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乱世枭歌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乱世枭歌 > 第一卷 秦家少年郎第一章 天降大任,…

第一卷 秦家少年郎第一章 天降大任,…

        大桓皇宫,位于东南之位的钦天监内,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站在高台仰望天空。

        老者看着由晴转阴的天空喃喃自语道:“近几十年的应运者真是不值钱了,一个接着一个的降生。”

        话音落下的老者看着再度变化的上空露出惊讶之色,连忙转身向“观象台”走去。与此同时,一位身穿青衣的中年人匆忙的赶来,喊道:“监正大人,不可。”一边说着一边拦下正要探测天机的老监正。

        从家中急匆匆赶来的李风,缓了口气说道:“袁大人,怎敢这时探测天机,可是忘了先辈们留下的教诲。”

        钦天监,监正袁罡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嘿嘿笑道:“见到这般异象,有些忘我,情不自禁的就要推演一番,幸亏士淳来的及时,要么老夫这条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看着眼前亦师亦友的监正,身为监副的李风感到一阵无奈,心中埋怨道:“应运者降生之时,不可探测天机,否则轻者痴傻,重则丧命。您会忘了?怕是存了侥幸吧。”心中虽然这么想,可李风还是说道:“若是一般的应运者出生,强行探测还行,可现在的异象是从未出现过的,如果强行为之,怕是丢了性命。”

        言语过后,钦天监最有话语权的两人都不再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满天异象,从最初的由晴转阴,到现在的天生三色,烈焰,罡风,雷霆。烈焰焚天,弹指湮灭;罡风过境,席卷天下;九天雷霆,怒而不发;

        三种异象紧紧相依,犹如共生。

        如此天象,恒古未有。

        望着愈加浩大的天象,一身素衣的白发监正深沉道:“老夫现在面见天子,去周游一番,日后钦天监就交给你了。”

        “监正大人可是要去寻找这位应运者。”

        老监正没在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李风面露不解,道:“应运者自有天护,若不露锋芒,如何找到。”

        监正笑了笑回道:“这日出生的人不少,但是也不多,多花费一些时日,总能找到的。”说完不再等李风询问,走下观象台,向皇宫最中央的方向走去。

        只剩独自站在观象台的李风望着监正的背影,自语道:“大桓十三州,州内有郡,郡内有县。想找个人犹如大海捞针,那是多花费些时间那么容易。”

        与此同时,江湖六大山庄中的铸剑山庄的剑山之巅,一位二十出头模样的年轻人依剑而立,注视着上空的天象。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事,年轻人咧嘴一笑,自语道:“同类人,不知你这一生是昙花一现,还是万古长青?”

        “声势如此浩大,此子若能成长起来,怕是天也难收。”声音从身后传来,年轻剑士像是早就知道有人过来,丝毫不惊。转过身向来人问道:“老祖,我出生时的天象和今天的相比,差了多少?”

        年轻剑士口中的老祖佝偻着身躯,背着双手呵呵笑道:“应运者生时天象固然重要,但是后天的努力亦然不可缺少。自古以来被称为神童的也不见得个个都能成才。”

        老者的话像是答所非问,给年轻剑士讲了一个道理。

        在这光秃秃的剑山上,也不知道年轻剑士从哪里拔了一根草,咬在嘴角,翻了白眼说道:“我可没那么脆弱,不如人家就是不如,您老人家也不用讲故事开导我。”

        “既然想的明白,何必多此一问?”

        年轻剑士吐掉嘴里叼着的草,回道:“年轻人都好奇心重。”

        老者欣慰的看着自己这个出类拔萃的后人,露出一丝坏笑,说道:“你出生时‘天悬长剑’的天象和现在的比较,差的也不算太多,就好比山腰和山顶吧!”说完老者抬头深思的望了一眼天空,随后俯身,凌空下山。

        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的年轻剑士,无语道:“这是在打击小爷?”

        川州,州府蜀都,秦府。

        作为一个秦家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所以秦家府邸平时多了一份冷清。而今天的秦府却是格外的热闹,只见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以及焦急。笑容是因为秦家要‘添丁’,还是三代中的第一个子嗣,焦急是因为孕妇还在产房,婴儿还未出生。

        “你,赶紧把热水端进去。”

        “还有你,赶紧把门关住别进了凉风,怎么这么笨,什么都要教。”只见平日待人为善的秦家家母此时正在指挥着下人。

        而秦家的男人们,现在却没了高兴的心情,个个都抬头望着与以往不同的天空。他们都明白一个‘应运者’的不凡,特别是未成长起来之前要面对的危险?

        良久后,再也忍不住的秦家三子秦风向父亲和两位兄长问道:“这天象是不是和大嫂肚子里的孩子有关?”

