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不教江湖相忘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不教江湖相忘 > 第五章

第五章

        世人都在好奇,渚泸山山上那位大半江湖女子心之所向的少年公子究竟是何方神圣。据说但凡有幸见过一面的女子,回家后的几天都茶不思饭不想时不时还会傻傻盯着一个地方发呆。自从渚泸山要广布天下要为新上任的几位长老和供奉召开收徒大会。那位公子亲自传言:“只要有本事任何人都可参选。”后。大批人马涌入导致越来越多的传闻散进江湖,愈发引人好奇。

        一辆前往渚泸山的马车上,“李木头,你说陈公子与那谁谁更好看?”少年显然不会回答,“我觉得陈公子已经是顶好看的人了。应该不会有比他更好看的人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因为旁边驾车的少年并不回答只能一个人自言自语。

        马车是客栈里要前往渚泸山观礼来自沐王府的那辆。说话的那个人自然是那个小宁。不过马车上多了一个人考虑到对方的身份,丫鬟小宁只能出来与遣散队伍后唯一能驾车的少年坐在一块。饭桌上耐不住几人好奇心驱使逮着使劲薅羊毛的少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并不反抗被小宁叫做李木头。虽然少年只是说了几句话,但既然开了口时不时也会回答几句。现在显然不是他会说话的时候。小宁也不自讨没趣,看着身边的木头想到自己的位置被占又是一阵心塞。

        “你知道我的名字?”

        “嗯?”

        “先前在客栈门口,你叫的那次。”

        “哦,那是家父在出门时告知我的。他说路上会有一个叫做念秦的人会来接我们上山。”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旧识。有些好奇,为何看见清水却毫无熟悉的感觉。”车厢内是随口一问对方却顺手牵羊坐了进来的沐清水与陈念秦。既然是自己先开的口,就只能把丫鬟小宁的位置让给对方。虽说男女有别,但抱有在他出生在大宗门不会逾矩的心里,让对方上了车。进了马车后对方没有做任何奇怪的事让她忐忑不安的心情缓和。本来两人安静坐着,谁知外面丫鬟小宁用自以为传不到两人耳中的声音,悄悄地对在饭桌上被迫‘自报姓名’的少年李徐林口无遮拦地不停说着。沐清水听着外面似乎无穷无尽的声音,只能开口阻断对面闭目养神陈念秦听到小宁接下来还会不会语不休惊死人。饶有兴趣听着小宁碎碎念的陈念秦在沐清水开口后,看到她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根,便假装没有听到顺其自然的与对方交流起来。

        “这么说,令尊认识在下?”

        “可能吧!我父亲在提到你的时候确实有种长辈的慈祥。”

        “可是我并没有认识沐王府的人。令尊又是从何处得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说起来我与知礼也只是第一次见面。”

        “确实是第一次。”

        “对了,知礼出身渚泸山,应该知道渚泸山此次是为了那些长老召开收徒大会吧?”看着快要冷场,沐清水急中生智开出一个话题。

        “请柬上应该有啊,清水没有看到吗?”

        “当时渚泸山到家里的使者,只是对我父亲说了时间等,并没有给请柬之类的东西所以我们并不知道。”

        “难怪师傅要叫我下山等你们。既然如此那我就给清水说一说。”

        “这次其实只是渚泸山新开的第八峰招收弟子,与老七峰没有太大关系。那些长老也都是从七峰中出来的。”

        “第八峰?”

        “没错,原本山门中只有七峰。为了开创第八峰老七峰上有些本事不小却一直不得出头的长老们。被山门商议后调入新创的第八峰。但是因为老七峰只有多出来的长老没有多出来的弟子,所以才召开此次收徒大会。而老七峰出来的长老有第一峰飘渺峰的宋物、骆欢师。第二峰刻令峰的张举鼎。第四峰的罗不文。第五峰的赵天然、王毅、李灰尘。第六峰的王不凡。第七峰的孙荣光。分别担任第八峰的正副祖堂堂主、大长老、代理峰主、二长老、三位供奉及两位掌律堂的正副堂主。由他们先撑起第八峰的运转,有些位置因为人手不足只能等到未来弟子成长以后出任。”

        “祖师堂主和大长老的地位比峰主还高吗,为什么他们排着峰主前面?”

        “他们位置差不多,我是以七峰出身来说的。七峰中越前面的实力越雄厚,人才也就越多。本来还可以出来一些人,但是他们不愿,山主也就没有强迫。”

        “好像还差一个?”

        “现在只有一个临时代理的峰主,因为不确定所以就没说。”

        得到回答的沐清水若有所思也没有再说话。说完等待许久也没有听到下一个问题的,他估摸着沐清水要一段时间消化一下,把头伸出马车窗外看着马车离山门越来越近后靠在马车里眯上眼睛。

        几个人不停歇一直赶路,几个时辰以后。马车摇摇晃晃停下,丫鬟小宁探进头来说道:“小姐,我们好像到了。”说完便退了出去。陈念秦退出假寐就要走出马车,“知礼是哪一峰的?”刚走出马车就听到身后沐清水压低声音语气轻轻地问自己,“我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陈念秦卖了一个关子说完就走出马车。“呃,还有点小傲娇!”沐清水摇了摇头嘀咕一句后也走出马车。

        先下了马车等在原地,想要搀扶着沐清水下车的陈念秦伸出手被小宁看见,然后意味深长地:“哟~”了一声,把愣了好久才娇羞搭上手下马车的沐清水弄的进退不是。正犹豫间脚下一滑,眼看着就要跌倒在地,沐清水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突然奇怪触感带着的热气,睫毛微微颤抖。她很清醒知道那个抱着她的人肯定是他。“大师兄!”看着面前不知何时来到的蓝衣男子,沐清水害羞的躲在陈念秦的怀抱里无动于衷。男子好像没看出她的窘迫主动行了一礼出声道:“这位就是沐姑娘吧?”看着慌忙从怀里窜出站点脸颊红红的沐清水,陈念秦一瞬失神后迅速反应,解释道:“这是我的大师兄陈思成,这是清水。”“陈公子。”害羞到无地自容的沐清水与陈思成见了一礼后站在原地尴尬地不知所措。就在陈思成刚要开口询问是否哪里不舒服时。“见过陈公子。”看着小姐陷入僵局的小宁拉过李徐林一起当挡板的小宁施过礼脆生生喊道。陈念秦在大师兄询问的目光下指着姑娘与少年道:“这是小宁、李徐林。”陈思成还了一礼,“小宁姑娘。”“李公子。”少年依旧没有说话但点了点头算是还礼。

        “知礼,你带着沐姑娘她们去休息。我去跟师尊禀报人以接到。”几人互相见礼后,因为主事人之一的沐清水还在没缓过神来。陈思成也免去寒暄直接开口定下安排后再施一礼后自顾自的离开。沐清水目送对方离开,松了一口气却十分懊恼刚才的失礼。

        “清水,你们随我走。”

        沐清水甩了甩头,想把刚才那个尴尬场面甩出去。可惜事与愿违,想不通越来越气冲上去就是邦邦两拳,前面带路的陈念秦遭受无妄之灾,一头雾水望着快步走过身旁的沐清水忍不住提醒道:“这边,清水。”只见她又气冲冲走过来对着他的胸膛邦邦又是两拳,“那你还不快走?”陈念秦只得委屈巴巴地超前带路。跟在后面的木头少年与丫鬟一个毫无波澜,一个不敢置信。显然两人都没发现,她四拳揍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