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太阳系的秘密档案 > 第二章水仙花

第二章水仙花

        钟秀秀走路的姿态很美,且充满朝气。

        孟传乐自然会找话题。“我能问你一个个人问题吗?”

        钟秀秀扬起脖子:“不会是问我是否已交男朋友吧?”她晃了晃脑袋,“若是这个问题,我才不告诉你呢。”

        “不是,不是。我是想问你是哪里人?”

        “你猜!”

        “我猜不出。可能与阿娜尔罕同村吧。”

        钟秀秀轻声地:“我是小地方来的。那地名你一定没听说过。”

        接着,她狡黠地看了孟传乐一眼,“爸爸说了,少与陌生人透底,现在的男人不老实。”

        “告诉你,我们是同学,不是陌生人!”

        钟秀秀一副世故的样子:“只一面之缘。现在骗子的性子好着呢。还是小心为上。”

        孟传乐无奈,心里想:是自己的期待太高了,白富美,自然不会与我深交。

        他的期望值降低了一档,只好挤出一个笑脸来回应她。

        钟秀秀问:“你听说过苏美尔吗?”

        “你说的是最早的两河文明发源地吧?你是那的人?”

        “看来你的历史知识不赖。我不是那的。”

        “那你怎么这么问?”

        “我突然想到了他们的传说很有趣。”

        “哦?”

        孟传乐心里嘀咕:看她的长相像西亚人,难怪她说我不懂那个地方的名。可她的华国语讲得比我还好,没在华国呆上十来年,讲不出这么地道。

        他们边走边聊,来到了钟秀秀住的楼前。

        那栋楼的确与众不同,仅有一个单元,旁边还有两棵大树,特别好记,也特别好找。

        “考考你的记忆。你还记得我的房号吗?”钟秀秀停下脚步问。

        “嘿嘿!不怕你笑话,我的注意力全在水仙花上了,没记住。不过十三栋我记得很清楚。是二楼吧?”

        “201,记住啦。下次你自己来,可别敲错了门。”

        接着,凑近孟传乐的耳边轻声说:“隔壁住的是个脾气很怪的寡妇,你若是敲到她的门,够你受的。”

        孟传乐心里甜滋滋的,期望值升高了一档:在邀请我下次再来呢,可以肯定她对我的感觉不错。

        “不会记错啦。201,二楼一号房。”说着他就要上楼。

        “别急!”钟秀秀拦住他,“我得先数数我的水仙花开了多少朵。”

        说完,她凝神闭气,动着手指数数。

        “你这么数?”孟传乐想笑,“你可别说你有特异功能。”

        钟秀秀没理会他,过了一会儿才说:“36朵,还有两朵半开的。”

        “你真能数?”

        “亏你是学化生的。蝙蝠靠超声波辩路,响尾蛇靠红外线识物。人当然也可以有这样的功能。不信我们打赌。”

        “赌就赌。赌什么呢……赌刮鼻子。”

        “刮鼻子?怎么刮?什么意思?”

        孟传乐将食指弯弓,从上到下刮自己的鼻子给她示范。“就这么使劲刮,愿赌服输。”

        “行!”钟秀秀毫不犹豫。

        “可是……”

        钟秀秀疑惑地看着他。

        “你没整容吧?若你鼻梁是垫高的,我可不敢刮。”

        钟秀秀把他的手拿到自己鼻梁旁,“你摸摸,是真是假。”

        孟传乐立即将手收回来:“你可别说我是咸猪手。”

        “不说。”

        孟传乐捏了捏她的鼻子,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用力一扯。

        “啊!疼死我啦。坏小子!”

        “哈哈!是你叫我的。”孟传乐说着跑离了几步远。

        钟秀秀温怒地瞪着他:“你记着,我说对了非刮掉你鼻子不可。”

        两人上到二楼。

        左手边是一号房,门是浅蓝色的,没有观察孔;最醒目的是门上贴有一个框金边的福字。

        孟传乐心里默默记着。

        一进屋,水仙花的香味扑鼻而来。

        孟传乐看到了放在客厅当中茶几上的一盆水仙花;茶几旁是一张双人布艺沙发。

        钟秀秀指着水仙花说:“你看,长得多好。”

        一朵朵洁白的花吐着淡黄色的花蕊,像在笑迎客人。

        孟传乐得附庸风雅,快步走上前去观赏。

        这时,花丛中飞出一只白色的蝴蝶。

        “哟!还有蝴蝶呢。我没关窗,它闻到香气飞来了。好可爱啊!”