        面对秦风的询问,三人也是无法作答,因为‘应运者’的身上都有与天象相似的图案,只是现在孩子还没生出来,谁也无法确定。

        这时秦家家主秦正说道:“不管这孩子是不是应运者,我们都要做好准备。”说完秦正看向次子下达命令一般,再次说道:“朗儿,你去封锁消息,不得让人知道秦家今日有‘喜事’。”

        听完父亲的讲话,秦朗应了一声,向小苑外走去。

        秦风本来以为父亲也会安排自己一些事,可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父亲开口,只是脸上有些纠结。作为秦家长子,秦明最是明白父亲现在的为难,若想守住这个秘密只能把秦府的下人都灭口,毕竟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可秦家的下人少则在秦家六七年了,现在他们也没有犯错却要受无妄之灾,下达命令的人确实有些纠结,否则与铁人无异。不想让父亲为难的秦明说道:“父亲不比为难,也无需害了他们的性命,到时儿子自有办法。”没等秦正问是什么办法,屋子传出一声啼哭。

        随着婴儿的啼哭响起,天上的异象像是受到感应,声音传遍人间,烈焰呲呲之声,罡风呼啸之声,雷霆炸裂之声,瞬间天象声势浩大,像是达到了顶点。

        几人也没了谈话的心情,听到稳婆说可以进去了,纷纷进入屋内外堂,只有秦明一人走进里屋。

        看到脸色苍白,已经有些虚脱的媳妇,秦明走上前,俯下身子,轻轻抚摸着爱人的脸庞,柔声道:“辛苦了。”

        见到丈夫,刘氏疲惫的脸上多了一丝神色,缓慢的摇了摇头。随后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儿子,轻声说道:“看看我们的儿子吧。”

        秦明看着刚出生的儿子,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在怀里。看看儿子,又低头看看妻子,继而又看着儿子,说道:“像你多一些,长大后不知道要迷住多少姑娘。”

        刘氏本就是不拘小节的女人,听到丈夫的话后,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一刻,一家三口在一起的一目,无言胜有声。

        想到外面还有几人在等着看孩子,秦明和妻子说了声后,抱着儿子走到外堂。

        秦正从长子手中接过孙子,高兴的合不住嘴,与往日的模样天差地别。一直抱到新生儿饿的哇哇大哭才依依不舍的让丫鬟将孩子抱给刘氏。

        秦家父子几人,再次来到院中,这时秦朗也回到小苑。看着已经恢复平常的星空,秦正向秦明问道:“有没有‘天象印记’?”

        秦朗秦风兄弟二人也焦急的看着大哥,迫切的想得到答案。

        三人此时的心情也不允许秦明卖关子,看了看四周无人,说道:“身上没有印记,不过这孩子体内有‘元气’,并且元气一直在运转。”

        “天生元气?还自动运转?”秦风惊讶的张着大嘴说道。

        “这有什么惊讶的,你和你大哥不也练出元气了吗?”秦正不满小儿子的表情说道。

        秦风摇了摇头解释道:“爹你是八重境对元气了解的不深,二哥不习武也不懂元气。可你们听说过谁天生自带元气的,还能自己运转。元气运转说明什么?”

        见这小子这时候还卖关子,秦正气的吹胡子瞪眼,一巴掌呼到秦风的头上,怒道:“你再卖关子,老子打死你。”

        挨了一巴掌的秦风委屈的说道:“这说明是在修炼元气,与日俱增,我估计用不了几年就能达到我和大哥的境界。”

        秦风说完后,秦正说道:“就算是这样,可是也和天象无关啊。”话里话外都是孙子不是应运者,有些失落。

        看到父亲失望,秦明接着说刚才想说还来及说的话,毕竟再不说,就要挨打了,秦明正了正嗓子说道:“有关系,虽然体外没有印记,但是体内的元气有三种,与今天的天象一样。而且元气之所以能自我运转,我估计也是有三种不同属性的原因。”

        见长子迟迟才说出孙子是应运者,秦正压下心中的高兴,板着脸说道:“这时候谁他娘的再说话说一半,就自己去领家法。”训完儿子后,秦正再也压制不住开心,接着说道:“即是应运者又看不见天象印记,免得被有心人加害,真好。”作为一个没读过书的大老粗,秦正只能说了句,真好。

        “我记得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千年前也有一人,出生就带有元气。不过隔的时间太久,那本书只是残卷,所以也无法查询这个人是谁?”一直没开口的秦朗,缓缓说道。

        “可惜了,要不咱们可以借鉴那人的人生来提前得知这孩子的未来走向。”

        “同命不同路,再说了我孙子是应运者,何须走他人走过的路。”

        残卷怎知全面,众人不知,千年前那人亦是应运者。

        等几人说的差不多了,秦明说道:“父亲,给这孩子取个名字吧。”

        秦正回道:“这是正事,应运者的事咱们就放一放,这几年最好别再提了。至于名字的话,你们三人的名字都是我起的,你的儿子自然由你来起。”

        秦明摇了摇头说道:“第一个孩子的名字还是父亲来取吧,日后再有了孩子,就由我们夫妻俩来取。”

        “也罢,那就我来取。”说完,秦正陷入深思,想了又想,几人也不怕等的麻烦,毕竟给孩子取名字是一生的事。

        良久后,秦正缓缓开口道:“秦元”

        “不需练武,便有元气。亦,元,始也。好名字。”自幼喜文不喜武的秦朗替父亲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