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大夜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大夜 > 第八章 小财迷

第八章 小财迷

        刘顾舟咽了一口唾沫,心说瞧瞧,人家这才是剑客啊!

        一剑斩去狐妖尾巴,半空中那白衣女子吃痛无比,控制不住的掉在了地上。

        女子变回人形,皱眉看向双马尾少女,沉声道:“哪儿来的小丫头片子?下手挺狠啊?”

        少女飞身跃起,随后缓缓落下,伸手抓起长剑,冷声道:“把这些人的魂魄还回去,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

        刘顾舟转头看了看那些个双目无神的山匪,轻声道:“这些人是给妖狐摄魂了?”

        罗如疾终于开口了,“你看到的这些人,都只剩下一魂一魄。”

        好家伙,看来那些个志怪小说不全是扯犊子。

        妖狐冷笑一声,伸手捋了捋头发,讥笑道:“就凭你?凝神境界的小丫头片子?本仙子可是跟画押山的高山君睡一个被窝儿的,再敢动我一根汗毛,高山君饶不了你们。”

        结果少女冷不丁一剑斩去,女子当即被懒腰斩断,不多一会儿便化作一头白狐,死的不能再死了。

        好家伙,说杀就杀?刘顾舟咽了一口唾沫,以心声说道:“老罗,你打得过不?”

        罗如疾说道:“你太瞧得起我了,打那狐狸精还差不多,打剑修,我嫌命长?”

        少女曲着左臂擦了擦剑,随后将长剑背在身后,自言自语道:“杀了你,这些人的魂魄也会物归原主。”

        果不其然,数道虚影由打被腰斩的白狐身上蹿出,分别钻进了山匪体内。

        少女猛然转身朝着刘顾舟,伸出了手。

        “小色胚,给钱。”

        刘顾舟板着脸,没好气道:“给什么钱?还有,我怎么就色胚了?”

        少女冷冰冰说道:“救你一命,不是白救的,至少十枚五铢钱。还有,人家脱光了衣衫,你眼睛都看直了,还不是色胚?”

        这死丫头片子,那是假的又不是真的,怎么就色胚了?

        顿了顿,刘顾舟问道:“银子跟通宝钱我有,五铢钱是个什么东西?”

        罗如疾插嘴道:“就是用灵石做的钱,有三种,用了古时货币名称,依价值分别是半两钱、五铢钱、泉儿。一枚半两钱大约价值百金,而且有价无市,一枚五铢钱抵百枚半两钱,一枚泉儿抵十枚五铢钱。”

        按现在的换法儿,一两金子抵十两白银,那一枚半两钱就值一千两银子。那他娘的,一枚五铢钱要十万两银子?

        刘顾舟板着脸,沉声道:“你怎么不去抢?十枚五铢钱,一百万两白银?你看看我哪儿值这么多钱,不行你把我剁碎了按斤卖去。”

        少女眨眨眼,忽然咧嘴一笑,指着刘顾舟手里的柴刀,轻声道:“可以商量嘛,不然拿这柴刀抵债?”

        刘顾舟刚要答应,罗如疾便轻描淡写的传音说道:“你这柴刀,刀柄是千年雷击枣木做的,刀身是瘦篙洲的千年玄铁,真要拿去卖,十枚泉儿都卖得下,别说十枚五铢钱了。”

        刘顾舟一听,再看向少女时可不是看小丫头片子那种眼神儿了。这哪儿是个小丫头,这他娘的是个奸商啊!

        少年人干脆摆了摆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撇嘴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少女这皱眉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色胚,吝啬鬼,本姑娘救你命了,连把柴刀都舍不得。”

        刘顾舟气笑道:“那你就是个奸商、小财迷!”

        罗如疾猛地站起来,直接口吐人言,“二位,我觉得你们还是别吵架了,有个金丹妖修在赶来路上,估计就是狐妖嘴里那位高山君。一地山君仗着地利,金丹境界全然可以当做半个元婴看待的,再不跑咱们就真交代在这儿了。”

        不是说中土炼气士不多吗?这一出门儿就碰见这么些个?

        刘顾舟翻身骑上毛驴,看了看少女,没好气道:“看什么?跑路啊!半个元婴,你打得过?”

        结果少女拔出长剑,淡然道:“我可以御剑,不比你骑驴慢。”

        刘顾舟拍了拍毛驴,咧嘴笑道:“老罗,有人瞧不起你啊!”

        毛驴口吐人言:“说我打架不行,我认,说我跑路不行,打死也不认。”

        两人各自离去,刘顾舟骑着毛驴,不到半个时辰就跑出了画押山地界。

        还没喘口气,刘顾舟便问道:“那小财迷当真能御剑逃出来?”

