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 第二百六十章 一丘之貉

第二百六十章 一丘之貉

        杜卫国一听郭汉鸿的话,顿时就激动的蹦了起来,急头白脸的说:

        “我说领导啊,我都已经把具体情况事无巨细的全部汇报给您了,狐狸眼的地址我也交代给您了,您就和胡司长商量吧,我还得回去接着住院呢,我现在可是病人,告辞!”

        丫的,还想拉小爷下水,门都没有,说完杜卫国就想溜。

        “你等会!”郭汉鸿一把就拉住他的左手,一脸疑惑的问:

        “住院?住啥院?”

        杜卫国呲牙咧嘴的伸出右手把郭汉鸿的爪子给扒拉开,皱着眉头说。

        “轻点,郭处,我昨天晚上挨了一下狠的,胳膊都脱臼了,你还拽。”

        郭汉鸿闻言一皱眉头,声音有些严肃:

        “真的假的啊?现在四九城里还有人敢动你?还有人能伤得了你?”

        杜卫国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自嘲的说:

        “郭处,瞧您这话说的?我多啥啊?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我昨天晚上挨了一下闷棍,不仅左臂脱臼,还被打得当场昏迷了。”

        郭汉鸿眉头紧锁,他用非常诧异错愕的眼神看着杜卫国,一脸的不可置信,那表情仿佛在说,老子读书少,你可别骗老子!

        郭汉鸿略有迟疑的沉声问道:“我咋就这么不信呢?那对方现在在哪呢?击毙了?他是啥来路?不对啊?如果是和你相关的命案,我没道理不知道啊?你小子蒙我呢吧?”

        杜卫国大大咧咧的说:“哪有啥命案,我人都被一棒子打晕了,还咋击毙人家啊!不过现在案子已经破了,人也抓啊住了,领导,这事您就不用操心了。”

        郭汉鸿此刻都有点被杜卫国绕蒙了,他可是多次亲眼目睹过杜卫国的战斗力的,简直就是无敌战神级别的,所向披靡,要说有人能把他一闷棍直接打晕毫无还手之力,他是说出龙叫也不会信的。

        嗯?难倒又有啥猛龙过江,进了这四九城,伺机报复?不对啊?如果真是报复杜卫国,不可能是只是闷棍打晕啊?

        而且还特么已经破案了,人都抓住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眼见杜卫国要溜,郭汉鸿带着一脑门子问号,猛地攥住了杜卫国的右手:

        “你别跑,你赶紧给我具体说说,到底咋回事?”

        杜卫国被这牛皮糖缠上了,心里有点无奈:“哎呀,没啥可说的,你别问了。”

        这件事其实无论怎么说也算是杜卫国阴沟里翻船,着实有点丢人现眼了,堂堂杜阎王,江湖上闻风丧胆的遮奢人物,牛鬼蛇神谈之色变的高端存在,如今居然被一个四合院的厨子,无知的二傻子给偷袭成功了,虽然是他装晕,但是偷袭成功也是事实,他多少有点说不出口。

        郭汉鸿态度非常坚决:“不行,你现在必须给我说清楚,否则我明天就亲自带队,大张旗鼓的去你们轧钢厂问清楚。”

        杜卫国一听这话眉头直跳,这该死的老登要是这么一闹腾,那他不就在体系里边彻底社死了吗?

        丢人事小,失节事大啊!

        杜卫国被他磨得没了脾气,只好妥协:

        “别,别,我告诉你就是了,就是我昨天晚上回家的时候,在家门口,脑子里边琢磨着狐狸眼的事情,放松警惕了,结果被我们一个院里住的邻居,一个二傻子从背后偷袭,成功敲了一个闷棍。”

        郭汉鸿听完杜卫国的描述,面色变得极其古怪,脸都涨红了,显然他是强忍着爆笑:

        “那你真的就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直接就被打晕了?”

        杜卫国到此也装不下去,放弃抵抗,他摊牌了:

        “屁吧!遇袭的同时,我就认出他了,直接开枪打断了他的棍子,伤了他的手,然后躺在装昏迷,毕竟都是一个院住着,我总不好直接爆头吧!”

