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乱世枭歌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乱世枭歌 > 帝2章 揭竿而起

帝2章 揭竿而起

        时值寒冬,南方虽然不下雪,但刺骨的寒冷也不比北方差多少。

        一老一少坐在河边垂钓,不时的发出一阵孩童的欢笑声,估摸着是钓到了大鱼。身后是两名模样俊俏的丫鬟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出了差错。

        钓了有七八条大鲤后,小孩没了兴趣,放下手中的鱼竿,向一旁的老者问道:“爷爷,给小元讲讲占领‘蜀都’的事吧!”

        老者紧了紧身上的狐裘,满脸宠爱道:“那小元想听那段?”

        “从明正皇帝驾崩到逼民起义,再到爷爷带兵打下蜀都。”

        “小家伙,还挺贪心。好,那爷爷就从皇帝驾崩开始讲。”所谓隔辈亲便是如此,一直就是急性子的秦正在孙子面前也有了耐心。

        见家主要给小主人讲故事,两个俊俏丫鬟不自主的向前挪了两小步,显然这种事做的很熟练了。但她们也不傻,作为下人,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像家主现在要讲的事,是茶楼说书人也知道的事,所以她们才敢上前。

        看着孙子等不及的目光,秦正开口道:“大桓明正二十五年,明正皇帝在寝宫驾崩,传位皇长子,自此一代明君陨落。皇长子上位后,改年号‘德仁’,意思就是有德有仁,可这位皇帝就干一些无德无仁的事,不仅如此,德仁还迷信黄老之说,整日不理朝政。将庙堂大小一切事务交给一名与他一起长大的阉人管理。随着权利越来越大,这个阉人的欲望也变得打了起来。”

        说道这里,秦正拿起茶杯喝了口,润润嗓子,接着说道:“人的欲望一旦大了,那就收不住了,何况还是大权在握的人。自此这个阉人就打着为皇帝办事的名义疯狂敛财。钱粮从哪里来,自然是从平民百姓的身上收取。随着赋税越来越重,百姓没了饭吃,没了钱花。德仁三年饿死的贫苦人何止百万。就像你二叔说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富了权贵,苦了百姓。”

        秦元双手撑着小脑袋,听的很是专心,见爷爷停了下来,赶紧拿拿起茶壶将茶杯添满水,递向前去。

        看着像小大人一样的孙子,亲自给自己递茶,秦正喝入嘴中的浓茶此时比蜂蜜还甜上几分。

        秦正扭头看向远方,叹息问道:“百姓已经食不果腹,接下来该如何?”

        见爷爷问自己,秦元想了想说道:“纳兰爷爷教过孙儿一句话,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前面那句是书上的,后面那句是纳兰爷爷自己加上的。”

        秦正像是很满意孙子的回答,起身豪气冲天道:“自此百姓揭竿而起,诸侯自立门户,天下共逐鹿。”

        见爷爷此时豪气冲天,秦元也开心的说道:“下面我来说,德仁四年,春,爷爷与父亲三叔各带一支兵马,攻进蜀都府,杀了恶官州牧和刺史,百姓们夹道欢迎,叩迎我秦家军入府。”

        主人家高兴,下人哪有不开心的道理。爷孙俩说的开心了,两个丫鬟在一边也是拍手叫好。

        “又在缠着你爷爷胡闹了?”这时一声不适宜的声音传来。

        “爹,你怎么来了?”秦元跑到秦明身前问道。

        秦明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说道:“我和你爷爷有事说,你先去旁边自己玩会,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去。”

        懂事的秦元没有像平常孩子一样撒娇,被两个丫鬟带着向秦府的方向走去。

        等三人走出一段距离后,秦明对着父亲说道:“从砍柴村民口中得到的消息准确,历山确实有铁矿。”

        “数量呢?”

        “已经找人看过了,数量足够。”

        听到铁量足够,秦正舒了一口气,组建庞大军队的一大难题终于解决了。

        秦正再次说道:“这几天你去趟唐门吧,只有墨家仅剩的那些人来锻造兵器,盔甲速度是远远不够的。”

        “只怕到时候唐门会狮子大开口。”

        “这点你自己做决定就行,只要他们别太过分。”

        从分割大桓到现在已经过去两年,别的势力早就开始养精蓄锐了,现在秦家可不敢落后,因为落后寓意着被淘汰。

        秦正重新拿起鱼竿,突然转移话题道:“人找的怎么样了??”

