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不教江湖相忘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不教江湖相忘 > 第三章

第三章

        靠近浩瀚渚泸山下有一座建在通往渚泸山上的客栈里一道声音响起:“小二,快快把我温的二两酒拿上来。对了,下酒菜还是要那几样。”

        正在店里忙前忙后的伙计回头一看,这位刚进门找到个靠窗空位坐下,身着华丽长袍、看着就是出生大家庭才有的气质衬托出寻常人没有的气定神闲,加上又有着估计任何小娘子看到之后都会忍不住心动的英俊相貌。开口后就是二两酒,出手称得上‘大方’的公子也不免十分潇洒。伙计愣了一下,然后漫不经心地向厨房喊出几个寻常下酒菜的名字等到忙完手里几桌客人的火候才慢慢悠悠的去往后厨拿酒。忙里偷闲地在厨房门口与里面的人交流片刻后从对方手里接过一壶酒一路小跑,等跑到了就算是多次接触也免不了到了面前就自然而然会自行愧色的公子桌旁,而后谄媚的说道:“公子你的酒来了。不过麻烦您得稍等片刻,下酒菜还没炒好哩。”

        “好嘞!那就要麻烦店小哥多跑一趟了。”

        “不打紧,不打紧。”

        等对方接过酒后,转身走了两步回过神来脸色一变想起几天前第一次来店里吃饭的漂亮小娘,本是恬静的她看见他后俏脸一红探出一丝妩媚变得娇嫩可人,就连吃完饭后也是一步三回头。忍不住啐了一口心里暗暗想道“奶奶的,明明就是个穷鬼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却又避免不了的一阵羡慕,都见过这么多回了,脑海里还是忍不住感叹“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坐在窗边的华袍公子当然不知伙计的心里所想,接过酒后也只是放在桌上就抬起头望着窗外发呆。

        中午的阳光明媚刺眼却没带来炎热。在店伙计的吆喝中坐在窗边的华袍公子点的下酒菜一一被端上桌。他道了一声谢后,伙计不知是不是因为顾着别的桌子上的客人所以并没有回应就走远了。他倒出一杯酒喝了一口抬头看向窗外不远处有一只肥硕的鸟在两棵树上来回扑腾,按下把那只鸟烤了下酒的冲动,放下酒杯拿筷子捻起一口被烤鸟肉馋过后淡得难以下咽的下酒菜时,一个普通的少年驾着马车驶入眼帘。历经多次失望不免有些心灰意冷忍不住一叹:“这次不要再错了吧!”

        用作掩人耳目临时抽出的百人队伍,在经历厮杀后狼狈不堪的被劝回家族。事实上有着普通少年护送的马车安全保障已是足够。到了客栈近处少年跳下马车牵引着马车停靠在客栈外。待完全停下后,马车里钻出丫鬟打扮的姑娘拿出板凳,交个少年垫在马车旁后小心翼翼的搀着另外一个身着青色广袖流苏裙脸覆厚厚面纱的姑娘下车。两个姑娘下车后,往先前少年垫好板凳后进入客栈的门口走去。刚刚走到门口就被吓了一跳,只见走在前面的少年瞬间出现在面前挡住一位身着华袍的公子。华袍公子抬头看了看挡住自己回家的希望的少年,不由得脸色一变立马收回先前探出的那只手,加力三分连续两掌向那个少年拍去。少年伸出一只手轻松化解他的攻势。他惊奇地叫了一声:“呀呵!小兄弟看不出来,你还是有两手的嘛。”说罢聚起六分力又是一掌拍出,少年还是伸出一只手只不过他也暗中增力几分对了一掌。

        平分秋色。

        一击之后华袍公子不再出手,他摸了摸下巴一脸好奇出声问道:“你拦我做甚?”少年尚未做声,一旁丫鬟打扮的姑娘知道身边少年的厉害,不做解释怒气冲冲地抢着回答:“我们还没问你想干嘛,你倒是先倒打一耙怪到他身上来了!”说完有些狐假虎威的意思,站在少年身旁气呼呼的看着华袍公子。

