟就已经躲在了后面。

        不过这次因为有纳兰昭在的原因,商议的时间总共不到半柱香。

        “下次不能再偷听了。”

        “知道了。”秦元回道,模样却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而秦正的下句话,让纳兰昭与秦明双双无言。

        “下次想听,坐到爷爷身边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