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从士兵突击开始重活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重活 > 第三十三章 屠狼之战

第三十三章 屠狼之战

        月高风黑的森林里,一人一狼对视着。

        灰白色的巨狼一米多点的身高,龇牙咧嘴的盯着眼前的青年,如果有表情肯定愤怒,被这年轻的给欺骗了。

        龇锋利的狼牙,血红色的舌头,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充满猎物的渴望。

        寒气逼人,尾巴低垂,做出一副进攻的姿势伺机待发。

        赵立柱手持匕首,格挡向前,注视着前方装备伺机待发的狼。

        突然四肢修长的狼,猛然发力,向前扑去,准备给眼前的人类一顿狠狠的撕咬。

        赵立柱的第六感的危险信号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使时刻注视着前方的危险生物也无法和动物的移动速度比。

        只能在原地防守,在野外和饥饿许久的狼做逃跑姿势那是作死的行为,此刻只能原地寻找破绽。

        狼的突然间的进攻让赵立柱看到一丝破绽,双方之间的破绽,一瞬间扑上眼前的年轻人,张开大嘴向着头部咬去。

        “糟了。”

        赵立柱下意识的往后退一步,结果意外还是出现了,一脚踩住了铺满落叶的坑洼里,心里顿时一凉,这是老天要亡我的节奏,本来就拼不过狼,这会还失去一只脚的行动能力,这不是找死吗?

        而且眼前这头狼还在半空,唯一的破绽机会都找不到,这是要被定住原地给咬死的节奏。

        要死了?

        人体在最极限时刻总会爆发不可思议的力量,和不可思议的动作。

        还有这一脚的意外,让赵立柱身体刚好错开这凶残狼的向前扑的动作,机会这是唯一机会。

        没有经过思考,人体的本能动作,向狼侧面一划。

        寒冷的夜里手上传来一阵热量,带着一股腥味弥漫而来。

        成功了?

        “啊呜。”

        受伤的哀嚎声惊醒赵立柱,没死。

        但是狼距离自己的身体范围不到一米,受伤的狼鲜血直流,身体的伤口让自己忍不住一声哀嚎。

        但是丝毫不影响对猎物的渴望,顾不得身体伤口,刚好在这个人类身后,转身扑去瞄准脖子的位置。

        赵立柱下意识的摸索身边一群硬物,恰巧一跟木头引入眼帘,容不得考虑是否是腐蚀迅速捡起,调动身体既然全力一击,向浪头敲去。

        一声痛苦的哀嚎,受伤的狼完全吃不住赵立柱这一全力一击,顿时带着惯性向前倒下去。

        眼疾手快,赵立柱左手一抛一接,按住了狼的奋力抖动的躯壳猛然给以致命一击。

        哀嚎声渐渐的消失在这个月黑风高的森林里,变得安静特别的安静,连虫鸣声和鸟叫声都没有,只有一个年轻人真正奋力一刀刀刺下去的刺啦声音。

        赵立柱眼神充满杀气,狼早已没了气息,还一刀刀的刺下去,疯了。

        第一只狼是侥幸杀的,而这第二只狼是自己用性命换来的,无限的恐惧让自己来源本能杀意侵袭了自己,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碎尸万段,不能停。

        许久,赵立柱停下手中的动作,惊醒了!眼前的狼早已经面目全非,全身布满了刀痕和刀洞,而赵立柱双手和衣服沾满了鲜血。

        结束了!

        自己活下来了!

        休息片刻,赵立柱取下了狼头的牙齿,这两颗牙齿和前面两颗比完全不一样,这是一头成年的巨狼。

        弯弯的牙齿,像利剑在这寒夜里冒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握住在手里忍不住的感觉到来自狼牙的冰冷,这才刚死的取下就如此刺骨。

        危机解除了,但是赵立柱不敢放下松懈的心,取下狼牙立刻启程立刻。

        黑夜里刚经历一场血腥的洗礼,会引来其他野兽,尸体都不能带走处理迅速撤离,因为自己距离考核目的地还有120公里。

        原本140公里的路程有着24个小时的时间,可是在被这两头狼整整浪费了5个小时,如果前方还出现大型野兽怕是自己有性命危险。

        “这TM完全就不上特训,哪有这样的危险。”

        “还有这狼好像还是国家保护动物不会有事吧!”

        赵立柱发着牢骚,向前移动着,还考虑着这一场惊险刺激的战斗。

        S军区指挥部。

        陈剑长舒一口气,雷达仪上的红点H代表着赵立柱,就在半个小时前接到消息H信号完全不动了。

        这意味着该士兵不是在休息就是出现意外了,可是H陈剑知道是赵立柱,自己下午才亲眼送他进入考核区域,这行军20公里花费五个小时,按道理身体肯定出问题,要么就是出意外了,刚好半个小时前听到H完全不动自己都吓到了。

        想起自己没给赵立柱信号弹,心里有点懊悔这个兵才刚从洪水里出逃,要葬送在自己手里那岂不是自己是罪人,何况这个兵还得到组织的表演宣传的新兵,所以自己有点后悔让他参加本次考核。

        幸好代号H士兵又开始移动了,而且移动的速度又加快了,自己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不然还得亲自带队去丛林里寻救。

        黑夜里一个身穿迷彩服的青年背着几十斤重的行军背囊不断的向北而去,身上的背负的重量好像完全没有任何负担一般,急速在这个丛林林奔跑着。

        已经花费大量的时间的赵立柱只能加急速度奔跑,不管多么深入只能选择横穿而过,时间紧迫只能用奔跑来赶路,兴庆身上带着狼味道导致周围的小型野兽都不敢靠近,只能躲在暗处偷偷的打量。

        与此同时,整个原始森林不同的地方有着同样背负着行军背囊的年轻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北区中心点靠近。

        “老马,你猜这次有几个人能准时到达。”

        是夜。

        炊事班内完全没有休息,老马正大力的剁肉呢!准备迎接第一批到来的人员给与温暖的汤饭。

        而一名大约和老马一同年纪的老板肩膀上没有任何军衔的士兵对着老马索问着。

        马君友停下了手中的刀,眼皮子抬都不抬一下,轻笑道;

        “我猜这次肯定能全员到达,只是能有没有受伤那就不真知道了。”

        突然发觉什么又继续说道;

        “这次都是全军优秀的军官士兵,你也别瞎猜了干好手上的活,别一会人来什么都没吃上。”

        士兵点了点头,也不想和老马继续争论下去,如果全军最优秀的的人才齐聚连第一关都没完成,那哪有脸讲自己是所在的军区是最强的,还不如回去养猪呢!

        老马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心里不由得一阵担心,自己的兵也在深处考核,但愿和自己想的那样能够安全通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