        像是早就知道父亲有此一问,秦明不假思索道:“二弟在外找到两人,都是八九岁年龄,家里找了七个,一共九人了。”

        “差不多了,将这些人交给风云两位阁老吧。对了,北斗这个名字不错。”

        “嗯。”

        三代人徐徐走进秦府,一路上有说有笑,当然说笑最多的还是祖孙二人。

        走在秦家的长廊,下人们见了主人家,都在躬身问安,唯独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不知道错所,旁边的一名老妇紧忙按下女孩的脑袋。

        毕竟在这个年代,大户就应该有大户家的规矩,更何况是现在既富又贵的秦家。

        秦正见状上前向老妇问道:大冷天的这孩子穿的如此单薄,怎么回事?”

        虽然在秦府伺候了二十几年,但孙婆每次面对这位家主‘面无表情’时,都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紧张道:“今日夫人与少夫人去乐昭山烧香,见这丫头在乞讨,夫人是个心善之人,问清情况后,起了恻隐之心,就将这丫头带回了府中。”

        看着脸上脏兮兮,双手冻的通红的女孩,秦正自语道:“真是昏君误国,累及百姓。”

        “丫头,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抬头望着眼前的老人,水汪汪的眼睛充满神色,声音很小,道:“老爷爷,我叫钟雪。”

        “想不想每天吃饱饭,不挨冻?”

        “想,每天都在想。雪儿的爹娘就是饿死的,雪儿不想饿死。”提到父母,相起每天的风餐露宿,小丫头的脸瞬间就被泪水打湿了。

        活了大半辈子的秦正自然不会轻易的被泪水感动,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想吃饱饭就要听话,要干活,可能会很累。”

        生逢乱世,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吃了这顿饭,之后可能就要饿上三四顿。运气不好时讨不到东西吃,就得喝河水充饥,现在面对如此大的诱惑,怎么会怕累。小女孩钟雪眼中充满坚定的说道:“有饭吃就行,我不怕累。”

        秦正点了点头,对孙婆说道:“带到后院吧,给这丫头换身衣服,再吃些好的。”

        “是。”

        等下人们都下去后,秦元面色难看,缓缓说道:“爷爷,这个姐姐真可怜,这么小父母就死了。”

        秦元虽然年幼,但经过秦家的刻意培养,想的事要比同龄人多一些。毕竟普通人家的孩子这时候只知道好玩与不好玩,哪有感动什么的。

        很显然刚刚的一幕,打击了他的心灵。

        秦正拉起秦元的小手,一边继续走着一边说道:“是个可怜人儿,这么小的年纪就要为了活着而活了。”

        秦元不懂爷爷的这句话,抬头看着说道:“为了活而活,不懂。”

        秦正笑了笑说道:“等你长大了,经历的事多了,就懂了。”

        秦明看祖孙二人有说有笑一路了,自己也插不上嘴,索性跟父亲打了声招呼,就向自己所住的小苑走去。

        这一幕很奇怪,又很正常。

        自从秦元牙牙学语开始,爷孙的对话,就很少允许别人多言。

        大堂中,张氏坐在椅子上,看着两个帮自己揉肩捶腿的丫鬟,不免感叹道:“老了,没走几步路,就不行了。”

        丫鬟小米说道:“夫人可不老,今天徒步走上乐昭山,难免会感到劳累。”

        另一个丫鬟小云也跟着说道:“就是,坐了一天的马车,又上山下山的,换了别人怕是连乐昭山也上不去。”

        被两个丫鬟逗笑的张氏,说道:“你们这两个妮子的小嘴真是跟摸了蜜一样,专说些好听逗我这老婆子。”

        “那有,夫人本来就不老。”

        没在等张氏说话,门口就传来了秦元的声音。张氏听到了孙子说话,身上的疲累一扫而光,对身边的丫鬟说道:“你们今天也够累了,早点去歇着吧。”

        能伺候主家的下人自然不是愚蠢之人,老人享受儿孙绕膝之福,自然是不愿有外人在。应了一声后,退出大堂。

        秦元走进大堂见到张氏,欢快道:“奶奶,今天去上香,累不累。”说着跑到张氏身边。

        见到孙子就高兴的合不拢嘴的张氏,笑道:“不累,奶奶不累。今天奶奶在寺里给小元求了个平安坠,是主持开过光的,能保佑小元。”说着从怀里掏出玉坠,戴在秦元的脖子上。

        秦元低头看着平安坠,说道:“谢谢奶奶。”

        “这客气话是谁教的?”张氏故意板着脸询问到。

        “没人教,是见到一些姐姐们这样说,我就学会了。”

        这时秦正走上前摸了摸秦元德小脑袋说道:“谢字是对外人说的,我们自家人是不用得,记住了?”

        “嗯。”

        老两口看着聪明又可人儿的孙子,很是欣慰。便问道:“今天玩了一天,饿了吧!一会想吃些什么?”

        秦元想了想说道:“今天最累的是奶奶,奶奶想吃什么小元就跟着吃。”

        张氏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