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 第九章周庄梦蝶

第九章周庄梦蝶

        孟传乐见高婷玉受惊不小,便编了句谎话安慰她:“是我养的标本,没料到它飞到这里来了。”说完,用手碰了碰那只蝴蝶。

        蝴蝶已经死了,像是被什么粘着脚,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高婷玉这才恢复常态,但她的眼神在等待着孟传乐的解释。

        孟传乐陷于沉思,喃喃自语:“为什么只有这只蝴蝶是真实的呢?”

        “啥意思?”

        孟传乐微微摇摇头没有出声,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孟传乐想了想:“我也说不清。不知道是我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我。反正我说的都是真话,信不信由你。”

        高婷玉知道这句话的典故,叫周庄梦蝶。

        古时候,有个叫庄子的人,在梦中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蝴蝶,醒来时依然觉得那只蝴蝶生动逼真,以致他自己都分辨不清到底是他变成蝴蝶,还是蝴蝶变成了他。

        “你是说那个女人和这只蝴蝶都出现在你梦里吗?”

        孟传乐点点头。

        高婷玉满脸困惑了:“这梦好奇怪啊。怎么会有真实的蝴蝶呢?真不是你故弄玄虚吧?”

        孟传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若是我自己故弄玄虚就好了。”

        说完,他觉得不妥,打消不了对方的疑虑,又说道:“这些,也许都是我的臆想。”

        “臆想?你以前有过这样的事吗?”

        “有过。”他的回答很无力。

        孟传乐想:若不是这么回答,也许她还会无休止地问下去。

        “哦……我明白了,难怪说它对你这么重要。”高婷玉的表情缓和了不少。

        “这件事请你别张扬出去,若闹得沸沸扬扬,我会发疯的。”

        高婷玉幅度很大地点着头:“我一个也不说,包括杨芷环。”

        孟传乐转过头去,又看那只蝴蝶。

        没有风,蝴蝶一动不动。

        屋里死寂一般。

        孟传乐脑海里又出现了钟秀秀看到蝴蝶那欢快的样子。接着,脑子莫名其妙地闪出苏美尔的词汇。

        他又喃喃自语:“苏美尔,苏美尔。”

        高婷玉担心他病又发了,既紧张又关切地看着他。

        孟传乐深深地做了几次吐呐,回过神来问:“你是学历史的,你有关于苏美尔的书籍吗?”

        高婷玉略有所思,“有,你真是问得太巧了。”

        “怎么说?”

        高婷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正巧前些天我在楼下捡到一本苏美尔神话故事。”

        她表情的变化,让孟传乐立即意识到:刚才给她的一些信任又消失了。不过,这的确是太巧了,难免使人怀疑自己早有预谋。

        “捡到的?”他苦笑着摇摇头,“难道现在的这一幕,又是我的臆想吗?”

        “是不是你的臆想,也许只有你自己才知道。”高婷玉说着进房间里。

        孟传乐呆立着。

        高婷玉手里拿着那本书走出来,“你喜欢看这本书?”

        孟传乐应付着说:“听说蛮有意思的。”

        “你真没看过?”

        孟传乐无语。

        高婷玉冷笑了一声,“这是译文本,文字比较粗糙,比不了蒲松龄的聊斋写得细腻。不过讲那些神仙打架的事,也算得上有趣,比看网络那些玄幻故事有味道。”

        孟传乐硬着头皮:“能借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高婷玉说完又用特别的口气说:“送给你吧,反正是捡来的,不用再拿来还了。”

        孟传乐听出她的弦外之音:以后别用还书做借口来找我。他表面装着听不懂对方的意思,心里却感到无地自容。

        他默默地接过书,然后到窗前把那只蝴蝶捏起来夹到书里。

        不明不白地背了演戏的黑锅,他心有不甘。维护尊严的本能使他忍不住说道:“不过,我真的不是骗你。若是有预谋骗你的话,我干嘛要再提这本书招来你的怀疑呢?”

        高婷玉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也许他真的有病。

        “你还别说,苏美尔的传说与我们先古传说很相似,蛇尾人身的神仙与伏羲、女娲是一样的。”她想让他好受些,把话题扯到一边。

        孟传乐对神话不是很了解,含糊回应道:“是这样的吗?那一定有趣。”

        此时,门外传来脚步声,两人往外看,只见那被叫作刻薄的矮个子女生走进来。

        高婷玉与她打招呼:“苑芬,你回啦!”

        孟传乐不得已:“今早说话不恭,向你道歉。”

        “本人姓虞,虞姬的虞,不是鱼塘里有一条鱼的鱼。道歉就不必了。”虞苑芬绷着脸回答到。

        孟传乐觉得再呆下去没意思,便对高婷玉说:“我回去了,打扰你们啦。”

        高婷玉也觉得有些尴尬:“嗯,你好走。”

        虞苑芬大声说:“欢迎下次再来,多带些诱饵,这里的鱼最容易上钩。”

        孟传乐走出门,还能听到屋里的话音。

        “苑芬,你干嘛这么刻薄对他呢?”

        “我最看不惯这种耍小聪明的人。以为自己的小伎俩能骗天下所有的女人,没给他点颜色,他会得寸进尺。”

        “人家有心演戏,你就让他演好了。只要自己把握得住,没啥大不了的。”

        “这不明摆着把你我当傻子嘛,只有你才上他的当。以后少让他上这里来。见他我就不顺气。”

        “这又不是你一人的!看不惯你可以走。”

        “你走!你与他相好,合租一间岂不美哉。”

        “难说,说不定过几天就去。你眼馋不?”

        孟传乐心里感激高婷玉,加快步子离开了可听范围。

        迎面碰上了杨芷环。

        “帅哥,有那美女的消息了吗?”她主动地与他打招呼。

        孟传乐尴尬地笑了笑,“没有。”

        杨芷环看到他手上拿着的那本书,会心一笑:“梦穿越,我给你道个实情。婷玉对你挺有好感的。一接到你的微信,就奔着与你约会。”

        “我……”他想解释,可不知道怎么说好。

        “你今后大胆些,主动些,有门!”

        孟传乐呆了半响才说道:“我真的没有别的企图!”

        “嘻嘻!”杨芷环笑了两声又说:“婷玉可是我们的班花,成绩又好,有好多追求者呢。你可得勤快来些。”

        “我、我真没那意思。”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意思没啥害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