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大夜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大夜 > 第十二章 都是你们的算计?

第十二章 都是你们的算计?

        “玉京天就在头顶,不远,人间最高处也没多高,远离人间九万里而已。等你什么时候踏入登楼境界,随时可以去那人间最高处。可自从有了那玉京天,有几人杀穿过十二楼,龙丘家的小妮子,你总知道吧?”

        说话之人一身暗红锦衣,头戴白玉冠,手中攥着佛珠,身后跟着数十位披甲将军。

        龙丘桃溪一猜就知道,这肯定是即将登基的开国皇帝了。

        少女缓缓走去桥对面,伸手夺过刘顾舟手中的酒葫芦,轻声道:“自打有了玉京天,拢共只有三人杀穿十二楼,开天门而去。以至于剑修合道之后,没打上过玉京天的,都不好意思说自个儿是剑修。”

        玉京十二楼对应十二重境界,同境杀穿十一楼的人都只有寥寥几位,千百年来,登过玉京天且闯了十二楼的,加在一起也就百来人。

        龙丘桃溪不知怎么劝他,只得以求助眼神看向萧练。

        哪知道萧练开口道:“我想过了,你要是觉得护着东家太累,给江中客报仇又太难,我可以陪你回烂柯镇,等你斩了火龙,我带你去建康,你做摄政王,你做皇帝也行。”

        后方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略靠后方的一个小校尉则是心中一惊,那天碰到的小仙师,居然跟陛下关系这么好?

        刘顾舟挤出个笑脸,转身找龙丘桃溪讨要酒葫芦,可少女瞪着眼睛把葫芦放在身后,愣是不给。

        没法子,刘顾舟只好对着萧练说道:“闷葫芦,咱俩喝酒去?”

        后方将领闻言,一个个竖起眉头,有人大喝一声:“大胆!”

        萧练转过头,“你大胆!他是我少爷。”

        “你知道我不近女色也不喝酒的。”

        刘顾舟轻声道:“那你走吧,玉策在建康书院,帮我照顾他。方便的话派个人去东海找找雨田,暗地里帮些忙,但不能让他知道是我们在帮他,他想的多,要是知道我帮他,他总会觉得欠我。”

        萧练轻声道:“想好了?”

        刘顾舟点点头,“想好了,我可不会让荞姨嫁给她不喜欢的人,你们应该都知道荞姨喜欢的人是谁吧?我想法子找他,要是找不到,到时候你带着你的百万大军,咱们去抢人。大叔我也一定会去救的,狗屁人间最高处。”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萧练却说:“已经命人在铸造飞舟了。”

        刘顾舟一阵语噎,拽起龙丘桃溪,对着萧练说道:“送你出樵城吧。”

        掉头往东去,皇帝红衣,少年青衫,少女绿衣。

        刘顾舟轻声道:“我就走了这不到半年的江湖,可一路上光害人的妖精就碰到了仨。你当了皇帝只后可千万别动不动就撂挑子不管转头跑去当和尚。我希望闷葫芦治下的梁国,版图不一定要扩大多少,可人们应该活的富足一些。”

        萧练说道:“准备打一场大仗,与魏国定好国界。然后我会亲自去往洛阳,看看拓跋家的新京,顺便瞧瞧白马寺。当然了,要是事情谈不成,我就打杀几个魏国供奉,让他们不敢再战。然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我准备在樵城西北三百里处建城,吐谷浑要是不乐意,那就灭了吐谷浑。”

        刘顾舟咋舌道:“这还是那个闷葫芦吗?”

        萧练笑道:“忘了告诉你,我是四境武夫,胡二跟宋新要是与我打架,我不一定会输的。”

        一旁的龙丘桃溪咽了一口唾沫,武道有四境,一境开山河,二境归元气,三境筑神桥,四境琉璃身。

        一旦破入四境,几乎可以说是肉身成圣的存在,琉璃金身一出,只论防御那是可以媲美登楼修士的。

        龙丘桃溪伸手戳了戳刘顾舟,轻声道:“武道琉璃身的人可不多,绝不比这天下的登楼修士多。”

        刘顾舟轻声道:“余老怪是什么境界?”

        萧练轻声道:“琉璃身其实分三种,我这种琉璃金身是第一层,还有二层琉璃无瑕身跟三层琉璃不朽身。他双腿在的时候,应该是到了武道最高境的。”

        聊着聊着,就走出了樵城。樵郡太守等在门外良久,见萧练一来,急忙率领一郡大小官员跪拜。

        萧练轻声道:“陈广夏。”

        后方一位身披将军甲,三十岁上下的胡茬儿男子快速走来,拱手道:“末将在。”

        萧练笑道:“给了他四品禁军中郎将衔,高门中上,这个恩报的如何?”

