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 第七十一章 带着蛇穿越

第七十一章 带着蛇穿越

        梁姨把早餐热了一次,但大家还是没有吃。

        张南笙带着昨天来的两位警察,进到屋里,作了一番更仔细地勘查。

        之后,他对钟秀秀说:“麻烦你帮我们准备一个房间,我们想向大家单独了解些情况。”

        钟秀秀领他们到二楼楼梯口的房间:“你看这房间适用吗?有凳子、桌子,方便你们记录。”

        “好的。”

        他进去转了一圈,出来问:“还有空房间吗?”

        “有,这层楼除了我的卧室,房间都空着。”

        “那就第二间吧。”张南笙说着就往那边走。

        钟秀秀说:“可那没有桌椅板凳。”

        另一个警察说:“我们搬过去就行。”

        钟秀秀不再说什么。

        没一会儿,桌椅板凳搬好了。

        张南笙说:“没叫到的,在客厅等候。梁姨你先来吧。”

        梁姨进去后,张南笙与另一个警察进到屋里,便把门关上了。

        余下的一位警察与大家一块坐在厅里。

        孟传乐心里有些忐忑,他不知道梁姨是否经得起张南笙的盘问。

        当他看到钟秀秀镇静的目光后,心里才松了口气。

        他想:梁姨一定是个有本事的人,要不,她不会充当保护秀秀的角色,更不可能直接与牛天朗取得联系。倒是得考虑自己该怎么应对。

        没几分钟,梁姨神色自然的出来了。

        接下来进去的是孟传乐。

        孟传乐的心,彻底松了下来。

        昨晚待他们情绪稳定后,他考虑到会有今天这一幕,已经与钟秀秀商量对策:估计张南笙会问些什么,如何回答。但他有些担心钟秀秀与人打交道的经验不足,会露出马脚。他先进去后,钟秀秀会听到他回答问题的内容,便可以无缝对接了。

        张南笙第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认识钟秀秀的?”

        孟传乐斜了他一眼,“这与案情有关吗?”他心里咬定: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办法。

        “我说有关就有关。”

        孟传乐没好气地:“我对你这种先入为主有罪推论的办案作风表示抗议。要不是为了寻找李自衡,我真不想搭理你。”

        张南笙的脸微微发红。“好,我接受你的提醒。不过这个问题,的确与案件有关。我们不是怀疑某一个人,我们要从各个方面了解情况。请你配合。”

        “我们是一起听课时认识的。她当时去旁听他爸爸讲的量子力学课。路上问我教室在哪。我们就这样交往了。”

        “后来你怎么找错她的家门呢?”

        “后来我们一块去吃饭。我喝了不少酒后才上她家。朦胧中给忘记了。”

        “你的记忆不是很好吗?诗词比赛得了第一名。”张南笙说。

        孟传乐情绪激动起来:“你这是问题吗?你了解记忆的心理和生理活动吗?你把记忆大师灌醉后,你问他自己姓什么,他都可能答错呢。”

        张南笙看不出对方有意掩饰自己情绪的迹象,干干笑了笑解释说:“请你理解,我这么问自有我的目的。绝不是有意刁难你。也不是事先便怀疑某人与案件有关。”

        “你继续问吧?”孟传乐明显带着情绪。

        张南笙清理了一下手中的笔芯,“发给高婷玉的那微信是怎么回事?你关着的手机也能发微信,你不觉得奇怪吗?”

        孟传乐低下头,不开口。

        张南笙似乎找到了突破口,盯着孟传乐的眼睛像放出一道光:“你说。”

        孟传乐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知道你与婷玉的关系。在这种场合你问我,我不能不答。婷玉各方面也非常优秀。当时我没把握追求得了钟秀秀,在虞苑芬的提示下,自然想找借口与婷玉接触。几条不明不白的短信,都是我自己发的。你年纪也不大,这么说你理解了吧?婷玉和秀秀知道这事,一定认为我很卑鄙。”

        “你放心,我们有职业道德,确保被调查人员的声誉。”他停了停又问:“李自衡到这里住,是你的主意,还是钟秀秀的主意?”

