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大夜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大夜 > 第十五章 熔炉(二)

第十五章 熔炉(二)

        两人只觉身如火烤,被一股子炙热气息拖起悬在半空中,十分难熬。

        听见那句静心之后,两人只好于半空盘膝,一遍一遍运转灵气,依次达到身正心静的效果。

        余老怪开口道:“炼气一道与武道,在上古时期同属一脉。《素问》有言,‘人秉天地之气而生。’,我觉得这里的人,其实说的是天地万物。是那天地为炉,天地之气催生,故而才有如今的万物生灵。”

        说着,余老怪缓缓浮起,自腰部及下空荡荡的衣衫居然缓缓拉直,不多一会儿,余老怪居然站了起来,不光长出来腿脚,连同鞋袜也一并有了。

        刘顾舟哪儿还顾得上静心不静心,立马皱眉道:“你当发豆芽呢?还有,你这老家伙可以站起来,那小时候你让我背着你去烂柯镇?”

        余老怪压根儿不理他,而是转头看向龙丘桃溪,询问道:“你家里炼气士多,十一境的炼气士,能凭空变出来一个真实存在的东西么?”

        龙丘桃溪摇摇头,轻声道:“当然不行。”

        结果余老怪摊开手掌,手心中当即气息凝聚,不出片刻,一团团灵气雷霆蹿动,缓缓变作一柄巴掌大小的剑。

        余老怪说道:“上古炼气士,讲究的是炼精化气,而不是汲取天地灵气,与如今的武道反而相似,不与外求。所以,上古炼气士能做到无中生有。龙丘丫头应该还没有本命剑吧?如今的剑修,不纯粹的原因就是,自身的本命剑全是外物,找一把好剑使其与自己心神想通而已。可事实上,只要是仙兵,都可以做到与主人心神想通,真正的剑修,应该也是无中生有,自己蕴养出来的本命剑。当然了,我这柄剑也是假的,但却是实实在在有的。”

        说着,余老怪一拳砸向地面,屋顶瞬间被掀飞。

        三人同时拔高身形,小片刻就到了云海之中。

        余老怪说道:“今日传你们上古炼气决,天地熔炉。刘顾舟武道搭起神桥,炼气士境界到达神游之后,便可着手将两个黄庭小天地炼化为一体,届时你便灵武不分家了。至于龙丘家的小丫头,你资质绝佳,若是能在此功法中悟出些什么,炼出自己的纯粹本命剑,届时杀穿十二楼,哪怕再与天地争来一境,都是有可能的。”

        对着二人额头各自一点,余老怪又说道:“还有五式拳法,缠风、八极、靠山、星秋、六合,仔细看我演练。”

        刘顾舟于与龙丘桃溪脑海中有一人身影浮现,拳法有如烙印一般烙在了二人脑海。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三人返回青椋山,刘顾舟已经醒了过来,龙丘桃溪却依旧在入定中。

        刘顾舟诧异道:“这是咋回事?”

        余老怪恨铁不成钢道:“瞧瞧,人家前脚刚刚学,后脚就着手炼剑了,你呢?屁感悟没有。”

        顿了顿,余老怪背着手说道:“行了,让小丫头在这儿闭关,你也抓紧修炼,争取年内斩了那只火龙。我也要出去走走了,别担心,至多十年便会返回。”

        刘顾舟撇撇嘴,“我担心你?我担心你路上脾气发作打了不该打的人!”

        老人多余的话也不说,背着手就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山下去。

        走了没几步,余老怪忽然说道:“小子,这丫头不错,对人家好点儿。”

        刘顾舟怎么都没想到,萧练是第一个走的,余老怪是第二个。

        赵荞瞬身而来,轻轻按住刘顾舟的头。

        “人世间的相逢不会少于离别的,放心,我也好,胡二也罢,还是余老爷子,大家只要是活着,总有一天会再见。”

        刘顾舟低声道:“道理我都懂,我就是想着,也后离乡再回乡,到时候家里空荡荡的,山上也空荡荡的。”

        ……

        一月多时间过去,龙丘桃溪仍旧没点儿醒来迹象。

        今日八月十五了,客栈打烊一天,大家伙儿都上了青椋山,就留着罗如疾看门儿。

        胡二以砖石砌出了个简易灶台,宋新跑去青泥河抓了一箩筐河蟹,赵荞则是亲手酿造了一坛酒,酒劲儿极大,两斛谷才出一斛酒,与之前半斛出一斛的青椋酒差别极大。

        四人吃着螃蟹,喝着酒。

        刘顾舟知道,今晚二叔跟荞姨就会走,所以亲自下厨炒了个酸菜粉条儿。

        前两天刚学的,人家炒的粉条软软的又筋道,刘顾舟炒的粉条,咬都咬不断,不知镶上一副铁牙如何。

        胡二叹气道:“你小子还是得好好学学做饭,要不然以后娶媳妇儿了连个饭都不会做。现在的女子可不是从前的,想让人家给你洗衣做饭,那得好好想想,说不定就梦想成真了。”

        刘顾舟直翻白眼,下个月过了自个儿才活第十七年,娶媳妇儿的事情,八杆子打不着。

        赵荞取出来一封信,轻声道:“有个黑衣人送来的,是给桃溪丫头的信,应该是划伤你们手的那人。对了,你现在还不能筑黄庭?”

