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问道录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问道录 > 第三章 奇闻轶事

第三章 奇闻轶事

        一夜无眠,冷月依然精神十足,这是一个刺客所具备的能力。众人天还未曾破晓,就开始赶路。一路上再无山贼惊扰,兴许先前所遇到的山贼可能是此处最大的山头,也许是碰巧遇到,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如此以来,行军路上的速度不会被减缓。

        按照行程,此时已到达北方魏国境内,不久,远远望去,看到一座高大威猛的城楼,灰白色的城墙看起来巍峨雄壮,此处乃是边境之城容城,容城以防御成名,由夏侯家族守卫,麾下大将如云,有着赫赫威名,战功无数。

        众人抬头望去,看上去神色有些轻松,也是,一路几乎不眠不休地走了将近一月有余,众人的脚程顿时加快不少。到了城门口,望见一群人排着队一一检查,这里的守军不同于那日的屠城,却也不少杀伐之气,但却不像那般嗜杀之人。

        邱天手持令牌,守军看见眼中一亮,慌忙让路。这让冷月更加怀疑箱中的秘密。

        众人进城之后,在城主的亲自安排下,马车上的箱子被秘密搬到一处暗室,至于哪里,只有城主知道。而后其余人就被安排在客栈中休息。

        第二日中午酒楼,其余人问起此事,而队长神秘一笑,悄悄说道,“今日晚上,由城主继续安排人运送,而我和冷月则继续跟着,其余人领完赏钱,继续跟着军队南下。”

        其余人看着柳玄的目光多了几分羡慕和嫉妒,纷纷站起身来,“来来来,柳兄弟,以后可别忘了兄弟我啊”众人端着酒杯齐齐说道。

        冷月起身,回礼,并畅饮三杯,顿时咳嗽起来,众人哈哈大笑。一群人正把酒言欢,完全没有注意旁桌之人所言之语。而冷月时刻注意着身边的动静,在旁边坐着两名少年,年龄与冷月相差不多。他们的服饰一身蓝袍,到像是道家之人。二人相貌清秀,眼神宛如星辰般浩瀚,其中似有雷电之力婉转,气息绵绵不绝,冷月仔细感知观察,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赶忙回过身来。

        其中一名少年回头望了望冷月,微微一笑,但是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后并未继续观察。两人并未压低声音讲话,坐在左边的一名少年见此,并未在意,继续高谈阔论,“听说了没,凌风,听闻秘境的修行者在此地不远处出现了,那天,听闻当地百姓描述,整片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狂风四起,后来雷云降下,摧毁一片山林,还有人讲,天空五彩缤纷,各种霞光万丈,更有甚者,说看见数个巨大的虚影乱斗,好不威风。”左边少年讲得口吐飞沫,说得津津有味。

        右边少年自始自终洗耳恭听,时不时惊讶,时不时欣喜,脸上欢喜不已。冷月也听得只言片语,不过让他震惊的依然是那三个字“修行者”,他以前也曾听闻许多人讲过,甚至有不少人试图去寻找,不过都无功而返。冷月一度认为修行只是自我道德的修养,哪里来的什么大神通,至于路上的奇观只当作天气的变化,哪里会联想到什么修行者,现在看来箱子的秘密以及修行者的事情或者那个神秘的老头,冷月看着这里繁华安定的景象,想起南方的战事,心中逐渐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世道要乱了,连一向不扰俗世的修行者也参与进来。

        酒后,众人回房歇息,冷月一人独自在街上漫步,此时冷月竟无半点醉意,此时已是黄昏,斜阳落下,身影变得细长。街上各种吆喝,孩童朗朗书声,打闹声,嬉笑声,冷月第一次感觉到心中有一种孤独与怅然。

        “哥哥,来吃糖葫芦”,冷月放佛回到了从前,一个五岁的女童围着他转。“她叫阿鑫,至于姓什么,他记不清了,她与他以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相遇,那一年他十岁,第一次执行任务失败,,他明白失败的代价,于是一个人在街边流浪,或许是上天眷顾他,认为他不该死,或者如同城主所讲,他很特别。他的任务目标意外死亡,而他在那一次获得了城主极大的信任。

        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瑟瑟发抖,这时一名老者带着一名女童匆匆而过,四目相对,冷月心中的黑暗似乎被她的双目所融化,那一刻他感觉有一股温暖驱散阴冷的黑暗,而后那名女童突然停了下来,把手中的糖葫芦递给他,冷月看着糖葫芦,愣了一下。这时旁边那名老者急着催道,“小姐啊,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老者抱起女童匆匆而去,只见后面似乎零星闪过几道寒光。不过,冷月突然起身,那几道寒光消失在黑夜之中,连声音都没有发出,都变成一具具干尸。冷月望向远处,看着女童离去的方向,眼中流露出一种茫然,他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低头看着匕首上的血痕一点点消失,这把匕首不是普通的铁器,而是一件宝物,来自城主收藏的一件宝物。

        这件宝物很奇特,每日必须以活人的血饲养,历代主人皆无法承受它的煞气,最终失去神智被此物吸食而亡。而唯独到了冷月手里,似乎变成一把普通的匕首,随着冷月的心意变化,它的威力也随之变化,而且冷月也不受此物煞气影响,反而依存于煞气使自身的武道修为更加精深,眼神中时刻爆发出摄人威能,使刺杀变得更加顺利。

        冷月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血影”,自此血影伴随着他,他的内心一直处于一种平衡冰冷的状态,再也没有其他情绪。而在此刻,他的心中第二次生出异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不同于第一次。

        “来来来,让着点,你不买站在这儿发什么呆啊”一个胖女人在葫芦摊面前留着口水,非常不满意嘟嘴道。冷月并没回头,转身离开,纵身一跃,身影消失无影无踪。旁边几个孩童睁大眼睛仔细寻找,不见踪迹,脸上露出不解神情,随后回头继续望着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