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霍格沃茨之灰巫师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霍格沃茨之灰巫师 > 246 巫师与麻瓜最大的差别

246 巫师与麻瓜最大的差别

        斯内普坐在办公桌后,一手撑着下巴,面色平静地盯着安东讲述他进入时间转换器之后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黑色的眼眸深沉如水。



        “我捋不清头绪。”安东咂摸了一下,瘫坐在高背椅上,无奈地看向窗外。



        远远地可以看见卢平带着学生从魁地奇球场归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课时间。



        “很显然,你忘了小巫师来到霍格沃茨做的第一件事。”斯内普充满磁性的嗓音轻轻拖着长音,他轻轻地抽出魔杖,点了点远处的架子。



        



        几个坩埚同时漂浮到办公室中间的实验台上,一个个瓶罐装着的处理过的魔药材料漂浮到坩埚上,向里面倒着。不一会儿,坩埚下冒起了火焰。



        安东愣了愣,“第一件事……分院?”



        斯内普摇了摇头,“看来你真的忘了,第一件事是乘坐一只小船,划过山涧的洞穴,并横渡黑湖,最终才能抵达霍格沃茨城堡。”



        “这……”安东一个战术后仰,“不就是让人铭记学校创始人建校的艰辛嘛。”



        “并不是如此。”斯内普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到实验台前,挥舞着魔杖让架子上更多的魔药材料飞过来。



        他转头凝视着安东,“其实那是用来提示我们,巫师,是被麻瓜逼到世界角落的。”



        “巫师极其强大,巫师也极其脆弱。”



        “我们学校让学生乘坐火车来到学校,一方面是为了让知道我们的那些麻瓜精英们以为对我们有了掌控,一方面也是通过神秘的魔法让他们心怀畏惧。”



        “这里面平衡的道理,我没有办法跟你讲清楚,你唯一需要知道的是,麻瓜和巫师的战争,从来就没有结束。”



        “这也是四大学院存在的意义,赫奇帕奇讲究包容,负责接纳来自麻瓜的新鲜血液。斯来特林奉行的纯血至上,就是用来警醒所有的人不能忘记,巫师和麻瓜的天然对立。”



        “……”



        安东眨了眨眼,“又是巫师歧视麻瓜的那一套?”



        斯内普轻轻点了点头,“人为制造歧视,以此将巫师和麻瓜对立,从而将巫师和麻瓜两个世界彻底割裂开。这样做的深层意义就在于,巫师会因为骄傲,不去学习麻瓜那一套做法。”



        “安东,我们都是从麻瓜社会来,我知道你的想法。但请记住了,巫师就是巫师,麻瓜就是麻瓜,这并不是可以互通的。”



        “霍格沃茨是魔法学校,并不是麻瓜的学校,如果你真的要用麻瓜的眼光来看待它,请把它当做是一座军营,噢,军校,对,用这个称呼会比较合适。”



        安东彻底愣住了,他皱着眉头,军校?



        这并不是一个很恰当的比喻,但如果把伏地魔为什么一定要当教授的事情往上面一套,貌似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



        斯内普挥舞着魔杖,让好几种魔药材料粉末漂浮起来搅动拌匀,又将一笼子老鼠扔入坩埚里面。



        还没等老鼠挣扎,漂浮的粉末带着诡异的紫红色火焰降落而下,彻底盖住了坩埚的锅口。



        随着一团绿色的烟雾从坩埚里冒出,斯内普算了一下时间,转过头来盯着安东。



        “看来你能理解我说的话,那我就继续往下说。”



        “这样的魔法学校,注定了校长这个职位一定要由强大的巫师担任,否则后果将变得十分严重。”



        “强大的巫师可以培养出强大的徒弟,但不能保证学校整体的教学能力,这是巫师的局限。”



        “这种局限注定是没有办法弥补的。”



        安东并不认同,“洛哈特做得很不错。”



        斯内普只是轻笑了一声,继续挥舞魔杖,让一些草药飘到实验台,“帮我处理一下。”



        他自己也戴上龙皮手套,掏出刀子,开始处理一笼子用魔药喂养过的蟾蜍。



        “你似乎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被混淆咒影响的。”



        安东正熟练地给曼艾龙须草茎切片,突然停了下来,“你是说?”



