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 第三章人间蒸发(上)

第三章人间蒸发(上)

        第二天是周六。孟传乐好好地睡了一个懒觉。

        他醒来想到的第一件事,是要不要给美女一个问候。

        勇敢些,别太吝啬了。

        他又想:要是手机里有她的问候,那才叫爽呢!

        若是有她的问候,说明就靠谱了。我便把她的照片亮出来,让那两个货羡慕一番。

        于是,他突地坐起来,去抓床头柜上的手机。

        微信箱里有几条来信提示,他迅速点进去,可看不见他所希望的。

        世上只有藤攀树,还是我先发给她吧!

        他划动着屏幕,要把钟秀秀的微信号找出来。

        可从顶端查到底端,又从底端查到顶端,都看不到钟秀秀的微信号。他又再查了一遍,仍然找不到。他揉了揉眼睛,再细细地找了一遍,还是找不到。

        “岂有此理!”孟传乐自言自语。

        他启动搜索引擎,输入钟秀秀的词条,结果还是令他失望。

        孟传乐将手机抛到一边,细细回忆加钟秀秀微信时的过程。没发现有哪不对劲的。

        难道是按键失灵没有加上?不会啊!照片都发给她了,加不上怎么能发照片呢?难道是点错键把她删了?不会这么巧吧?

        孟传乐一脸沮丧,后悔当时没把号码记在心里。

        可他还是不死心,又捡起手机,想从那张照片上再查找线索。

        这次,不但令他失望,还令他震惊。他翻遍了手机,竟然找不到那张照片。

        “有中生无,怪哉!”他大声说。

        客厅里正在练哑铃的王清善朝他喊道:“小孟,你在嘀咕些啥?有什么古怪的?”

        还有李自衡,在客厅窗边太阳晒到的地方,弄着箱里的蝴蝶。“我看他才怪哉。昨天早早睡了,今天迟迟不起。萎靡不振,一看就是得了相思病。小孟,你的目标是谁?”

        “去你们的!”

        李自衡仍盯着箱子里的蝴蝶,“我可是过来人。想撩一个女生,会早早上床去憧憬,弄得一晚睡不着。第二天就赖床。说,你是看上哪位了。可别是我们班的那几位丑八怪哟。”

        王清善放下哑铃,揉着臂膀的肌肉:“要找女朋友,还是多到艺术学院那边逛。那边长得最欠的,也比我们学院的美女靓。”

        “得了吧,你们就没见过美女。”孟传乐说着走到客厅:“没空与你们唠叨,吃了早餐我会美女去。”

        李自衡嬉笑:“就你这长不大的模样,也想去会美女?只是自己眼里出西施--自嗨。有胆你带回来让哥们过过眼。”

        孟传乐用鼻子哼了一声,“绝对一百分,你们等着瞧!”说完进了洗漱间。

        王清善抹了抹头发,“小孟还真有点像那么回事。不过可以想象得出,那西施一定不咋的。要不他怎么一声都不敢吭。”

        孟传乐在洗漱间叫道:“王大个,你别诅咒我,我带个美女回来,气死你。”

        王清善长得高大,同学们都这么叫他。

        李自衡用手指顶了顶鼻梁上的眼睛架,“先别说带回家,先亮张照片出来给我们瞧瞧。”

        孟传乐心里懊悔:昨天怎么不把照片给这两个货看看呢,看他们还能说些啥?“瘦子,你等着,一会儿我去拍来发给你,让你眼馋。”

        瘦子是李自衡的外号。

        “就会吹牛。”

        孟传乐洗漱完毕回到客厅,几乎是一口气地吸了一盒牛奶,然后在桌上拿起一块面包,就想出门。

        王清善拦住他:“你真要去见美女,那得注意些形象,你本来就长得不咋的,牙缝里还夹杂面包屑。再丑的美女也懒得理你。吃完漱口再走。”说完得意地抹抹头发。

        孟传乐只好坐到凳子上嚼面包。

        李自衡终于将目光从蝴蝶箱上移开,看着孟传乐,“以后你得学学王大个,头发梳光亮一点,衣服弄整洁一些,保不准还能找个凑合的。”

        孟传乐边嚼边说:“你李瘦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蛋看上去蛮斯文,可戴着的眼镜都流出油来了。”

        他大口把面包吞下,跑到洗漱间“咕噜咕噜”地漱了几口水后,开门溜了出去。

        李自衡擦着眼镜片:“公鸡仔学打鸣了,要不他才不去咕噜咕噜那几下。”

        孟传乐昨晚就想好了去找钟秀秀的借口:问她有没有苏美尔传说的书。

        十三栋离他约百多米的距离,他很快便赶到了楼下。

        在上楼之前,他停脚了一会儿:可不要弄错啦。

        他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门牌。

        没错,是十三栋。

        上楼。

        左手边,201,浅蓝色的门,贴着金边的福字。

        他停下来,学着王大个抹抹头发,又扯扯衣服,才抬手敲门。

        他轻轻敲了三下,没动静;过了片刻,他又敲了三下。

        屋里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是开门的声音。

        他心里高兴着:在家。

        门开了,但不到一尺宽,露出一个比他矮一些的女生粉扑扑的脸。

        “找谁?”

        孟传乐一愣:怎么屋里多了一个人?

        “我找钟秀秀。”

        那女生把脸缩回去,将门收窄了些,“这没钟秀秀,你找错地方了。”

        孟传乐深怕她就此把门关上,立即用手顶住门,“这不是十三栋201室吗?”

        那女生上下瞅了瞅孟传乐,“是呀,可这没有你说的钟秀秀。”

        “有,她住在这里!别开玩笑啦。”

        那女生神情挺认真地:“我真没与你开玩笑。我面熟你,你也是海大的学生,要不然我早把门关了。”

        孟传乐陪着笑脸:“我昨天刚来过,她就住在里面。”

        女生看孟传乐的神情不像讲假话,“你等等,我问问她们俩,是谁领你来的。”

        说完,她转头到屋里,“你们俩,是谁带帅哥来过,人家找上门来了!”

        屋里一前一后传来两句:“不是我。”

        孟传乐不禁一怔:怎么里面还住着两个人?

        女生转过头来,“她俩不承认,”说完嘻嘻一笑,“你就进去抓吧,把不认账的人揪出来!”说完将门完全打开。

        孟传乐朝屋里一瞅,顿时呆住了,嘴型成了个O字。

        屋里的陈设与他昨天看到的大相径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