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二百五十九章 自作孽,不可活

        杜卫国骑车驮着郝山河,今天去了离四合院比较远的一家平时他不常去的早点铺子。

        这家铺子离四合院有点远,但是南门倒是很近,他家除了馒头咸菜,糊糊之外这些常例食物之外,还有油饼,馄饨,豆腐脑,煮鸡蛋,而且还有甘蓝粉条虾皮馅的素包子。

        杜卫国去的时候,才早上5点半,人家铺子里的包子还没出笼呢!更别说油饼啥的了。

        杜卫国先吃了一碗馄饨,2个鸡蛋垫了垫肚子,味道非常不错。

        这会正好热腾腾的大包子也出锅了,5分钱一个,味道着实可以,杜卫国放开肚皮一顿胡吃海塞,3两3的大包子他整整造了6个,还额外干掉了一碗豆腐脑,看得郝山河目瞪口呆,一愣一愣的。

        你特么这是猪八戒上身了吗?这也太能炫了吧?

        不仅如此,杜卫国还买了整整2屉多60几个大包子一并打包带走了,准备给全科的同事们都带去尝尝,昨天晚上因为自己的事,大家伙可没少折腾,最起码的人情世故嘛,这个必须有。

        除此以外,杜卫国还给蒋东方,杨采玉,李阿姨留了6个包子,3份豆腐脑,还有3个鸡蛋。

        为了打包这些,杜卫国还特意在早点铺子和人家匀了两个九成新的饭盒,要不然豆腐脑实在没法拿。

        杜卫国到了南门值班室,把整整一面袋子的还冒着热气的大包子直接扔给王洋,让他自己看着安排,然后又驮着郝山河回到医院。

        杜卫国是自己端着两个饭盒回的病房,老郝头骑车回家接他儿子郝小黑去了,呸!这个老猫奴。

        杜卫国刚一进门,把杨采玉吵醒了,她惊喜的呼喊:“呀!卫国,你醒了?你咋出门了?”

        “你呀,睡得像个小猪似的,我饿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只好和郝叔出去吃饭了啊,呐,还给你带了早饭,赶紧趁热吃,吃完了给蒋叔李阿姨也带回去一份。”

        杨采玉羞愧得小脸通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卫国,我是不是很没用啊?照顾病人自己睡着了,还得让你给我买早饭。”

        杜卫国面带揶揄的看着她,笑着说:“没事,采玉同志,长成你这么好看,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杨采玉非常不满的说:“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花瓶啊?”

        杜卫国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采玉,你可是羊脂白玉瓶啊,我最喜欢~”

        “呀!杜卫国,你这个臭流氓!”

        杜卫国说的流氓话,用的可是金瓶梅里边的典故,杨采玉居然秒懂,看来她最近也是挑灯夜读了。

        杜卫国笑嘻嘻的看着她,挤眉弄眼的,杨采玉被抓住了小辫子,臊得满脸通红,坐立不安。

        小两口正腻歪着呢,李阿姨和蒋东方一起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饭盒。

        “呀!小杜,你醒了,都能下地了?没啥事儿吧?正好,我给你们带了早饭,赶紧趁热吃,咦?这是老郝给你买的早饭啊?”

        李阿姨一进门,嘴里就好像连珠炮一样,问了一大串问题。

        杜卫国笑呵呵的说:

        “阿姨,我这会还有点晕,不过已经没啥大事了,早上醒了之后我实在是太饿了,就和郝叔一起出去吃早饭了。我给你们也带了早饭,蒋叔,阿姨你们也还没吃吧!”

        “呵呵呵,还是我们家小杜知道心疼人啊!我和老蒋也没吃呢,正好,我看看你给我带的啥好饭。”

        李阿姨是个热心肠且爱热闹的人,有她在绝对不冷场。

        吃过了早饭,李阿姨和杨采玉一起离开了,约好了晚上再过来给他送饭。

        病房里只剩杜卫国和蒋东方,蒋东方从公文包里掏出来几封信递给杜卫国。

        杜卫国面带疑惑的接了过了,抽出里边的信件一看,我擦,居然是匿名举报,4封信都是一样的内容,举报他搞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而且对象居然是孙晓红,杜卫国顿时就乐了,先是抿嘴微笑,然后是轻笑,后来实在是忍不住了,变成了哈哈大笑,都特么笑出眼泪了。

