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重生1979去种田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重生1979去种田 > 232章 舅舅,咯肉肉好了冒?

232章 舅舅,咯肉肉好了冒?

        为了给李五一这个大舅舅面子。



        姜初阳那是耐心的听着。



        等李五一说完了。



        他才压低声音开口:“大舅舅,投钱标山在目前来看,的确是很划不来的事情,但是您想过没有,等过了十年,二十年后,这些山的价值吗?”



        十年后。



        流星镇的瓷泥都能出口了。



        而村民们出钱开竞拍下来的山头。



        那其中的升值价值,不用脑袋想都能知道能翻多少倍。



        哪怕最后就是乡政府给予一点点补偿,那最后都是赚大了。



        因为要是没有记错,分田到户后农民承包的山头。



        那只有几块到十几块钱一年,而且还是一整座山。



        没错,你没有听错。



        一整座只有十几块钱。



        这十几块钱在八零年很值钱。



        但随着改革开放,物价的贬值。



        十几块钱根本就买不到什么东西的。



        当然了,姜初阳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要是李五一能将廖村的一些瓷泥山头给承包下来。



        其中一两座能有五色泥,那对于他来说可是赚大了。



        只要利用的好,赚他个几百上千万那都不是事。



        毕竟若干年后,这种五色泥在全球都差不多绝迹了。



        其中的价格,更是堪比黄金。



        所以他一听廖村的老村长李宏毅来找李五一标山。



        这就动了小心思。



        因为这对于他来说。



        可是一个赚大钱的机会。



        当然了,其中的内幕暂时肯定不能说的。



        说了,只怕他会很麻烦。



        只能利用这些山头几十年后的价值来说服李五一。



        要是能成功,用几十上百块就能赚到几百上千万。



        那这个机会对于任何重生者来说。



        只怕都会争取。



        李五一自然是不知道姜初阳的心思。



        对于承包这些山头的价值论。



        那也是有些不敢苟同。



        不过却是没有去跟姜初阳争论。



        而是苦笑着说道:“要不这样,既然你对这些开标这些山头感兴趣,那我帮忙标下来,你出钱行吗?”



        本以为姜初阳会直接拒绝。



        毕竟这些山头离姜家村那可是远得很。



        然而始料未及的是,姜初阳却是一口答应了,并且拿出了一叠十元面额的钞票。



        在数了十张后,就直接递给了李五一:“大舅舅,那就辛苦你了,记住了,我不需要山头能有多大,但我需要有五色泥的山头,你们廖村有多少就给我承包多少。”



        这霸气的话说的。



        让李五一那是错愕不已:“不是……这种五色泥连瓷泥都不如,你需要他干嘛?我家后山就有好多呢!”



        “先别问,等以后我会告诉大舅舅的。”姜初阳神秘的笑道。



        “好吧!”李五一见老村长李宏毅还在原地等他。



        当下收了姜初阳给的钱就走了过去。



        姜初阳没有跟着。



        而是去准备晚饭去了。



        毕竟在八零年承包山头。



        在农村根本就不需要过多的复杂手续。



        只要出钱,在一张手写的收据上按手印画押签字就行。



        ……



        李红玉这边。



        眼见着这都快要天黑了。



        当即连对一旁的包金莲说道:“妈,我不跟你聊了,得带着国庆、雯雯去二哥家一趟,要是不出意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您先去忙您的,到时候晚上咱们在好好聊。”



        “行!”



        包金莲让点头。



        现在李红玉一家有钱了。



        去给他家老二李广拜年。



        应该不会在像以前那样冷眼相待了。



        “不过你得小心一点,你二哥因为前几个月赌博输了不少的钱,担心他见你现在过的这样好跟你借钱。”包金莲突然间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李红玉起身就去找姜国庆跟何雯雯去了。