        “哎哎哎,麻烦稍等一下”

        原本在客栈忙活的伙计听到声响连忙跑出来挡在几人中间,生怕那个公子搅和了客栈的生意。看到气氛不再剑拔弩张,客栈伙计拉着丫鬟打扮的姑娘走到一边,小声客气的说道:“姑娘,实在不好意思。这位公子呀,在我们客栈等人等了快两个月了。他就想看看你们是不是他要等的人,却给那小哥挡住可能有一些火气。您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客栈的伙计显然是对华袍公子的行为司空见惯。

        “哦,原来是这样。”原本很生气的姑娘,听到解释低头迅速思考了一下后自语道。随后转过身看着华袍公子虽然还在生气,但还是压下怒气颇为不满的说道:“这次就算了吧,我们原谅你了。”说完后就打算搀着自家小姐去客栈休息。可刚走一步就发现,两个人依旧挡在门口。压下的怒气一下翻涌了上来,刚要开口与对方好好理论理论时。对方就立马让开身型站在一旁让出路来,明显是退了一步。狠狠瞪了那个华袍公子一眼,回过头来闷闷不乐的搀起自家小姐就往门里走去。看着少年依旧站在原地,只得先上前推了推他没好气地道:“还不快走,你也要拦小姐的路啊!”

        少年偏移视线看了看站在一边低头看着脚尖的华袍公子,抬脚就向前走去,两个姑娘温温婉婉跟在后面。就当她们走到华袍公子面前时,少年反应迅速也来不及再次阻挡那只,等待良久毫无讯息含怒突然摘掉面纱的手。

        客栈里传出饭碗掉落在地碎裂的声音,打破了面纱后绝世容颜带来的寂静。兴许是太过惊艳,华袍公子被锁死心房的普通少年一脚踹出客栈。随后一道残影从两个姑娘眼前一闪而过。客栈里好事者的口哨声就像那只掉落在地的饭碗,惊扰了两个僵在原地的姑娘。丫鬟打扮的姑娘幡然醒悟匆忙捡起掉落在地的面纱手忙脚乱给自家小姐带上。一脸悲愤地冲向门外。只剩青色广袖流苏裙的姑娘呆呆的站着。

        一只脚才踏出门口就看见,保护不利导致自家小姐被摘掉面纱的少年卯足了劲一拳把被踹出客栈的华袍公子打到在地。忍不住的幸灾乐祸,一道身影倒飞而过把她刚要出口讥讽的话语生生逼回口中。心里一惊,少年的厉害她躲在马车里就见过了。不敢置信,那个百人中取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后,还能杀入敌阵来去自如的少年竟被打的倒飞回来。在她心惊肉跳的时候少年矫健起身立马攻了回去。华袍公子也不甘示弱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深吸一口气又迎来上去。在她眼花缭乱下是他们互攻百招后各有损伤又想制敌从而愈演愈烈的战况。

        不消片刻少年身上多了几道淤青,华袍公子的衣衫褴褛充分说明了他的伤势也不轻,就像雄狮争锋谁也不肯服输。百招过后,全力一击并没有给对方造成关键伤害迫使两人同时停手,两人暗暗估算剩下的力相视一眼心有灵犀准备一招定胜负。少年伏下身,摆出一个刚才打斗中未曾见过的姿势。华袍公子脸色凝重,强行提起一口气脑海中回忆烂熟于心却从未施展于战斗中的招式,眼中寒光闪过。接下来就是第一次见面大打出手谁也不肯服输便要分出生死的两人的最后一击,一击过后生死各安天命。

        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冲向对方。

        “喝啊!!!”

        “呀啊!!!”

        分出生死前众人屏住呼吸,除了两声怒喝的万籁俱寂中一道焦急又空灵清脆的声音响起。

        “念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