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酒碗记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酒碗记 > 第25章 审讯

第25章 审讯

        媚姨没有责骂狐妖们,她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身,就又走出了山洞。

        山洞很深,测试地点只是洞口进来之后的一小处空间,而空间之后,火把映照之下,还有不少昏暗的走道。

        青衣缓缓地从暗影之中走出,

        是的,他比媚姨先一步回来了,他去其他据点探听情报,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地盘没有安排?

        痞子让石头开花之后,负责检测的狐妖马上就通知他了,而他不露面来见媚姨,其目的就是让媚姨负气而走。

        媚姨不走不行,因为她留下来可能会发现问题。

        石台上面的石头是假的,真的石头就在青衣手中,而他那手中之石则已经完全没有石头的模样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感应,石头完全变成了一朵花。

        青衣吩咐狐妖们继续测试,用假石头测试,而他自己则又转了回去,通过昏黄的走道,来到一道暗门面前。

        机关按动,暗门敞开,露出近百米平方的宽阔空间。

        痞子此时就被丢在地上,带有灵力的绳索捆绑着他,他连变回狐形都做不到,嘴里还被塞了一团白布,白布边上都是血迹,显然塞进去的时候极其粗暴。

        青衣没有第一时间处理痞子,他坐上了一张石椅,然后,就用愤怒和疑惑的目光死盯着痞子。

        痞子认识青衣,沙狐族长老之下身份最高的导师之一。

        秦硕的修为在龙婆说来是御气境六阶,御气,化气,融气,青衣是融气境的存在。

        而痞子自己其实只是一个御气境二阶,他迎着青衣薄怒的目光,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青衣这种高高在上的存在。

        他试着扭动身体,想将双手从灵力绳索的捆绑下解脱出来,但是不行,他连灵力都无法动用,只凭肉身,奈何不了绳索。

        他不就进行一次石头测试吗?怎么会落到如今这般田地?

        媚姨不是要找能让石头开花的人吗?他让石头开花了,不是要成为嫡传弟子吗?不是有十万贡献分吗?

        这和说好的根本就不一样啊!

        良久,暗门再次打开。

        一个灰衣狐妖进来,皱眉瞥了地上的痞子一眼,又恭敬的把几张纸片送到青衣手上。

        青衣接过,目光飞快下移,脸色越发疑惑。

        他一掌把纸片拍在身边,“霍”的一下站了起来,他甩了甩头,让灰衣狐妖拉走了痞子嘴里面的布团。

        青衣的眼神像鹰一样,紧紧锁住了痞子脸上的每一寸肌肉,

        他问道:“你叫杂皮?”

        痞子急忙回答:“是……是!”

        “沙狐族老四的普通族民?”

        “是。”

        “这半年之内没有离开过沙狐族领地?”

        “是!”

        青衣铁青的脸忽然变得狰狞,他一声怒吼:“你敢骗我?”

        杂皮被吓得差点尿了出来:“我……我没有啊!”

        青衣转身拿起桌上的纸片,一整叠甩在杂皮脸上,他指着地上散乱的纸片,大声骂道:

        “一个多月之前,你就消失了将近五天!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带了凡人世界的肉食,你还说你没有离开过?”

        杂皮一脸冷汗:“这……这……”

        青衣扭头对着身边的灰衣狐妖说道:“拉出去剁了!丢到山沟里面喂野猪!”

        灰衣狐妖一句“得令”!上手就拿住杂皮,将他往洞外去拖。

        杂皮挣扎,他大喊:“我说!我说!我在石盘镇有一个凡人相好,我……我是去见她了!”

        青衣连理都不理他,一甩衣袍,又坐回石椅之上。

        灰衣狐妖继续拉扯。

        杂皮痛哭出声:“大……大人!我说的是真的!”

        青衣冷道:“证据!”

        灰衣狐妖终于不再拉扯。

        杂皮微微一呆,他想了想,然后喊道:“小山!我是跟白狐族的小山一起出山的!他可以为我证明!我们那几天都在石盘镇里面一起厮混!”

        青衣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厮混,好一个厮混!那你怎么解释自己能让石头开花?”

        杂皮委屈:“那石头不是大人你们给出来的吗?我怎么知道自己是如何能让它开花的?不是挑选嫡传弟子吗?让石头开花不是说明我资质优秀吗?”

        青衣道:“资质优秀?你可知道让石头开花,这真正代表的是什么?”

        “什么?”

        “能让石头开花的人,就是杀死我侄儿学林,害我全队被灭的真正凶手!”

        杂皮直接尿了出来:“我……我没有啊!我就一个普通族民,怎么可能杀死学林师兄?”

        青衣目光更冷:“我当然知道不是你!不然的话,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喘气?你就一个普通族民,怎么可能是学林的对手?还能依靠御土之力变成山精,那山精还能使用我狐族剑法?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对啊!”

        “你不是凶手!但你却是帮凶!不然你怎么可能让石头开花?”

        “我真不是啊!”

        “哼!拖出去!”

        “不!不!等等!上一次测试,我还是连动都不能动一下石头的,是……是……是这次,我真的不知道它为什么就开花了。”

        青衣目光又落到灰衣狐妖身上:“你还等什么?拖出去!”

        灰衣狐妖继续。

        杂皮双手抓地,墙边几株杂草被他抓得连根翻起,他的目光瞥过草根,一个猥琐的形象马上就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他喊道:“对了!是人参!我是吃了那小人参精的精华,才能让石头开花的!”

        青衣眉宇之间现出一丝喜色:“人参精?”

        杂皮继续道:“对!人参精!他刚才还在测试队伍里面!”

        青衣大喜,他一下冲出山洞,要去找那该死的人参。

        但其实他从瞒过媚姨,到等其走远,再到等待灰衣狐妖拿来杂皮的资料,再到审讯杂皮,已经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

        负责检测的狐妖知道桌上石头是假的,加快了测试的进程,加上秦硕本来就只在痞子身后的几个位置。

        所以,秦硕早就完成了检测,一溜烟的走了。

        就在审讯杂皮的山洞里面,暗影之间,一双红白分明的眼睛缓缓张开。

        这是去而复返的媚姨!

        狐妖们慌乱的表情没有骗过她,而她负气而走也只是作秀。

        她看到了青衣审讯杂皮的整个过程,她的欣喜比青衣更甚。

        “我终于找到你了,圣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