        刘顾舟转过身,抱拳道:“恭贺陈将军,不管是齐人也好,梁人也罢,咱们始终是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我相信萧练会比萧薄绒做的更好,我更相信,用不了二十年,他能给咱们一个强盛的大梁。”

        陈广夏沉声道:“末将不敢不信。”

        刘顾舟咧嘴一笑,轻声道:“行了,走吧。”

        萧练由打袖口取出个木牌子递给龙丘桃溪,“我也算这小子的长辈,要是送你金银财宝或是封个公主郡主的,想必你也看不上。这块儿木牌是我费了好大劲儿炼成的,可拦住登楼修士倾力一击,将当是个见面礼了。”

        龙丘桃溪一脸疑惑,“为什么送我?”

        刘顾舟帮忙接过,咋舌道:“真大方!”

        如何便拽着龙丘桃溪往樵城去。

        萧练板着脸喊道:“你倒是没在我脖子上撒过尿,但我给你洗尿湿的被褥还少?”

        少年人背对着那位开国皇帝,招了招手,喊道:“四叔!”

        萧练这才心满意足的上路。

        樵郡太守擦了擦额头汗水,看着正往城中走去的刘顾舟,轻声道:“乖乖!你们可得护好他,少一根汗毛,咱们的脑袋怕就要搬家了。”

        ……

        账房先生走了,长工也走了,杨槐客栈如今除了赵荞,可就只剩下厨子跟伙计了。没人时还好,客栈一旦住了人,就有些忙不过来了。

        夜里厨子跟伙计蹲在客栈门口,各自提着一壶酒。

        宋新微笑道:“你要是着急就先走,反正给那丫头的剑都已经铸好了,毕竟十来年了,你该回龙潭取回你的刀了。老江丢了剑,你丢了刀,我不一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丢了脊梁,所以啊!杨槐客栈由我来守着。”

        胡二也笑了笑,轻声道:“说来也怪,除了闷葫芦,咱仨都是来抓那小子的,结果抓着抓着,一不小心就有些舍不得了。是不是咱们客栈都是失意人?余老怪差人一着,断了双腿。老江现在还在天门挂着呢。我呢,还在犹豫要不要回去与那两人说一句我早就知道了。至于你,都没人记得你的真名实姓了。”

        顿了顿,胡二笑道:“宋新,你觉得我们一帮失意人,怎的就觉得活着有劲儿了呢?”

        宋新撇撇嘴,“因为那个不长脑子的臭小子呗。”

        一道绿衣缓缓出门,站在两个汉子身后。

        赵荞微笑道:“谁也不许着急,见儿媳妇前谁都不能走,要是有人非得让咱们提前走,我跟他死磕。”

        胡二灌了一口酒,右手伸出,青椋山上一道寒光划破夜空,瞬间而至。

        宋新拔下头上发簪,手中顿时多了一柄漆黑长枪。

        两人异口同声道:“东家,这就见外了,是我们。”

        两人各自拔地而起,支上云霄。

        赵荞咧嘴一笑,轻声道:“对,是我们。”

        年轻女子脚尖微微一点,一道大阵便如同锅盖一般罩住烂柯镇。

        女子冲出大阵,于云霄之上随意挥手,云海便被分成了数个方块儿,若是于更高处往下看,云海如棋盘。

        胡二与宋新齐齐转头,两人表情都有些哀怨。

        宋新嘟囔道:“破境炼虚了也不告诉我们。”

        赵荞笑道:“都快四十岁的炼虚境界,哪儿有脸皮炫耀。行了,今日我为你们两个起阵,别给我留情面。”

        胡二忽然说道:“臭小子那边儿?”

        赵荞轻声道:“闷葫芦是干什么吃的?”

        樵郡上方,云海之中有个手持佛珠的中年人,离他至多三十丈,有个白衣中年人。

        萧练缓缓卷着袖子,淡然道:“早的时候干什么吃的?现在想带他走,做梦!我们好不容易养大的小崽子,你凭什么说带走就带走?凭你姓顾?”

        白衣中年人单手负后,微笑道:“至少我带他回去青鸾洲后,赵氏一族就杀不了他。反之,萧兄若是不让我带走他,等赵氏来接小荞时,谁能保证他们不会为了断小荞念想,打杀了刘顾舟?”

        萧练忽的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然在白衣中年人眼前。

        一拳落下如同炸雷声响,白衣人退后千丈有余,云海硬是被划出一道沟壑。

        萧练冷声道:“玉京天那些个伪君子,好歹也是天下人而不是天外人,再怎么脊梁骨软塌塌,也不会由着赵氏一族胡来的。况且,你以为江中客为什么要吐那一口唾沫?因为他觉得,以一条胳膊哪怕是一条命,换天门再关二十年,划得来。”

        白衣中年人皱起眉头,沉声道:“都是你们的算计?”

        山巅修士都知道一件事,坐镇十二楼的那些个天人,个个儿都是看门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