        罗如疾实话实话,“估计是不行,我有本命神通,可日行千里。她尚未结丹,御剑极耗灵气,跑不出来百里地的,估计这会儿已经被那山君拦住了。”

        刘顾舟照着罗如疾驴头就是一巴掌,“你他娘的不早说!人家好歹救了我,再给狗屁山君打死咋整?赶紧掉头回去。”

        罗如疾轻声道:“确定?事先告诉你,咱们这次出来真没人跟着,打不过的话咱们可就交代在那儿了。还有,山君是老虎,我是驴,我真打不过。”

        刘顾舟没好气道:“做人不能这样的,是死是活去了才知道,赶紧走。”

        罗如疾只得听命,只见这头毛驴周身忽的换了个颜色,毛色黝黑发亮,唯独驴头处有一撮灰白。

        四蹄交错,这头千里独行特顿时脚下生风。

        百里路程在这千里独行特脚下,若是全力奔跑,也就盏茶功夫。

        一处峡谷之中,扎着双马尾的少女单手拄剑,嘴角溢血不止。

        半空中有个一身黑衣的中年人,手持一柄漆黑铁鞭,笑盈盈看着少女。

        “我的人你都敢杀?一个十四岁的凝神修士,绝世天才啊!”

        少女伸出大拇指擦了擦嘴角鲜血,缓缓直起身子。

        高壶微微一笑,一个瞬身便到了少女身后,铁鞭结结实实砸在少女背后,愣是给击飞数十丈。

        高壶冷笑道:“长得倒是好看,只可惜哪儿哪儿什么都没有,看来只能把你炖了。”

        “回家炖你娘去!”

        刘顾舟骑驴赶至,手持柴刀一跃而起,照着高壶脑袋就砍去。

        结果可想而知,跟人家一鞭甩飞数十丈,少女都起身了,他刘顾舟还在地上趴着。

        刘顾舟蹭了一脸土,起来指着毛驴大骂:“你他娘的倒是来帮忙啊!”

        少女轻声道:“行了,这家伙是山中君主,老虎精,你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头千里独行特不腿软就很好了。我就是没想到,你个小色胚居然会回来。”

        刘顾舟撇撇嘴,掏出来两粒药丸子,轻声道:“小爷可不是那么怕死的人!”

        吃下丹药,少女猛地转头,“宝丹?你身上怎么这么多好东西。”

        刘顾舟握紧柴刀,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个?”

        高壶已然持鞭砸下,刘顾舟下意识举起柴刀阻拦,只听见一声脆响,高壶手中铁鞭居然断成了两截儿。

        刘顾舟见状,跳起来照着高壶胸口就是一脚。

        “去你的吧!”

        刘顾舟一把抓住少女,将其背在身后,顺势捡起了少女佩剑,“罗如疾,跑路啊!”

        一道黑影过后,峡谷只余被一脚踹飞的高壶。

        这位高山君只觉得自己喉咙一甜,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水。

        他又看了看断成两截儿的铁鞭,眉头紧紧皱起。

        “有宝丹还有仙兵,居然还兼修武道,这一脚,有点儿武道开山河的意思了,要是把这两人炖一锅,本君结成元婴指日可待啊!跑?能跑哪儿去?”

        毛驴背上,刘顾舟没好气道:“小丫头片子,都说了一起跑,非得逞能,这下好了,差点儿命搭进去。”

        可背后少女却一言不发,刘顾舟心知不妙,赶忙摇晃少女,“小财迷,喂!你他娘的别死啊!浪费我一枚药丸子呢!老罗,你赶紧看看,这是咋回事?”

        罗如疾淡然道:“不就是你给了一粒丹药,药性太烈,她这会儿一放松就被药性冲昏了过去。放心,死不了的,等她炼化药性就好了。”

        刘顾舟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心说这不是三叔拿锅炼的丹嘛?哪儿就宝丹了?还有,怎么自己吃了没事儿?我才灵台境界,这小财迷可都凝神境界了。

        罗如疾轻声道:“别奇怪了,你练功的那寒潭,每天夜里宋新都会去,一直忙活到寅初,就是给你调配药液。寒潭里边儿可没少撒他精心调配的药液,要不然你以为你辛辛苦苦练一天,第二天怎么还能生龙活虎的?还有,齐笑眉给你的丹药,其实也是从宋新手里买的。”

        这一说,罗如疾就盖不住话匣子了。

        “少爷,你不晓得的事儿多的是。你每隔半个月去挨一顿打,其实是余老前辈给你疏通筋脉。你压根儿不知道武道是个什么,可挨打硬生生挨出个第一境的武夫,要不然你以为你咋把那高壶踹飞的。还有,你的柴刀可不是胡二连夜打出来的,打我到杨槐客栈,胡二就一直在准备了。”

        客栈的每一个人都把刘顾舟当成真正后辈看待的。

        再次跑出去百里地,出了画押山地界儿,刘顾舟找了个山洞,把少女放进去,自个儿蹲在洞口。

        夏季本就雨多,少年人即便淋雨也不进去。

        次日清辰,虫鸟喧嚣,扎着双马尾的少女由打山洞走出。

        不远处一个大石头上,有个刚刚练完剑,蹲着喝酒的少年人。

        少年人一身青衣,束发于顶,腰间悬挂一柄柴刀。

        刘顾舟看向少女,咧嘴笑道:“小财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