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 第七十八章 蝴蝶与蛇

第七十八章 蝴蝶与蛇

        一个深褐色的小球,朝蔚蓝色大球自转相反的方向飞奔过来。

        在接近大球的瞬间,小球变成红色。它砸在大球北纬三十度的地方。

        紧接着,以撞击点为圆心,掀起来一阵冲击波。

        冲击波所到之处,树木、房子荡然无存,就连尖削的山峰也被荡平了。

        冲击波覆盖了大球约十分之一的面积。一股巨大的尘埃云升上高高的天空。

        海水掀起巨浪,向南半球推去。

        大球各处,喷出炽热的火焰。

        乌黑的浓烟,渐渐尘埃融合在一起。

        蔚蓝色的大球,被乌黑色全部遮住。

        西尔勒看着大屏幕,脸上露出快意。

        “这不再是我的口述,这是升华博士按实际数据设计出来的模拟效果。各位长老,请不要再犹豫了。小行星已在火星周边整装待发,从出发到打击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以后,齐比路就能独自接受神的恩赐。”他得意地说。

        卡里洛再也抑制不住情绪,大声说:“西尔勒,你已经变疯狂了!先别说神如何惩罚你。毁了地球,我们的稀土怎么办?我们的物种怎么办?与齐比路生存息息相关的各类物资如何解决?两者间唇寒齿亡,没有地球,就没有齐比路。这个道理你真不懂吗?”

        格佩勒站了起来:“卡里洛长老,你不用担心,你儿子牛郎弄来的稀土,够我们用好几百年的。物种嘛,我们也储藏了上百万种。要操心的也是以后几百年的事情啦,神自有安排的。”

        西尔勒又奸笑着说:“卡里洛长老,你怎么学会了偷换概念呢?我们是要消灭地球人,并不是要消灭地球。地球的资源,少了地球人的挥霍,这才对齐比路更加有益。各位长老,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白穆达长老也站起来:“你们绝不能这么胡来,神是绝对不会饶过你们的。”

        他是百尼格长老的弟弟,白家选出来的新长老。

        西尔勒走到圆桌旁,“我说了,这件事,全是地球人自己干的,设计是升华博士,按动发射按钮,让去年来的那个地球人,叫李什么的。神是不会怪罪我们的。”

        孟传乐心里一震。

        他知道,西尔勒说的一定是李自衡。自衡,你在那过得怎么样?

        不容孟传乐多想,只见卡里洛怒道:“你怎么能这么自欺欺人呢?”

        西尔勒阴阴笑了笑:“我不想与你这老儿费口舌。今天时间到了,人员也全了。投票,投票!各位尊敬的长老,开始投票吧!”

        孟传乐握住微微冒汗的手。

        钟秀秀用手巾抹着额头的汗水。

        牛天朗脸色严峻,一声不吭。

        卡里洛与白穆达站在一边,西尔勒与格佩勒站在另一边。余下的五位长老,依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会场顿时静下来,静得仿佛能听到每一个人的心跳。

        一个长老站了起来,“你们双方的方案,我都不赞同。”说完,他走到另一角站立着。

        接着,另一个长老也站起身,走到他的身旁,“我也不同意他们两方的。”

        桌旁还坐着三位长老,其中一位是女长老撒尔丝。

        她今天束着高高的发髻,还画了眉毛和眼睑,看上去,立体感更强了。

        紧张的气氛像是与自己无关,她在抚弄着她那长而尖的涂成黑色的指甲。

        蓦地,她感到了什么,说:“好香的花,是蝴蝶送花来了吧?让他到我这来。”

        一个手捧着一大束红、黑两色玫瑰花的人进入了镜头。玫瑰花挡住了他半张脸。

        他尽管没戴眼镜,孟传乐和钟秀秀还是认出他来,异口同声:“李自衡!”

        李自衡把手中的一大束鲜花,放到撒尔丝面前。

        撒尔丝拿起一朵黑色的玫瑰,凑到鼻孔前,“这花真香。我喜欢黑色的。蝴蝶,你种花的技术很高,我还没闻过这么香的玫瑰花。明早你再给我采一筐送到我家,我要用花瓣好好泡个澡。”

        李自衡面无表情:“是的,撒尔丝长老。“

        撒尔丝又拿起另一朵花。

        李自衡退出了镜头。

        孟传乐没来得及去想李自衡,投票的进程,太扣人心弦了。

        又一位长老站起来,走到另一角,“我弃权。”

        接着另一位长老站起身,走到前者身旁,“我也弃权。”

        最后,只剩下女长老撒尔丝了。

        会场的气氛更加紧张。她的一票,决定着齐比路的命运。

        她环顾四周,微微发笑,一副得意的样子,似乎陶醉在自己举足轻重的荣耀中。

        几种主张,都不敢得罪她,深怕她一个反感,投向对方的阵营。

        最后,还是弃权的一位长老说:“撒尔丝大娘,我还得回去喂我的鹦鹉呢,你别磨磨蹭蹭的。”

        撒尔丝鄙夷地看他一眼,然后转面朝西尔勒笑了笑,“我欣赏西尔勒长老的气魄。”说完,她站起身,捧起那束花,欲朝西尔勒走去。

        钟秀秀几乎要尖叫起来;牛天朗落魂似的“唉”了一声。

        当撒尔丝迈起脚步的时候,脚下踩到了一件东西,她低头一看,惊叫起来:“蛇!”

        孟传乐看得真切,那条蛇,正是王清善的假蛇。

        撒尔丝手中的鲜花掉落在地上,将蛇盖了起来。

        她惊魂不定地跑到一旁,用手拍着她高耸的胸。

        长老们都惊愕不已,但都没离开自己的位置。

        卡里洛朝着李自衡退去的方向喊:“还不快来清理?”

        只见李自衡拿着一个篓子过来,将鲜花包住那条蛇放进去,迅速地退出了镜头。

        撒尔丝失去了先前的优雅,神情紧张:“我触犯神灵了,我触犯神灵了。神啊!我做你忠实的奴仆,我弃权。”说完,向弃权的位置跑去。

        孟传乐三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西尔勒大喝道:“这是阴谋,谁在那事先放了蛇?”

        卡里洛说:“进来的时候你没看到吗?有谁事先放蛇了呢?是它自己来的,这是神的旨意!”

        西尔勒气急败坏:“三票弃权,三种意见,谁也管不了谁!”

        “表决没有通过,你就不能乱来。”卡里洛说。

        西尔勒竭斯底里:“不,我要看地球人绝望的丑态!他们哭喊,他们尖叫。啊,太令我兴奋了!这是神的旨意。我不怕被送到神那里,到那里我才能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