        至于姜初阳,他没有去叫。



        毕竟叫了晚饭可就没有人做了。



        也不对,没有人会做的像姜初阳这样好吃。



        至于母亲刚才说的二哥找他借钱。



        她一点都不在乎。



        因为现在是姜初阳在当家。



        钱借多了自然是没有。



        一些小钱借出去。



        她也无所谓。



        然而让李红玉始料未及的是。



        这好不容易喊上何雯雯、姜国庆、小红薯来到李广家的大门口时。



        却是发现李广家是铁将军守门给锁住了。



        而且一连上了三把锁。



        这让李红玉那是尴尬恼怒的很。



        之所以恼怒,那是因为大过年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可是很晦气的。



        因为一般情况下。



        成家立业的兄弟姐妹家中。



        那是必须留一个人来守家的。



        为的就是防止有亲戚朋友来拜年。



        要是亲戚朋友撞到了铁将军守门。



        按照农村迷信的说法。



        那今年就要走霉运了。



        甚至都有可能遭遇血光之灾。



        虽然这个迷信说话没有几个人相信。



        但说实话换做谁心里面都会很不舒服。



        何雯雯肯定也是这样。



        但她知道这并不是李红玉的初衷。



        所以也没有生气。



        而是上前挽住了李红玉的右手:“伯母,二舅舅既然不在家,那咱们回去给初阳帮忙做晚饭吧!可不能留在这里吹冷风。”



        “哎!”



        李红玉连点头。



        对于何雯雯的通情达理。



        那也是感激的很。



        正要同行离开。



        对面的一户人家。



        却是打开大门走出来了一个矮胖妇人。



        她见是提着大包小包的李红玉。



        一愣之下那是笑着连迎了上来:“哎哟!这不是红玉妹子吗?来给你家二哥拜年啊?”



        “嗯,”李红玉讪笑了一声。



        “他带着一家老小都出去躲债去去了。”矮胖妇人压低了声音:“估计十五之前都不会回来,之前李招新家也在他家门口碰了壁,他媳妇站在门口骂了十几分钟呢!”



        “这样啊!”李红玉颇有些尴尬。



        毕竟不管怎么说李广都是她的亲二哥。



        这大过年的被骂,她多少都跟着脸上无光的。



        “你……要不进我家坐坐?”矮胖妇人笑着伸手邀请道。



        “那不必了,我得回去做饭呢!”李红玉敷衍了一句,接着就将手中的一对好酒递给了矮胖妇人:“这个给你家老王喝吧!代我向他问好!”



        “这哪行,我喊你进屋坐坐可不是为了你的酒。”矮胖妇人急了。



        这是实话,她不可能这样不要脸。



        当然了,小时候她跟李红玉也玩的很好。



        要不然一般路过的村民,她才不会这样好心喊着进屋。



        李红玉看出来了,那是笑着就将好酒放在了矮胖妇人的手上:“咱们俩说这见外的话干嘛,我还不了解你吗?”



        “也是,那……那这酒我收下。”矮胖妇人讪笑了一声:“对了!你以后可要离你家二哥远一点,据说他到现在都还欠下了上千块钱呢!他的大儿子、儿媳因为这件事情,都跟他们断绝关系了。”



        “什么?”



        “还欠这么多钱?”



        李红玉那是瞪大了眼睛。



        一旁的何雯雯跟姜国庆也是脸黑了。



        就是小红薯也忍不住瘪瘪嘴,对于这个大舅舅再也没有任何好感。



        这可不是她势力,而是姜初阳曾经跟她说过。



        这赌博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以前还有些不相信,有些听不懂。



        现在李广的现场摆在她的面前。



        瞬间就让她明白。



        姜初阳是多么的睿智。



        多么的有先见之明。



        “我骗你干嘛!”矮胖妇人见李红玉不相信,当下就将话匣子给打开了:“不过跟李飞相比,你二哥还欠了的少,最近变卖家里面的东西,那可是还了不少。”



        “那李飞欠了多少赌债?”李红玉忍不住问道。



        何雯雯跟姜国庆也竖起了耳朵。



        小红薯也好奇了起来。



        “这个数。”矮胖妇人竖起了食指。



        “一千多?”李红玉松了一口气。



        何雯雯跟姜国庆也觉得能接受。



        “你怕是不知道李飞在赌场有一个李书记的外号。”矮胖妇人见状那是忍不住笑了:“我实话告诉你们吧!李飞欠的赌债至少有一万多,这要不是被流星派出所给抓了起来,估计人都会赌场派来的人给打死去。”



        “你说什么?”



        “李飞欠了一万多的赌债?”