        孟传乐心想可爱的是人,便一语双关:“真迷人,蝴蝶都引来了。”

        钟秀秀似乎没听懂,用手想去捞蝴蝶。

        蝴蝶飞到窗边,站在窗沿上。

        “你去数,我接盅水浇花。认真些,别数错了。”说完她走进厨房。

        孟传乐心想:我还真不信了,一大束花,你还能说得这么准。

        他还没数完,钟秀秀就回来了。她轻轻地将水倒入钵中,深怕干扰了他。

        孟传乐数了两遍,结果与她说的一样。而且两朵半开也说对了。

        他惊奇问:“你说的对!你真的能看到吗?”

        钟秀秀狡黠地看着他:“主动把鼻子送过来。”

        孟传乐沮丧:中圈套了。这几朵花,她还不天天都数啊?她当然也观察到了花开的速度。

        愿赌服输,他只好把鼻子送过去。

        钟秀秀将食指弯弓,对着他的鼻子就是一刮。

        孟传乐迅速将头微微一缩,手指从鼻梁轻轻划过。

        他嘻嘻笑起来。

        钟秀秀像受了极大委屈似的一蹬脚,“你耍赖,这不算,重来!”

        孟传乐看她生气地样子,只好又把头伸过去。

        这一次,钟秀秀用另一只手,揽着他的后脑勺,防止他再缩回去。

        孟传乐“啊”叫起来。

        可出他的意料。钟秀秀的手指,依然是轻轻地划过他的鼻梁。

        与其说是惩罚,倒不如说是奖赏。肌肤相触之际,说不出有多么的愉悦!

        孟传乐感到面前这位美女,心地善良,心胸宽阔。

        钟秀秀接着说:“好啦,帮我照一张相,伴着水仙花的。”

        孟传乐眼珠子打了个圈。

        “用我的手机吧,我熟悉操作。”说完掏出手机,做好照相的准备。

        “用谁的都行,只要照得好。”

        她说着蹲下身,将头椅在茶几上,并排着水仙花。

        “照相不看技术,看长相。你比花还美,我想照不好都难。”

        “你别油嘴滑舌的,要好好照。一次过,照不好我刮你鼻子。”

        孟传乐调了调距离后按下快门。

        钟秀秀看到照片后说:“还不错。加我的微信,把照片发给我。”

        孟传乐心里暗暗得意,期望值再升高了一档:呵呵,相片和微信到手了。

        加了微信发了照片,钟秀秀说:“喝杯咖啡吧。我到厨房去煮。”

        “不用这么麻烦,喝杯开水就行。”

        “哪能呢?你第一次来。我马上煮,很快的。”说完,钟秀秀又进了厨房。

        孟传乐闲着无事,便打量起房间来。

        这是两室一厅的套间。两个房间的门都开着。

        一个房间几乎空着,放着几双鞋子和一把雨伞;另一个房间是主卧,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书架,一张书桌。床上放着一个挺大的大熊猫娃娃;书桌上摆着一台手提电脑。标准的女生宿舍。

        此时,孟传乐感觉到了一些困意。昨晚没睡好,今天又长时间的兴奋着,静下来后,便产生了睡意。

        当钟秀秀把咖啡端过来的时候,孟传乐已靠着沙发迷糊蛮久了。

        “看你困的。还想着昨晚梦见的女儿国的公主吧?”

        孟传乐心里一怔:昨晚自己的确玩了一晚星际旅行的游戏,还把游戏带到梦里,梦到自己当上了星球王国的女婿。难道她真有特异功能吗?

        “喝完咖啡就回去吧。我不留你吃午饭了。我还有事要办。”

        孟传乐觉得还没达到目的,要趁热打铁。“晚上呢?若你空的话,我请你。”

        钟秀秀摇摇头:“我吃不惯外面的东西。以后有时间,来我这里我们自己弄。”

        听到这话,孟传乐快要乐晕了。

        钟秀秀看着孟传乐出门一步三回头的样子,脸上又露出了诡谲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