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问道录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问道录 > 第二章 天下乱局

第二章 天下乱局

        不知行路何许,到是烈阳高升,厚重的银甲显得更加沉重,到了一处山林,众人留下几人看守马车,其余人轮流看哨,这时冷月纵身一跃,倚在大树上闭目沉思,为首的队长此刻正拿着一张地图,双目转动,左手来回比划,似乎在计算从哪里绕道距离为最近。

        这时,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狂风四起,雷霆四散。众人在炎热之中忽然一股狂风袭来,顿时神清气爽,虽说大风中夹杂着尘土,看起来灰头土脸,呛除了眼泪,一时间被弄得狼狈不堪,更有雷霆之威,声音轰隆隆作响,宛如在耳边响起,不少人因此头晕目眩,耳膜震得生疼。此刻,冷月早已从树上落下,抬头望向天空,虽说已过半刻,可是仍然不见风雨。

        反而天空乌云笼罩,范围越来越大,其中竟露出些许彩色光芒,更有人惊呼,说云层中探出一双大手,上面环绕七彩光芒,也不知是头晕目眩产生的错觉还是真有其事。更有甚者说看到一个巨大的扇子闪动,天空划出一道道火焰,众人众说纷纭,乐此不疲。仿佛忘记了疲惫,一个个望着天空,觉得雷霆之声似乎小了很多。

        不久,天空中乌云散去,雷霆之声消散,只留下一个晴朗无云的天空,不过所有人都未曾注意到,朝着东方有两道流星跌落,冷月默默注视着,记下那个大概位置,又开始闭目养神。

        此时在东方的一座山林之中,两半截躯体急速坠落,下方一个老头正躺在岩石上喝酒,忽然看见砸下来的石头,慌忙躲开。

        “我滴乖乖,什么东西,”老头睡眼朦胧,正是冷月在城中遇到的老道。老道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顿时惊叫一声,跌落在其面前的正式两半截尸体,被人从腰间斩断,胸前还被一支利剑穿透,看其服饰,似乎是个女修。

        老道轻托下巴,“女修?哪里来的?看样子也不像是凡间的门派,倒像是秘境的修真门派,据我所知,秘境中人不会无缘无故跑出来,这是干嘛?发生何种大事了?”老道苦思冥想许久,晃了晃脑袋,随后起身离开,方向正是北方。

        冷月随着众人一路北行,北边是魏国的地盘,被曹氏一族所掌控,麾下更有能人将士无数,曹氏一族野心极大,一直以来东扫西合,从一个弹丸之地的领主变成一个一统北方的枭雄,如今在郭半仙的的指引下开始逐渐南下,曹氏一族在北边百姓眼中宛如神人,都纷纷加入,军队战力日益增加,有着横扫一切之势。

        如今是六月中旬,北方生的干旱之地,不如巴蜀之地阴凉,虽说已是深夜,可是依旧酷热。半路上冷月也看到过不少流民,不知被压着通往何处,不用猜测,冷月也大概能想到,如果不是充军,那边就是做工,矿山上的劳苦工人多半源于此。有些人不甘于屈服,鼓励大伙反抗,随后组织一群人落草为寇,拦路抢劫。

        这不,乘着众人轮班休息之时,有人看见马车上一个个大箱子,眼馋不已。摸黑拦路设置了障碍,只听见隆隆作响,山上滚下圆石,下面的人来不及准备,被砸的人仰马翻,车上的箱子跌落。冷月见此,远远退开,似乎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过,他非常好奇那六个大箱子到底装的什么,乘着无人注意,悄悄放倒看守护卫,拿起钥匙打开,发现里面朦胧一片,看不清什么踪迹。

        “咦?空的?怎么可能?怎么能是空的?”冷月有些失望与惊讶。而后缓缓闭合,正要躲到远处观察形势,不料一阵刀光挥过。从山上冲下来的人群虽说数量众多,可是战力明显不强,但是乘着士气和地理优势,再加上打个措手不及,倒把银甲士兵打的节节败退,不过时间久了,他们这些人耐力无法与军人相斗,何况这些押运之人,也都是挑选出来以一敌十的好手,战斗由节节败退转为旗鼓相当。

        这时,不知谁惊叫大喊一声:”大哥大哥......”众人回头一看,为首山贼已被一名少年悄悄斩杀,其实这倒不是冷月有意为之,只是人群混乱,冷月也是边打边观察局势。山贼群龙无首,此刻萌生退意,四散向着山上跑去。

        队长随即大手一挥,大声命令道:“打扫战场,整顿休息,检查人员伤亡以及宝物状况。”而后朝着冷月走过来。冷月见此,平静的看着他,准备好了说辞。

        “小兄弟面生啊,在下邱天,不知道小兄弟何时加入,这一路下来,招的招,降的降,这队伍逐渐开始混编,虽说人数众多,开始我还是有些影响的,这样的高手我竟从未察觉?”邱天走到冷月面前,好奇地打量着他。

        冷月仔细观察邱天神情,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说谎,可是今天运气颇好,刚好这支军队是杂牌队伍,可是依他的语气而言,眼中倒不像是质问,而是一种欣喜与试探,流露出一种半信半疑的态度。

        冷月微微一笑,轻轻说道,“邱队长,我不是军队中人,而是江湖中一名游侠,来自北方安城,平时四处游荡,刚好路过此地,见此城沦陷进去查探究竟,不了被士兵拦下,我也不想与他们起冲突,于是就混入此地,望邱队长勿怪。”

        邱天听到安城二字,心中的疑惑打消了大半,虽说怀疑,但是此行有此人帮助,并且看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邱天哈哈大笑,随即保证,“那就多仰仗小兄弟了,不知该如何称呼?”

        冷月拱手道:“在下柳玄”。

        “好好好,柳兄弟,如不嫌弃平时就叫我天哥吧,毕竟我虚长你几岁。”两人把酒言欢,虽说冷月极少说话,大多时候都是邱天一个人畅谈,冷月此刻虽在应付,但是心中却想着箱子的事情。

        乘着邱天醉意朦胧,冷月试探问道关于箱子之事,可是邱天一顿含糊,什么也没说出来,不久邱天似乎睡去,冷月独自一人站在山上,望着来时的方向,心中有些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