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74章 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缺席

第74章 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能缺席

        她觉得,可能是在包厢时激怒了那个疯批,所以他才会想对唐禹下杀手。

        不然仅仅只是误会他是她男朋友,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

        “以免你再受到伤害,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接触了。”

        唐禹原本想伸出手扶她起来,闻言整个都僵住了。

        红毛看看两人,掩嘴轻咳一声,一副秒懂的神态。

        “锦婳,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唐禹眼眶微红,“难道只是普通同学都不行了?”

        “唐禹,我们就像两条直线,或许中途会有相交的点,但因为终点不同,终究是有分道扬镳的一天。”

        锦婳有些不忍看他受伤的脸,“今天这种事我想你自己也不愿再经历了,只有离我远一点,你才不会再受到伤害。”

        唐禹想说:你又怎么知道他们的终点一定不同?

        可是想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面对于光栋他们时那绝望无助的感觉,这话他终究没勇气说出口。

        唐母已经拉着他往回走,嘴上却是骂骂咧咧的回应锦婳的话:“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话,以后再让我看到你骚扰我儿子,我跟你没完。”

        “行了,你也少说几句,人家还是个小姑娘呢……”唐父无奈的声音从病房里传出来。

        唐母冷哼:“难不成你也对那小蹄子动心了?也不想想你儿子今天都被打成什么样了,竟然还帮着人家说话。”

        “行行行,我错了行吧,你快别说了,儿子要休息。”

        ……

        天色已晚,红毛跟着她一同出了医院,双手插着兜,走路有些吊儿郎当的,偷偷观察着锦婳的神色,“你还好吧?脸疼不疼?”

        “再疼能有唐禹那浑身的伤疼?”

        锦婳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明灼,你也回去吧,别再跟着我了。”

        “这么晚了,不用我送你吗?”

        锦婳摇摇头,“我想自己走走。”

        “行,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啊。”陆明灼也没强留,挥手道:“记得转钱啊,还有改天记得把饭补上,都拖欠多久了。”

        “……”

        告别陆明灼,锦婳延着街道往回走,晚间的风很凉爽,连带着她脸上燥热的痛意都消散了不少。

        为什么重活一世,她在他面前还是那么被动?

        这个疯子,真的是连毫不相干的人都下得去死手,再这么下去,她身边的人还有安生日子好过吗?

        兜兜转转,还是要回到上辈子的老路上?

        不!

        她不要!

        想到家里那个爱絮叨的母亲,和为了梦想不断努力的简怀玉,锦婳内心坚定起来。

        如果她自己都认命了,谁来带他们走出原设定的困境?

        明明……明明她跟简怀玉很多时候都已经摆脱剧情,做了很多很多突破设定的事情。

        说明要改变也不是很难。

        没得到的时候她还能狠狠心放手,可是现在……她只想跟简怀玉在一起,哪怕是虚与委蛇,也不愿再跟别人有任何牵扯。

        而且一旦她放手,简怀玉必然又会走上黑化的路,而且很有可能比上一世黑化的更快。

        思及此,锦婳拿出手机,按照记忆中的数字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正准备播出时,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响起。

        她扭头望去,便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靠近。

        锦婳微微一怔,呆愣在了原地。

        简怀玉将车停在路边,取下头盔,身姿干脆利落的下车,朝她走了过来。

        “你……你怎么在这里?”

        锦婳下意识的顺了顺头发,遮住被打了的右脸。

        可还是被简怀玉给注意到了,他双手捧着锦婳的脸,眉峰皱的紧紧的,“怎么回事?谁打的你?”

        “没……刚路边有人吵架,我劝架被不小心打到了。”

        简怀玉拧着眉,满脸的不信。

        锦婳眼神躲闪,挡开他的手,垂着脑袋看地面,“怀玉哥哥,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他不应该是在店里忙工作的吗?

        “我们等你一晚上了,你一直不回家,也不接电话,我只能出来找你了。”

        “啊?”锦婳惊诧的抬眸,“你等我?你在我家等我?”

        简怀玉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怕自己手上的茧弄疼她,都不敢太用力,无奈道:“傻瓜,今天是你生日你忘了吗?”

        “生……生日吗?”

        这个锦婳还真忘记了。

        她跟荣子皓在一起七年,从来没过过生日,死后又在这个世界徘徊了数十年,早就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

        “所……所以你特地请假回来给我过生日吗?”

        结果她在外面跑了一天,都半夜了还没回家,锦婳瞬间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

        “没有,我没请假。”

        “那你旷工啊?”锦婳瞪大了眼,“不怕交不上货了?”

        简怀玉被她的样子逗笑,清朗的笑声在耳边回荡,“傻瓜,你看看今天都几号了,那翡翠我已经雕好交货啦。”

        “……”

        锦婳挠了挠脑袋,因为荣子皓的出现她方寸大乱,还真没注意到这事儿……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所以……你那么赶,是为了能陪我过生日吗?”

        “今天可是你二十岁生日啊,多么重要,我怎么能缺席?”

        简怀玉牵着她的手,“走吧,先回去了。”

        锦婳望着他高挑的背影,鼻尖有些泛酸,哪怕当时在医院被唐母谩骂扇耳光她都没哭,可是此刻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外涌。

        简怀玉,你这么好,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呢?

        锦婳坐上摩托车后座,接过他递过来的头盔,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啊?”

        “冯姨一晚上把你那些能联系的朋友都联系了,谁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我给你发消息你也不回,想到上次跟你一起来找我那几个同学。

        就想着碰碰运气,结果他们说你刚从市医院出来,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本来以为你是打车走的,我就准备直接回去了,谁知道会在路边看到你啊。”

        冯明芬一晚上打她电话都打爆了,所以简怀玉才会选择发信息。

        锦婳听的心里一阵愧疚:“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题外话------

        婳婳二十了,到法定结婚年龄了,哈哈哈(*^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