        李红玉这才知道他这个弟弟没救了。



        哪怕她想暗中帮忙,那只怕都不可能。



        因为一万多的赌债,就是现在的姜初阳都无能为力。



        眼见在跟矮胖妇人聊下去,只会越来越糟心。



        当下连说了一声,就带着小红薯、姜国庆、何雯雯急匆匆的走了。



        ……



        回家的途中。



        何雯雯突然间对李红玉说道:“伯母,你要是想救小舅舅的话,我可以以何家的名义出面去帮忙,但前提是这个赌场必须捣毁,而小舅舅……搞不好也会坐好几年的牢。”



        “毕竟欠了一万多的赌债,这性质可不是一般的严重。”



        “那我二哥会不会被连累?”李红玉问。



        “肯定的。”何雯雯回道。



        “那我不管了,随他们去,是死是活我都不管。”李红玉头疼的摆了摆手:“因为到时候我救了他们,只怕还会被他们记恨一辈子。”



        



        这是实话。



        因为傻子都看得出来。



        这李广、李飞根本就不想坐牢。



        要不然的话,欠下了这么多赌债都不报桉。



        那只怕是脑袋有湿还拆不多。



        何雯雯闻言,在跟姜国庆对望了一眼后也没有在多说什么。



        毕竟李红玉说的对,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有必要去做。



        ……



        一行人回到李五一家。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因为不通电。



        姜初阳只得点燃了煤油灯在厨房中做饭。



        至于菜,肯定是利用剩下的那一头野山羊来做。



        因为烤全羊太浪费时间,芝麻油也不够了。



        姜初阳没有办法,只得利用大锅做起了羊肉大杂烩。



        毕竟之前几头野山羊的内脏都还没吃。



        这只要处理的好。



        煮一大锅羊肉大杂烩。



        那吃着可是带劲的很。



        在几十年后。



        要想吃到这样的正宗大杂烩。



        那可是很难很难的。



        有的时候有钱都不见得能够买的到。



        眼见这大杂烩炖好还要一些时间。



        姜初阳搬着椅子正要坐下来休息一下。



        小饭团却是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舅舅,肉肉好了冒?小豆包说想恰了。”



        “应该是你想恰了吧?”姜初阳闻言笑了笑。



        “嗯,窝也想恰,但小豆包说你在不做出来,她就要睡觉哒。”小饭团仰着小脑袋回道。



        “是吗?”姜初阳皱起了眉头,连忙起身走出了厨房。



        后院中,小豆包果然趴在长凳上睡着了。



        大龙在一旁守着。



        点燃了篝火在为其驱寒。



        走过去的姜初阳朝大龙微微点了点头。



        抱起小豆包就查看了起来。



        在看到脖子上灰黑色的血丝又多了好多。



        心里面不由担心了起来。



        “她的病又犯了?”大龙低见状低沉着声音问道。



        “嗯。”姜初阳点头。



        “那要不要马上送回去?”大龙提议。



        “不用,送回去估计也没有多大的用。”姜初阳轻叹了一声:“因为这种了水银的毒,短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彻底清除。”



        “是啊!”大龙跟着皱起了没眉头。



        “不说了,你去找绑带,把小豆包绑在我背上,我一边做饭一边带她,要不然等下被吵醒了可就麻烦了。”姜初阳见李红玉一行人回来了,当下便小声提议道。



        “行!”大龙连忙照做。



        找到绑带后。



        就配合着姜初阳将小豆包绑在了姜初阳的背上。



        “初阳,”姜国庆走了过来,看着姜初阳这副模样苦笑了一声后,就将去给李广拜年的经过简略的说了出来,其中李飞、李广欠下了不少的赌债,他也没有隐瞒。



        “你说什么?小舅舅欠下了一万多的赌债?”



