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道化山河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道化山河 > 第十七章、拘灵鬼阵

第十七章、拘灵鬼阵

        杜方摇了摇玄德道长,问道:“道长,什么是拘灵阵啊,什么又是聚气阵啊?”

        玄德道长低头看了看一脸迷惑的杜方,随后又抬起头看向周围的八块石碑,一脸凝重地说道:“这聚气阵乃是道家一门奇妙的阵法禁制,强行聚集所处空间内的所有法力,助主阵者使用。”

        “能够聚集空间之内的法力,那岂不是有无穷无尽的法力供应了么?”杜方惊讶的喊道。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正是因为这种阵法是凝聚法力的阵法,所以不能依赖灵石催动,必须以主阵者自身的精血催动。”玄德道人叹息着说。

        杜方一听“自身的精血”,打了个激灵,连忙问道:“道长,我怎么感觉这阵法有点邪门呢。”

        玄德道人皱起了眉头,说道:“这阵法源于魔道,对人损耗极大,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一般有谁会用这种手段。”

        “那什么情况算万不得已呢?”杜方追问道。

        “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啰嗦,你说什么叫万不得已?无非便是被人追杀,突破境界罢了。”玄德道长没好气的说道。

        杜方听到玄德道长不耐烦的回答,也没有生气,而是望向四周,观察了起来。

        看了几眼之后,杜方又说到:“道长,这里没有破损的痕迹,显然不是被仇敌追杀,我看必然是用来突破境界而专门步下的。”

        玄德道长一听笑了起来:“嘿,小鬼,你还挺机灵的,说的不错,依我看来也是之前有人为了突破境界摆的聚气阵。”

        “那道长,你为什么又说这是拘灵阵呢?”杜方抬头说道。

        玄德道长一听“拘灵阵”这三个字,脸色又沉了下来。

        “这拘灵阵与聚气阵一般无二,唯独催动阵法的本源不同。”玄德道长缓缓的说道。

        “哦?本源不同么,聚气阵以主阵者的精血为本源,那么这拘灵阵呢?”杜方追问。

        “这拘灵阵可以以一切万物的血肉筋骨为本源,可是地地道道的鬼阵啊!”玄德道长说道这里,身体也有些颤抖起来。

        杜方大惊失色,结巴的说道:“鬼..鬼阵?”

        玄德道长点了点头,解释道:“这鬼阵可拘天地灵物,乃万余年前一位魔道前辈眼看寿元将至,斩断自身的魂魄,化为鬼修,之后在聚气阵的基础上自创了拘灵阵。”

        “这拘灵阵可聚天地之间的至阴之气,化为鬼气,传说当年那位鬼修曾经为了简练本命法宝,动用此阵血祭了数个宗门的修士,差点引得人鬼两族大战。”

        “数个宗门的修士?天哪,那你我今日不得葬身于此了。”杜方惊惧之色浮现于面,对着玄德道人喊道。

        玄德道人摇了摇头:“不会,那拘灵阵何等大手笔,此处的阵法根本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在我看来,这是一门小型的聚气阵,恐怕是化泉境圆满的强者为突破入玄境而步下的,不过照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位前辈也陨落了。”说道这里玄德道人闭上眼睛,叹息了一声。

        杜方听到这里,忍不住的想到了那位雷邪师兄,若不是他突破失败,自己也不至于来到这个地方。

        “但是,这里的聚气阵显然有几分鬼气的样子,恐怕是先前那位前辈心中执念太重,陨落之后执念转化为怨气,化作了先前的恶鬼。”

        “不过即使怨气滔天,没有鬼气,也很难生出鬼物啊。”

        玄德道人思索着,仿佛很难解释这一切。

        突然,玄德道人眼睛一亮,抬头向上看去。

        就在他们二人正上方的井口之处,挂着一轮明月。

        玄德道人大喊道:“果然是这样!”

        杜方摇了摇玄德道人,说道:“道长,怎么了,你快说啊。”

        “这聚气阵被摆在地下,不受日光照射,本身就处于阴寒之地,夜班子时受月光照射,阴上加阴,生出一丝鬼气,鬼气与那怨气结合,便生出了恶鬼。”

        “加上这聚气阵的功效,在子时有鬼气生出的时候,向阵中祭炼生灵,凝聚鬼气,以供自己修炼。”

        “那恶鬼能修炼到凝神境中期,真不知道给这阵中祭献了多少路人和山间的生灵。”玄德道人沉重地说道。

        “凝神境中期?那恶鬼相当于凝神境中期的修士?”杜方瞪大了眼睛。

        “道长你是凝神境前期,我是炼气境前期,你我联手,有几成把握能对付那鬼物呢?”杜方忍不住的发问道。

        杜方这一下可是把玄德道人问住了,只见他脸色难看,一时说不出话来。

        杜方看到玄德道人的样子,这下可急了,拽着他的袖袍说道:“道长你不就比那恶鬼低一个小镜界而已么,怎么这么怂啊。”

        “啊呀呀,我是一介散修,可比不了那些宗门出身的人,身上就龙吟剑和铜铃两件法器,这铜铃还是残破的下品法器,要不然我先前还跑什么。”玄德道人一脸委屈的说道。

        “不过若是加上你的那枚烈焰符,出其不意之下,你我也还有还有三四成的胜算。”玄德道人自顾自的点头说道。

        “三四成么?算了,我可不向跟你冒险,道长你快用龙吟剑带我上去吧,咱俩快点离开这鬼地方。”杜方不安地说道。

        玄德道人点了点头,刚想摆开龙吟剑飞出这枯井,但又停住了身形。

        只见他转身向杜方问道:“小鬼,你不是被那鬼物拖进来了么,怎么之间你不见那恶鬼了呢?”

        杜方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你还怀疑我是那鬼物变得啊?那恶鬼先前受伤,来不及管我,把我拖进井中没一会儿,就把我扔到一边自己跑了。”

        玄德道人听后,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它跑了,那你我跟快走把。”

        说罢,玄德道人开始掐诀,想要御剑腾空。

        就在此过程中,杜方又问了一句:“道长,那鬼物要残害万物供自己修炼,有多残忍呢?”

        “嘿嘿,那肯定是把生灵屠杀之后,放在阵心,借着月光来凝聚鬼气呗。”玄德道人手势变换不断,但口中笑着回应道。

        “那阵心在什么地方呢?”

        “你这小鬼,这阵心可不就在你我这位置么?”玄德道人嫌弃的说到,仿佛觉得杜方像个笨蛋。

        杜方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到:“你我的位置,月光,祭献生灵...”

        突然,二人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一样,对视一眼,看了看脚下,又抬头看向井口。

        这一看,把他俩吓得头皮发麻。

        这圆圆的井口处,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还有一个左肩受伤流血,独眼大口,满嘴獠牙的东西在冲着他们二人“叽叽叽”地笑着。

        正是那怨气所化的恶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