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酒碗记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酒碗记 > 第26章 退化

第26章 退化

        雪狐峰,狐尊洞。

        九曲从沉睡之中醒来,无边的颓败气息稍微减退,她的双眼隐隐有了神采,

        如果任由毒素继续发展下去,她必死无疑,只有以九尾顶峰的全部修为抑制毒素蔓延,她才能换回一线生机。

        她成功了,毒素没有继续恶化,但她也已经不能再动用哪怕一丝自己的修为了,

        她不但退回原形,连体型都变成小狗一般大小,她思考一下,以口咬着笔,在桌上面留下一行字,说是自己出去游历一番,很快就会回来。

        这是没有办法之下的办法,她继续留在雪狐峰,迟早会被年迈狐妖发现她的虚弱,

        而离开和远行,虽然会让自己的手下力量被年迈狐妖腐蚀,但至少她的威严还在,年迈狐妖不知她修为减弱,怕她回来,就不会把事情做得太绝。

        她相信媚姨,她是媚姨看着长大的,媚姨应该能够猜到她的心思,

        媚姨会在她外出的这段时间,全力寻找那只乌龟,那么等她回来了,事情也会回到最初的原点。

        她没有从洞口离开,洞口有守卫,虽然,那都是媚姨的亲信,但九曲除了媚姨之外,不会再信任任何人。

        她是从自己山洞里面的一条秘道离开的,她很久没有走过这条秘道了,里面全是蜘蛛网和腐败的味道。

        小时候,她就是瞒着父母,通过秘道溜出去玩的,如今秘道还在,父母却不在了,她不由得神伤。

        从秘道中穿出,她没有梳理毛发,污垢能够掩饰她没有半点瑕疵的雪白,她的血脉太过优秀,即使退化到最原始的状态,外观依然完美,她不能被认出来。

        总是一尘不染的她,甚至还在没有雪花覆盖的泥地上面滚了几下,使自己看起来更加落魄一点。

        走进雪地,留下浅浅的脚印,没有修为的身体总是诸多不便,但这却能够让她感受真实,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欣赏那久未留意的飘雪之境。

        她留字远行,但她不是真的要远行,她只是想给予媚姨足够的时间,用以找到那只乌龟。

        所以,她还是要留在狐族的地盘,只有在狐族的地盘,她才能在媚姨找到乌龟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雪狐峰。

        但她也不能留在雪狐峰,因为她不能给年迈狐妖留下半点线索,

        她要去沙狐族的领地,因为她追踪生命之力,知道乌龟就在那里面。

        她下山的时候还是见到了不少狐族,但它脏兮兮的,没有人留意她,而这里就是狐族的地盘,也没有任何妖怪敢去伤害作为狐狸的她。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的时间,总之,她来到沙狐族的时候,是一日的黄昏,她一路走来也不是顺顺利利的,妖怪不会伤她,但野兽却会。

        九曲只是没有修为而已,但她的战斗经验还在,而且,她血脉高贵,身体的基本素质也是奇高。

        她打不过老虎和大熊,但野兽们要逮到她也有相当的难度。

        她狩猎到了一条长蛇,放在地上开膛破腹,九尾状态的她辟谷久矣,但没有修为的她却需要食物果腹,

        血腥的味道稍微诱发了她原始的野性,她咬着长蛇的血肉,久违地感受到作为野兽的兴奋。

        她的身体虚弱久了,极度需要能量补充,她将长蛇整条吃完,竟然还是只有半饱。

        一只山鼠窜过,九曲如小女孩般被焕发出贪玩的心性,她追逐山鼠而去,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平整广阔的地面。

        这应该是一处药园。

        说“应该”,那是因为药园上面的灵草都是病怏怏的。

        但药园就是药园,该有的布置,这里是一件不少。

        山鼠窜到药园之后,钻进一处田间的地洞,就消失不见了。

        九曲踏着狐步,来到田间,衰败的气息稍微按下了她兴奋的心绪。

        她发现了一块特别的药田,说特别,是因为这是唯一的一块有着点点翠绿的田地。

        灵草还是病怏怏的,但腰杆笔直,好像不甘于命运赋予它们的先天残弱,正在努力地挣扎求存。

        灵草们积极向上氛围给予了九曲正面的能量,九曲几步跳进药田,感受着脚下若有若无的生命之力,她还是虚弱的身体竟然有了一点振奋。

        九曲不明白,药田的生命之力为何会给予她一种亲近的感觉,但她就是想呆在这药田上面,她盘起脚,就想趴下去。

        “滚!”

        一个头上顶着车前草的男人,举起一根扁担,忽然从远处的一块药田上面冲了过来!

        “别想祸害我大哥辛苦开出来的药田!”

        车前草一路过来,一路呐喊,秦硕明明不在,但他却还是呐喊表忠心。

        这是狐族的地盘,车前草不敢打伤狐狸,但他的降狐十八担却舞得虎虎生风,

        他一边展露肌肉,一边尝试用扁担挑走狐狸。

        九曲知道这是人家的药田,人家不想动物在上面停留,祸害灵草,这也在情理之中。

        但她真的不想离开药田,因为药田上面薄薄的生命之力,让她十分受用,

        她先是退了几步,她没有修为,无法灵力震荡说话,她只能呜呜几声,想表达自己不会祸害药田。

        但车前草却不理她,还是用扁担去挑。

        九曲大概知道这棵草看不懂道理了,软的不行,她就尝试硬的,她弓起背来,展露牙齿,还凶狠的“嗷呜”了两声。

        车前草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你看当初他对待秦硕的态度就知道。

        秦硕凶他,他凶回来,

        秦硕给他治病,他马上就认大佬了。

        所以,车前草见九曲竟然也敢凶他,他反而不客气了,

        他不再用扁担挑着试探,而是一扁担架到九曲小腹下去,把九曲整只狐狸挑飞到药田外面。

        车前草还是不敢伤狐狸,所以,九曲没有受伤。

        但车前草已经正对着九曲,一扁担拄在地上,整就一个门神似的,天威凛然!

        就是头上那点绿比较煞风景……

        九曲无奈,她知道进入药田是肯定不行了,正考虑着能否靠着田间歇歇。

        却见一株小人参远远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