        姜初阳在听明白后,那是直摇头。



        这个李飞,这是真的没救了。



        不过在同时。



        他又有些想不明白了。



        这谁开的赌场心这样黑。



        敢让一个种田的农民。



        在七九年欠下这么多的赌债。



        说句不好听的,这一万赌债。



        那在几十年后至少相当于百万了。



        “咱妈的意思,想看看你的说法。”姜国庆提醒道。



        “我能有什么说法,像小舅舅这样的人咱们可不能帮,帮了那就是一个无底洞,再说了,小舅舅自己没有自知之明,既然敢欠下这么多钱,那就得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姜初阳说着就朝厨房走去:“至于二舅舅一家,咱们也不要出面去帮,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为什么?”姜国庆追了上去。



        “你不觉得这事情很蹊跷吗?”姜初阳反问。



        “这个……”姜国庆呆了呆。



        的确很蹊跷。



        一般的赌场。



        那只要欠了几十块钱就会赶人走了。



        就是大一点的赌场,那借钱也不会超过两三百。



        但李飞、李广所赌博所在的赌场。



        居然敢借一万多的赌债。



        这……这可不是胆子够大,而是傻缺的行为。



        因为事情一旦闹大了。



        只怕很快就会被一锅端。



        然而这么久了居然没事。



        上面的有关部门也没有有所行动。



        这可是很不正常。



        “所以咱们现在静观其变再说,让雯雯姐也不要多管。”走进厨房的姜初阳看了一眼大锅中炖的羊肉大杂烩:“马上就可以开吃了,大哥你搬桌子去后院,毕竟那里有篝火亮堂的很。”



        “行!”门口的姜国庆连忙照做。



        “可以……可以恰了吗?哥哥!”趴在姜初阳背上的小豆包,这时连揉着睡眼醒了过来。



        在闻到了羊肉大杂烩的香味后,那是歪着小脑袋开心的笑了。



        “你是真睡还是假睡?”姜初阳闻言那是忍不住揶揄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小豆包抓了抓小脑袋:“你说睡着了,我又能听到你说的话,说没有睡着,我又感觉是在做梦。”



        “是吗?”姜初阳闻言轻叹,用快子夹了一坨羊肉吹了吹后,就反手递到了小豆包的小嘴边:“尝尝这炖羊肉的味道,要是好吃,哥哥回去后隔半个就给你做一顿。”



        “嗯,嗯!”小豆包张嘴吃下了羊肉。



        再尝到了鲜嫩可口的味道后。



        那是连忙拍了拍姜初阳的肩膀:“哥哥,放我下来,我要恰羊肉,好好恰!”



        “好!”姜初阳连忙松开了绑带,放下了小豆包。



        “嘻嘻……”小豆包搬着小板凳站到了碗柜前,伸出小手就拿出了一个大头碗。



        “别拿这样大的碗,你等下吃不完的。”姜初阳看着连提醒道。



        “我恰的完,哥哥。”小豆包连否定了姜初阳的话。



        “行!行!行!”姜初阳摇了摇头,等小豆包抱着头碗过来了,拿起锅勺就给小豆包舀了好几坨羊肉,还有一些羊杂跟羊汤:“先吃着,不够大锅里面多着呢!”



        “嗯,嗯!”小豆包小心翼翼的端着头碗,移着小碎步走出了厨房。



        姜初阳看了一眼就没有在去多管。



        毕竟头碗中的羊肉汤只有一半。



        在谨慎的情况下。



        一般是不可能烫手摔倒的。



        就在准备将大锅里面的羊肉大杂烩用大瓷盆盛着端出去一些。



        李五一却是拿着一叠收据走进了厨房:“初阳,标山的事情搞定了,一共给你标了十五个山头,要是不出意外,地底下都有五色泥。”



        “标了这么多山头?”姜初阳有些不敢相信。



        “多吗?这还是我将好些山头给推掉了,要不然只怕还得多几个。”李五一将收据递给了姜初阳:“你恐怕是不知道,除了老村长跟我,还有会计、妇女主人,参与标山的村民一共都不到二十个人。”



        “再这样的情况下,这山头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竞拍的。”



        “老村长看到我出手阔气,一连竞拍下来好几个山头。”



        “那是差点没让我将所有上头都给竞拍下来。”



        “对了,竞拍山头的价格每个是三块左右,十几个也就花了五十块钱不到,不过这是每年的钱,等明年过年的时候,你还得给廖村交钱。”



        “你看看收据吧!上面都写的很详细。”



        “是吗?”姜初阳接过收据查看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笑。



        更加有些想不到。



        五十块钱就能将这么多含有五色泥的山头给承包下来。



        这简直是比白菜价都还便宜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