        “是我们俩的主意。也许你不知道,我、李自衡和王清善三人的感情。他俩以为我要考研,都愿意出钱养我。我来这里住了,当然不会忘记他们。恰好钟秀秀喜欢热闹,我们便一拍即合,就邀请大家来住了。当然,最终决定的是她,这里毕竟是她的家。”

        想到李自衡,孟传乐止不住又流出眼泪。

        张南笙看得出这眼泪的真诚,待孟传乐情绪稳定些后,又问了几个别的问题。

        孟传乐一一作答。

        张南笙见问不出什么来,只好作罢。

        ..

        尽管知道李自衡的去向,孟传乐还是幻想着奇迹发生,一觉起来,看到他回到家中。

        过了半个月。大家期待的心,渐渐失去了动力。

        杨芷环已不再流泪,也不再时时都要朝窗口外看一看。她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天晚饭后,虞苑芬告诉大家,她在城北找到了一个新的单位,为了上班方便,她想搬过去住。

        王清善摸摸头:“那我上班不是远了吗?”

        “你是男人,远些算啥?”虞苑芬瞪他。

        孟传乐说:“你当然要就虞美人。这样吧,你中午在这吃饭休息,晚上过去。周末假日什么的,一起回来。”

        钟秀秀也说:“这样好。两边都照顾到。”

        杨芷环对大家说:“我也想搬出去住。”

        大家理解她的心情,她是想换一个环境,不想触景生情。因此,钟秀秀和孟传乐不便挽留她。

        钟秀秀说:“房间给你留着,过段时间再回来。”

        高婷玉说:“我去陪芷环住吧。退的那间房,估计还空着,我们回那去。”

        钟秀秀不再吭声,眼睛含着眼泪。她期待的大家庭,就这么散了。

        高婷玉过来安慰她:“秀秀,我们大家都感谢你的好意。可谁能料到会出这趟事呢。”

        王清善样子挺认真地,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瘦子一定是穿越去了。估计是费用提高了,他没带够钱,一时回不了。看来要打几个月工才能凑够路费。”

        孟传乐顺着他的话:“瘦子一定会回来的,待他回来了,芷环你再回来住吧。”

        杨芷环默默地点点头。

        搬家的那天,王清善进到杨芷环的房间,像找什么东西。

        孟传乐觉得奇怪,问:“大个,你找什么呢?”

        “我找我那条假蛇,看在不在。瘦子穿越前的那天晚上,他问我要那条假蛇。”

        孟传乐心里一震:“哦,有这回事?”

        王清善说:“我现在才想起那件事。我想,是有些异常。要不要与张南笙说一声?”

        孟传乐摇摇头:“这与他穿越挨不上边。”

        虞苑芬说:“不就是一条假蛇嘛,有啥稀奇的,还来找!”

        “那是我俩爱情的见证,怎么不稀奇呢?”

        “稀奇?你早就把它抛到老远去了,要不是我捡回来,你还能见到?”

        “所以它才更稀奇嘛。”王清善说。

        东西清理完毕,也找不见那条假蛇。

        王清善喃喃说:“看来瘦子带着它穿越去了。”

        言者无意,听者有音。孟传乐与钟秀秀对视了一眼。

        孟传乐心里在想:看来李自衡心里是有所准备的。

        杨芷环指着李自衡的物品说:“他的东西就先放在这里吧。他会回来的。”

        孟传乐点点头,“你不带一件走吗?哦,你喜欢他的蝴蝶,你带走吧。”

        “我又不会养,还是你和秀秀帮养着吧。秀秀也喜欢它们。留着做个纪念。有时间,我会回来看的。”

        说着,几个女人拥在一块哭起来。

        孟传乐和王清善在一旁,忍不住流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