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不教江湖相忘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不教江湖相忘 > 第九章

第九章

        沐清水突然推开陈念秦,目光一瞥正好看见陈念秦也在偷偷看她,两人顿时脸红心跳心照不宣匆匆低头整理衣裳。饶是陈念秦再厚脸皮此时也待不住了,他再一次偷看了沐清水一眼,发现她呆呆立在原地目光呆滞有些失神。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默默站起身就要逃走。刚走了两步就被沐清水一句话搞得手足无措,“你想去哪,才动了手就想要跑了?是不是以为我答应你就可以随便欺负了?”

        陈念秦心里一凉,脑袋空白磕磕绊绊地回答道:“不是。”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就可以欺负了女孩子就逃跑吗?”

        “不是的,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那样了!”

        “那样?”

        沐清水摆出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陈念秦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好跟她说:“我就是忍不住想亲亲你的嘴巴吧!”可沐清水盛气凌人,令陈念秦不敢有其他动作,可他又不好就这么一直站着不说话,于是干脆直接不跑了。鼓起勇气,心一横说了句,“就是这样!”一边说着一边踏出步法,一瞬来到沐清水面前作出回应的动作,他探出手向她抓去。她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一只手挽着腰肢,另一只手按着脑袋狠狠亲了上去。

        “唔唔!”沐清水浑身僵硬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个为所欲为的浑蛋,被吻住的小嘴象征性的挣扎发出声音,被强吻的她手脚无力只能任他施为。在他一一番强硬的进攻下,她始终坚守阵地。在一番鏖战过后,她好似在空气中嗅到一种不一样的气味令她始终无法反抗。她认命般看着他微微颤动的睫毛,从中感受到了他强硬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的态度,使始终不曾挪开眼神望着他的她也慢慢动了情。不自觉就把手环上他的背脊,忘了所有投入到他的怀抱中像只待宰的羔羊任人采摘。

        就这样两人相拥亲吻定格了很久很久,陈念秦察觉到本来软若无骨的娇躯僵硬起来。他意识到不对劲,睁开眼就看到沐清水眼眶红润。他急忙把她从怀里放出满怀歉意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突然控制不住自己就……”沐清水伸出冰冷的手指抵在他的唇上,“别说话!”说罢,她便主动够着脖子献出诱人的红唇像待宰的羔羊任人采摘。

        本想就此止步的沐清水觉念头一过,自己初吻被这浑蛋夺走有些委屈。自己冰清玉洁这么多年,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你就想走!先前被他风餐露宿未清理的胡须扎得没了感觉,现在你还想吃抹干净就走人?这浑蛋不懂得疼人,只顾自己索取感受不到怀中人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好久已经麻木。想到这她就生起一股气,使劲咬了一口再次投入的陈念秦一下。见他吃疼的反应,沐清水满足地一笑胭脂红妆的添色更使人倾心。

        陈念秦嘴唇上忽然一疼,不解地看了她一眼心里正好奇她的转变。果然不出所料,她确实憋着坏呢。但可人儿在怀,最好的报复就是在嘴上加倍奉还,你咬我一口我还你一口。她似乎察觉到他的用意,只是白了他一眼就闭上眼睛努力回应着,既然事情已经超出预料发生到这种地步她也就不想留下遗憾,所以她浑然一变像雌狮一样占据上风把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手中。两个人心意相通的缠绵时间更加长久,直到沐清水力气用尽才肯罢休。陈念秦意犹未尽的盯着怀中酥软的沐清水,眼里满是柔情。他搀扶着她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因为没有多余的凳子,所以他坐下之后顺势一抱把她横抱在怀中。沐清水惊呼一声,等到她反应过来已经尘埃落定,无奈她浑身提不上劲,只得羞耻的躺在他怀中羞愧的不敢抬起头来。

        他忽略同门师兄弟诧异的眼光,春风得意高昂地抬着头,牵着她的手走向自己的院子。在回过气的沐清水再三要求下,两人从新梳妆打扮过后才肯从房里出来。出来后才发现日上枝头,计较过后两人决定吃过午餐再去见各位师兄弟,并告知他们互定终身的好消息。他虽然忍住大肆宣扬,但眉间的喜色以及走个路都要颠上三颠的状态,让路过的同门实在不难以想象发生了什么,一直到进到熟悉掌柜的店里吃上饭食也不曾消停。

        吃饱后牵着手的两人不会疲惫一样,把能看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虽然都没有真正看过风景。可天色不早,他们还得去拜访各位师傅和师兄师姐,由不得他们在继续下去。最要紧的是陈念秦后来才想起师傅曾给他一件信物,并告诉他等到自己有了喜欢的人时带着信物去找他,他有事交代。沐清水知道后,红着脸与他一起走在去他府邸的路上。沐清水因为羞涩没能察觉到陈念秦的古怪。他自从回想起要回府邸拿取信物时,心里就一直隐隐不安。他的直觉一向很准可他又不知为何,便怀着疑惑牵着沐清水缓缓走着。

        一路上安静的陈念秦把他的不安告诉沐清水,沐清水不以为意。她说她也一样总感觉怪怪的,可又说不上来是哪,就安慰到是两人确定心意后的不真实感。陈念秦深以为然,直到两人一起推开大门走到厅堂,一席眼熟的大红坐在椅子上。女子的到来让他猝不及防,暗道一声不妙。可没来得及解释,两人的气场就把他排绝在外。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使他寒毛倒立,周遭气温迅速下降,他的心跳一次比一次强烈,砰通声清晰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