        “哈哈哈!我就说嘛!哈哈哈!真正的杀手是不可能动得了你的,反而就是这样的二愣子,出手毫无章法也没有丝毫杀气,才能得手,哈哈哈,我们杀神杜阎王,居然也会有阴沟里边翻船的时候。”

        郭汉鸿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笑得眼泪都飙出来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杜卫国黑着一张脸,气的咬牙切齿的,他已经后悔今天过来找这老贼了。

        “行了,领导,您慢慢笑吧,我就先走了。”

        杜卫国迈步就往门口走,郭汉鸿赶紧收敛笑容拉住了他,这次他特意拉的右边胳膊,避开了杜卫国脱臼的那只。

        “行了,行了,我不笑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小杜,你真得跟我一起去和胡司长当面汇报一下。

        这件事非同小可,你毕竟是当事人,有很多细节我可能想不到,或者没注意,到时候胡司长问起来,我没辙,还得去厂子找你。”

        郭汉鸿说到这里,一耸肩一摊手,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与其这样,还不如今天晚上你就说清楚,省着明天我们还得去找你,我知道,你也不愿意我们去厂子找你,你小子想低调嘛。”

        杜卫国紧皱眉头,无可奈何,无计可施,他算是被掐住了命门了,他也知道郭汉鸿说得都是实话,只能认命低头,跟他一起去找了一趟胡斐。

        胡斐家居然和丈母娘家是在一个大院里住着,只不过他家是个独栋的小洋楼罢了。

        到了胡斐家,他爱人还非常客气的给杜卫国倒了茶,他爱人面貌清丽温婉,说话的态度也是非常的温和,礼貌且客气,让人如沐春风,一看就是有文化有教养的大家闺秀,比蛮不讲理的胡斐那可是强太多了!

        唉!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简单的寒暄之后,三人就上楼去了书房,然后紧紧的关好了门。

        郭汉鸿简略的复述了一遍杜卫国所发现的情况,几乎是一字不差,胡斐听完,又问了杜卫国几个细节,甚至还让杜卫国和郭汉鸿现场演示了一下狐狸眼和佛爷的短暂交锋。

        之后,胡斐也开始沉默不语,一边轻轻的敲打桌面一边低头沉思。

        杜卫国也没说话,安静的抽烟等待,书桌上放着大半盒特供的过滤嘴小熊猫还有一个纯钢的打火机,杜卫国非常自然且丝滑的揣进了衣服兜里,动作娴熟得不带一丝烟火气,他恬不知耻的管这种行为叫作报酬自取。

        郭汉鸿在一旁看得眼皮子直跳,心里庆幸,丫的,幸好老子特么的用火柴。

        过了很久,胡斐抬起头,有些兴奋的说:

        “老郭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这个狐狸眼她可能不仅仅是条大鱼,很有可能是个池塘啊!小杜,你可是立下大功了,这样,你明天上午直接~”

        我曹!这个胡斐可就更特么不要脸,直接就给杜卫国布置上任务了。

        杜卫国顿时毛了:

        “领导,我就是过来汇报放映情况的,我可不是您的下属,何况我现在可还在住院呢,我是一个病人,只是我觉得情况有可能比较重大,所以才拖着伤病之躯,咬牙赶过来汇报的。”

        杜卫国赶紧提出了郑重的反对,你丫的,是不是太不要脸了,这特么就给我安排上了?

        “嗯?住院?住什么院?你咋了?你这不活蹦乱跳好好的吗?你还特么还有力气顺我打火机呢?”

        胡斐一脸你特么别给我扯犊子的鄙夷表情,和郭汉鸿刚刚几乎是如出一辙。

        “哈哈哈哈哈!”

        郭汉鸿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绘声绘色的把杜卫国遇袭的事实给胡斐讲了一遍。

        “老板,咱们的杜阎王就在自己家门口,被这样一个二杆子给偷袭成功了,连胳膊都被打脱臼了。”

        “哈哈哈,你小子也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啊,你这个邻居也真特么是个人才啊,胆子很大嘛!”

        胡斐听完之后,也是咧着大嘴,呲着大牙笑得不行。

        果然他们都是一丘之貉,连幸灾乐祸,都特么是一个损色,杜卫国心里暗骂。

        不过形式比人强,杜卫国此刻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任凭他们揶揄嘲笑,自己则耷拉着脸坐在那里生闷气。

        “小杜,你真受伤了?”胡斐止住了笑之后,沉声问道。

        杜卫国点了点头:“嗯,我胳膊脱臼了,这来回折腾了半天,这会又肿了,很疼,后脑勺也挨了一下狠的,现在多少有点头晕。”

        胡斐点了点头:“行,那你就好好休息两天,我们这边也先摸摸情况,等你好了,正好咱们再展开行动。”

        杜卫国顿时就坐不住了,蹭的一下就窜了起来,他彻底急了:

        “等我干啥啊?我不参加后续你们的的行动,胡司,你们自己又不缺人手,总使唤我干啥啊?我最近马上就要结婚了。”

        杜卫国心里确实对神秘莫测的狐狸眼非常好奇,但是听胡斐他们这么一讲,心里马上就打了退堂鼓,绝对不想再掺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