        刘顾舟苦笑道:“大叔说我的黄庭得灵台三千丈作为地基,现在只差一丈,死活补不全。只要灵台到达三千丈,我随时可以筑起黄庭。”

        赵荞点点头,轻声道:“争取年前走吧。还有一件事,萧练那边儿传来消息,跟桃溪有关系。害桃溪娘亲的人,去神鹿洲之前,曾在建康待过半年,然后在魏国所属的风陵渡乘坐渡船,去了一趟斗寒洲,再到的神鹿洲。桃溪护你六百里返乡,你护她六百万里返乡,应该不是问题吧?”

        刘顾舟差点儿没被一根螃蟹腿噎住,不敢置信道:“你把那个百字换成千或者换成万我都能接受,你这一下加个万字儿,闹着玩儿一样啊?”

        六百与六百万,差的是一星半点吗?差的那是漫天星辰啊!

        胡二冷不丁插嘴道:“你知道这丫头为了救你舍弃了一柄怎样的剑吗?她若是没有结丹,那柄曾经把婆娑洲从中土分出去的剑,她势在必得。我给她打造的剑当然是仙兵,不久前还加了千年雷击木作为剑柄,甚至还有东家镌刻的符文。可你知道吗?龙丘丫头要是拿到了那柄古剑,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凭借那柄剑走出一条崭新剑道。就因为救你刘顾舟一条命,她可能要在苦苦找寻十几年甚至几百上千年!你现在还觉得六百万里远吗?”

        赵荞接着说道:“再说了,人家一个小姑娘都跟你回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家了,你陪着人家回家,帮忙查一查她的仇人,怎么啦?”

        要是罗如疾在场,肯定会说一句,有些人就是死鸭子嘴硬,明明心里想去的不得了。

        刘顾舟无话可说,只得喝酒。几人轮番儿灌酒,没等到月挂天中,刘顾舟便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赵荞轻轻走去龙丘桃溪那处,伸手帮着少女捋头发,然后轻轻坐在了少女身旁。

        赵荞轻声道:“桃溪,打扰你片刻,你只需要听我说话就好了。我家傻小子啊,瞧着大大咧咧的,可你也知道,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心细的。还有,他不是没有城府计谋,只是大多数时候他并不愿意用,是因为他心里始终想做个正直的人,他以为用了手段那就是小人了。确实,有时候有些烂好人,长这么大跟同龄人打架就输过一次,因为他觉得是自己不对,就不还手。”

        顿了顿,赵荞微笑道:“唠叨这么多,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以我过来人的经历告诉你,稀里糊涂给人牵了一根红线,或者说你与你娘亲的承诺,这些都不是让谁喜欢谁的理由。要是不喜欢,别说红线,绑上铁链也不行的吧?若是喜欢,有没有这两道口子,都不耽误两个人成为正儿八经的两口子。”

        说着,赵荞放下了一件儿衣裳,淡青色。

        赵荞起身走去刘顾舟那边儿,也帮着梳理了一番头发,可忽然间,赵荞眼眶通红,声音沙哑道:“等不及看我家顾舟及冠了,别怪荞姨,我留着对你是个祸害。荞姨等着你来救我,等着你杀穿十二楼,飞升胜神洲。”

        抹了一把眼泪,赵荞缓缓起身,一转眼便消失不见。

        等到月上中天,圆鼓鼓的月亮就像是个摊开的鸡蛋黄一样。

        风声沙沙响,有个最终没能炼出本命剑的少女垫着步子走来。

        龙丘桃溪抱着膝盖蹲在刘顾舟头前,没忍住伸手擦了擦少年人的眼泪,不知怎么回事,忽然间有些心疼这个小色胚,少女便想着,是不是那道口子的原因。

        “为什么不好好道个别,又不是见不着了。”

        龙丘桃溪哪儿能不晓得这家伙在装醉装睡。

        刘顾舟轻声道:“不能让荞姨瞧见我掉眼泪,不然她会不放心的。”

        龙丘桃溪盘腿坐下,把手放在了刘顾舟额头上。

        “螃蟹我没吃到,你得赔我。还有,我差一点儿就能炼出本命剑了,你也得赔我。”

        见刘顾舟不言语,龙丘桃溪只好说道:“记得吗?余爷爷说天地是个大熔炉,可我觉得,天地就是个大染缸。你不是荞姨播下的种子,却是她呵护长大的。你应该这么想,在这个大染缸里,你能不偏不倚的长大且枝头没有枯黄叶子,她得多高兴。”

        刘顾舟这才睁眼,轻声道:“我骗他们的,我的三千丈灵台已经圆满了。”

        龙丘桃溪微笑道:“那就好好练功,争取一次就宰了那头害你尿床的火龙。”

        少年人神色尴尬,红着脸说道:“你连这都知道?”

        少女撇撇嘴,嘁了一声。

        “我实在是想不到,有些人十二岁还尿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