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73章 欠他一个道歉

第73章 欠他一个道歉

        “什么?”

        众人趴在窗户往外一看,十几辆车朝这边过来了,除了面包车商务车以外,还有几辆警车。

        “卧槽,怎么还有警察啊,谁报警了?”

        “不知道啊,现在怎么办?”

        “操!真特么糟心。”

        于光栋吐了口唾沫,“赶紧把该毁的东西都毁了,绝不能让警方拿到致命证据……”

        然而他一回头,那几个人跳窗的跳窗,下楼的下楼,早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

        于光栋没办法,想先毁了摄像机,里面可是有录像的,绝不能落警方手里。

        结果他刚跑进来,一道劲风袭来,砰的一声,一张椅子砸在他头上,直接碎成了一块一块的。

        于光栋身体晃了晃,脑袋一阵阵眩晕,鲜血从额头流了下来,直接倒在了地上。

        唐禹靠在墙上直喘气,浑身都在痛,刚才拎椅子已经耗光了他所有的力气,这会儿连走路都困难了。

        要不是刚才被揍的时候手上的绳子绷断了,他还真爬不起来。

        ……

        锦婳在赶过来的半路上接到了红毛的电话,说人已经救下来了,绑架的人跑了几个,警方封锁了老城区,正在全力搜捕剩下的人。

        受了伤的唐禹和于光栋被先行送往了医院。

        锦婳立马让司机掉头,直接先去了他们要去的医院等着。

        冯明芬打电话过来问她为什么还没回家,怕说实话让她担心,她只能撒谎道:“在同学家复习功课。”

        “哪个同学啊?家在哪儿?”冯明芬刨根问底。

        这招数锦婳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到大都这样,于是直接报了余潇的名字。

        大不了等下挂完电话她立马跟余潇说一声,让她帮忙兜着点。

        然而冯明芬却道:“我刚问过余潇了,她说没跟你在一起。”

        “???”

        锦婳满头问号,瞬间沉默了。

        完了,查岗招数升级了。

        “说!这大半夜你在哪儿鬼混呢?这半学期你总是神神秘秘的,以前是不是也拿这些话糊弄我呢?”

        “没……”

        医院已经近在眼前,锦婳忙道:“妈,我现在有点事,要不等我回去再跟你说?”

        “不行,你现在就跟我说清楚,你是不是偷偷在外面跟人约会呢?”

        “怎么可能?”锦婳矢口否认,“妈,你要相信你闺女……”

        “我信你个鬼,赶紧给我滚回来,不然我抽死你。”

        锦婳:……

        没爱了。

        唐禹他们是红毛和两个警察送过来的,作为受害者,他还需要配合问话。

        看到他鼻青脸肿的,一身的伤,走路都不太方便,锦婳心里有些内疚。

        他终究……还是因她而受伤了。

        唐禹的父母也接到通知,匆匆的赶来了医院,好在经过检查他都是些皮外伤,没有伤筋动骨。

        听见医生的话,锦婳提着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肚子里。

        “都跟了一路了,怎么不进去?”红毛站在她身旁,一脸疑惑的问。

        作为提供重要消息和报警的人,在唐禹和于光栋接受诊治时,她已经被警方盘问过一轮了。

        锦婳靠在墙上,“我去了能说什么?他是因为我才被打成这样的,我是去道歉还是安慰?我又有什么立场去说那些话呢?”

        她知道自己欠唐禹一个道歉,无论前世或者今生。

        可是她害怕看见唐禹那双明明痛苦却故作无所谓的眼睛,她害怕听到唐禹说‘没关系,不是你的错’。

        他的大度,会让她内心的罪恶感越来越深。

        她知道逃避不是办法,可她自己心里也委屈,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因那疯批一直背负着对别人的罪恶感。

        “锦婳?锦婳是谁啊?那些人为什么会因为她这么对我儿子?”

        唐母如洪钟般的嗓音从病房内响起,盘问过程的警察随口道:“锦婳就是报警的人,小姑娘一直在外头等着呢。”

        唐禹闻言眸光微动,朝病房门口看去。

        来的时候他只是匆匆瞥到过她一眼,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她居然还在。

        唐母已经如起身朝门外走去,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锦婳身上,满脸的不善,“你就是他们口中的锦婳?”

        锦婳抿了抿唇,“是我……”

        啪——

        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她脸上,巨大的力度直接将她的脸打的偏了过去,差点因为不稳直接撞在墙上。

        红毛惊呆了,连忙上前:“阿姨,你有话好好说,怎么还打人啊。”

        “我打的就是她,凭什么她招惹了人自己好好的,而我儿子却被打成这样,要不是警察去的及时,那些人都要打死他了。”

        唐母怒气冲冲的瞪着她,“你自己小小年纪不学好,在外面招惹了人,却要连累我儿子,我打你一巴掌还算是轻的了呢,跟我儿子那一身伤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抱歉,阿姨,这次的事确实是因我而起,是我对不起唐禹,如果打我能让你出气,你就打吧。”

        “这种事你往自己身上揽什么,你也是受害者啊。”

        红毛为她打抱不平,“阿姨,咱们做人要讲道理,那些人行凶是他们的不对,锦婳一个女孩子能怎么办?

        她今天为了这事奔波了一整天,要不是她找出线索,你以为我们能那么快找到你儿子吗?”

        唐母冷哼一声:“说明她还算有良心,可这也改变不了她害了我儿子的事实。”

        “妈。”

        唐禹拖着伤体来到门口,无奈的喊了一声,“这件事跟锦婳没关系,人家铁了心要对付我,有千千万万种理由。”

        “你到现在还帮她说话。”唐母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警察和唐父也赶紧上前调停,唐母这才闭了嘴,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垂泪。

        “锦婳,你……”

        看到她脸上的巴掌印,唐禹有些过意不去,“抱歉,是我妈太冲动了,我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该道歉的人是我,本来就是我对不起你。”

        他这次只是挨了顿打,受了些皮外伤,可上辈子却是被藏獒抓挠撕咬的全身都是血淋淋的伤痕。

        虽然最后抢救的及时,捡回了半条命,可脸上身上到处都是狰狞的伤口,据说因为那次的事件心理失常,他父母带他去国外治疗。

        那时候的她自顾不暇,自然也没办法去了解他后面的情况。

        锦婳朝他深深鞠了一躬:“虽然我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但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题外话------

        婳婳挨打我也心痛,但只有让她自己觉得和唐禹两不相欠了,才能真正的卸下心里的重担。

        她已经因为他愧疚了一辈子,这一世该放下一切,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