        实在是太特么扯淡了,他甚至都有点同情何雨柱了。

        你说傻柱他但凡有点脑子,举报他和秦京茹甚至黄桂兰,都能多少沾点边,杜卫国大概也能多浪费几句口舌解释,这特么举报他和孙晓红有染,现在整个保卫处都知道,杜卫国要帮王宵和孙晓红保媒拉纤,这举报也太扯了。

        杜卫国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

        “叔啊!这个何雨柱也特么二了吧?他这还一明一暗,一文一武,双管齐下啊!我真是服了。”

        蒋东方也是抿着嘴忍俊不禁,他其实从前天就陆续收到举报信,有市局转过来的,还有厂人事科转过来的,人家那边全都没有受理,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嘛!全都转过来给他卖人情了。

        杜卫国现在系统里谁不知道啊?当红炸子鸡,胡大领导的心头好,杨大领导的侄女婿,而且他号称轧钢厂第一美男子,他会和一个女工人扯犊子,鬼特么才信呢。

        至于厂里,那就更是没人信了,大庭广众之下说两句话,就叫乱搞男女关系啊?这不纯纯神经病吗?

        蒋东方面对微笑的说:

        “呵!他就是个傻子,难怪外号叫傻柱呢,举报信的事情他也承认了,而且他一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和孙晓红说话是要给她介绍对象,这家伙确实是傻的都有点可怜了。”

        杜卫国轻轻的摇了摇头:“叔!这次这位何雨柱同志估计够呛了吧?”

        蒋东方点了点,声音严肃的说:“嗯,袭击你导致重伤昏迷再加上诬陷,可以去疆省吃一辈子沙子。”

        杜卫国咂巴咂巴嘴:“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放着好好日子不过,偏偏找死,这可咋整?”

        蒋东方冷哼一声,语气不满的说:

        “哼!给脸不要脸呗,你平时就是给他们太多笑脸了,你这一客气,让他们就不知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几斤几量了,相信这次之后,你们院里就能彻底消停一阵子了。”

        “嗯,您说得对,是这个理。”

        王洋大光他们下了早班以后过来陪杜卫国扯了一会,中午是王宵和巴特过来给他送饭,杜卫国在医院老老实实躺了一天,吃过晚饭,一直到了7点多钟,杨采玉同志回去了,他才溜出了医院。

        骑车直奔郭汉鸿家而去,车子是让王洋给他取过来的,杜卫国白天又琢磨了一下狐狸眼的事情,还是决定把这个情况和先给老郭说一下,先听听他的意见。

        一回生二会熟,第二次来,杜卫国大大咧咧的直奔主题,郭汉鸿本来还以为杜卫国是来打听孔南笙的事情呢,结果这位小爷可倒好,只字未提,直接说他可能发现了一个高度的可疑人物,甚至有敌特的嫌疑。

        我曹,这可是正经八百的大事,历经这么多年的反复清理,如今依然还潜伏在四九城的那可就都是大鱼了。

        前一段时间领着炸药公文包那个,只是条小泥鳅,刚进四九城就漏了相,被他们给盯上了。

        郭汉鸿马上端正了态度,特别严肃且一本正经的听杜卫国把事情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过程就是这样,郭处,我跟踪过程非常谨慎的,相信她绝对不会发现被我盯梢了,她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神秘莫测了。

        要不就是啥隐世不出的高手,要不就是像你们一样的特殊部门,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先问问你,别自己冒然行动,摆了乌龙可就现眼了。”

        郭汉鸿这次可是沉默了好久好久,甚至眉毛都已经打结了,抽了整整3根烟才说话,声音有点干涩:

        “杜卫国,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啊!她可能不只是大鱼啊?她有可能是一个池塘啊!”

        杜卫国一脸诧异:“啊?这么严重吗?您是说她是上线的那一个?”

        “对,就是这个意思!”

        郭汉鸿狠狠的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里,站起身来,表情非常严肃的和杜卫国说:

        “走,现在就跟我一起去找胡司,咱们一起商量商量。”

        一听这话,杜卫国顿时就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