        斯内普点了点头,“巫师世界,魔法永远都是最常用的手段,洛哈特应付不了任何魔法,只要有人给他施加影响,他就会将带着这座学校走向毁灭。”



        “这就是巫师与麻瓜最大的区别,一个简单的魔咒,可以瞬息改变所有的一切局势。”



        “强者,才能保证魔法学校的正常运行。你太低估邓布利多在这个学校的作用了。”



        “同时,你也不要有邓布利多和洛哈特一起管理学校的幻想,针对弱者的魔法防不胜防。邓布利多如果要容忍跟这样的弱者一起管理学校,就只能每天疲于奔命地琢磨洛哈特有没有被影响,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这样啊……”安东抿了抿嘴,将切好的片状装入瓶子中,拿起一瓶冒着泡泡的药液将这些草根浸润,“可惜了。”



        “可惜?”斯内普冷笑了一声。



        “你还是不懂吗?弱者,不配成为校长,因为会带来危险。给学校带来危险,给他自己带来危险。这不仅仅是被动的问题,还包括主动的问题。”



        “教学,并不是洛哈特的第一要务。他将会因为自身弱者却居于高位而被所有有心人盯上,这时候他的第一要务就是自保,一次又一次的寻求自保,没有停歇。”



        “比如这次。”



        斯内普将所有处理好的血液和安东切片的材料都倒入坩埚中,脱掉手套,盯着他,“你说,洛哈特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什么?”



        安东盯着斯内普那冰冷的眼睛,突然整个人抽了一口凉气,“如果他想要活命,就只能找强者庇护,学校里的强者……”



        斯内普点了点头,“伏地魔!”



        “伏地魔一定会将校长之位许诺给他,并为他提供庇护。”



        “所以……”



        “才会有这一次万圣节晚会。”



        妈耶~



        震惊我一万年。



        安东都惊呆了。



        他比较相信斯内普的判断,首先老斯刚刚受过自己的恩惠没有必要忽悠自己,其次,斯内普可是经历了巫师第一次战争里最激烈的那一个层次的老兵。



        有着足够的眼光和阅历。



        他甚至在想,既然如此,为什么还叫自己整理《邓布利多的智慧》?为了以后名正言顺的当着校长?还是为了通过自己麻痹邓布利多?



        又或者,他叫自己整理之后,终于还是等不及屈服在伏地魔的淫威下?



        安东突然想起伏地魔找上自己的那个晚上。



        突然开始活动的伏地魔,如果给洛哈特来一发夺魂咒,简直不要太容易啊。根本不需要让洛哈特屈服啊,魔法就可以让他听话。



        他就是个普通人啊,为什么要让他搞懂这些,脑袋疼!



        轰!



        烟花炸响。



        学校的大礼堂,洛哈特一身帅气的粉紫色巫师袍舞动。



        “感谢各位家长的到访,感谢各位新闻媒体朋友的光临,感谢各位社会爱心人士……”



        “首先,我要跟各位道个歉。”洛哈特笑眯眯地看着所有人,“为了营造良好的亲子氛围,家长和学生刚刚都要求在门口登记保存了魔杖,请放心,等会儿出去后可以到门口领取。”



        “当然,我们这里面也有一些不会魔法的麻瓜家长,你们在会后可以得到一根魔杖,也许你们可以用来赠予给家庭里未来会出现的小巫师们。”



        “哈哈哈,看着大家都满意的笑容,我这个校长啊,也是格外的开心啊。”



        “请容许我向大家介绍一位传说中的强大巫师。”



        他优雅地抬起手拍了拍手,只见大礼堂所有的墙壁、大门、窗户都亮起了神秘的魔法符文,甚至就连教师席上的人座位上都有。



        接着,在所有人愕然的目光下,费尔奇漫步走上主席台,轻轻将巫师袍脱下。



        他穿着一身休闲西装,看起来竞莫名有种教授的威严。



        费尔奇微笑地看着大家,陡然间,他的脸开始变化,最终化为一张没有鼻子的光头脑袋。



        “很荣幸,我,伏地魔,再次来到了霍格沃茨。”



        轰!



        这句话简直就是深海巨弹,炸起了滔天的浪花,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些坐在各个角落的‘社会安心人士’连忙站起来,抽出魔杖,把守着大礼堂的各个角落。



        随着几声零星的“除你武器”,几个偷偷携带魔杖的家长和小巫师,都被快速缴械。



        洛哈特笑得格外的灿烂,“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各位记者朋友,你们将被允许使用学校的猫头鹰,帮忙向全世界宣告——我们伟大的黑魔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