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72章 这么狠的吗

第72章 这么狠的吗

        咚的一声,锦婳刚好摔在沙发和桌子的缝隙间,痛的哎哟一声,埋怨道:“就算你不愿意,也别打人啊,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

        还怜香惜玉呢,他没给她一酒瓶爆头已经很温柔了。

        荣子皓只觉得全身都不自在,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上面爬,他强忍着心里的不适,低喝一声:“滚!”

        “好勒,马上滚。”

        锦婳爬起来就往外跑,到门口时又急匆匆倒了回来,“那唐家那二傻子你放还是不放啊,要是放的话拜托你别告诉他我刚说的话哦,不然我俩真得分手了。”

        “滚!!”

        一个酒瓶扔过来,锦婳连忙闪开,看着那酒瓶在墙角四分五裂,碎片乱飞。

        她吐了吐舌头,翻了个白眼,直接拉开门离开。

        还好她穿的是长裤,不然刚才腿就被碎片划伤了。

        她一出去,外面的保镖便齐刷刷的朝她看了过来。

        锦婳立马扬起笑容,还冲他们眨了眨眼睛,“各位小哥哥真是辛苦,还在罚站……呸,是还在站岗呢?”

        保镖们:“……”

        包厢门没关,隐约传出荣子皓暴躁的发泄声,东西砸的劈啪作响。

        特别是锦婳吃过的那盘水果,直接被扔在了门口,各种水果摔得满地都是。

        锦婳只是瞅了一眼,便赶紧走了。

        和他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荣子皓的雷区在哪儿她最清楚不过了。

        这货有感情洁癖,而且对水性杨花的拜金女特别反感。

        因为在他眼里,除了他母亲以外,荣君震的几任老婆都是使用各种手段上位的拜金女。

        不仅身体肮脏,灵魂也肮脏。

        当初她可是跟别的男人说几句话,他反应都特别大,要她立即去洗澡消毒。

        今天这番操作荣子皓别说喜欢她了,估计得有心理阴影。

        锦婳去卫生间洗掉脸上的妆容,解开腰间的结,从里面拿出一个微型摄像头出来,揣进裤兜里。

        一边往外走一边给红毛打电话:“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找到人了吗?”

        “我朋友只是查到他们大概去了西边老城区,但是具体位置还没查清楚,估计还得费上些时间。”

        “你让他们着重查一下有旧工厂的地方,我在关押唐禹的地方看到窗户外有很大的烟囱,等下我传段视频给你。”

        “好,你动作快点,”

        两人匆匆结束通话,锦婳不确定荣子皓是会对唐禹失去兴趣而放人,还是会因为愤怒而拿他发泄,所以只能尽快找到人。

        ……

        陈旧的小楼中,于光栋带着几个小弟围坐在一张掉了漆的桌子前玩扑克牌,一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人拿着望远镜站在窗前观察四周。

        “于少,这都晚上了,荣少爷那边究竟好没好啊?”

        “你急什么,荣少爷办事还能失手?”

        于光栋嘴角叼着烟,没好气的斜了他们一眼,“你们就安心待着吧,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受到荣少爷的重用,好心带你们哥几个发财,今天这事要是办好了,回头都重重有赏。”

        “嘿嘿,谢谢于少,您可真是我们的贵人。”

        以前在他们眼里,出手阔绰的于光栋就已经是富二代本代了,没想到还有比于光栋还要牛逼的富二代,让他都要卑躬屈膝的讨好。

        能有机会傍上这种人,那可是他们几个的荣幸。

        正说着,于光栋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拿起一看,竟然是荣子皓,于是立马给大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通了电话,嘿嘿笑着:“荣少爷,那锦婳是不是乖乖听话,答应您要去公盘啦?我就说这办法好,绝对能让她服从。”

        “呵……”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冷笑,“于光栋,你办事之前都不先把人调查清楚的?”

        “什……什么意思?”于光栋笑容僵在脸上。

        “就她那种女人,能为了这小子妥协?”荣子皓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屑。

        于光栋有些懵逼,那种女人?

        哪种女人啊?

        锦婳怎么他了?

        “荣少爷,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怎么把人抓回来的,就怎么给我送回去,处理干净点,往后要是让我听到什么风言风语,你应该知道会怎么样。”

        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于光栋傻眼了。

        难不成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于少,你这是什么表情?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有人问道。

        于光栋烦躁的挠了挠头,“荣少爷让我们把人送回去,这是什么意思?那咱们不是白忙活了?”

        众人面面相觑:“那咋办,这小子看过咱们的脸,回去肯定会想办法报复的,荣少爷要是不护着咱们,咱们可怎么办啊?”

        “闭嘴,烦死了。”

        于光栋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好不容易逮到个可以让锦婳痛苦的机会,结果就这么半路断了?

        于光栋左思右想,忽然想到:“……他刚才不止让我放人,还让我处理干净点。”

        “什……什么意思?”

        “这个处理不是我想的那个处理吧?”

        “杀人可是犯法的,我们还这么年轻,要是背上人命以后可怎么生活?”

        这些人都是散打俱乐部跟于光栋关系好的,一个个都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原以为这次的任务就是绑架个人教训教训就了事了。

        谁知道要沾上人命,顿时大家都有了退意。

        于光栋一巴掌呼在他脑袋上,“你是不是傻,都说了要放人了,怎么可能直接弄死,说不定他是想暗示我们放之前可以先收拾一顿。”

        “那……那还差不多,吓死我了。”

        打人他们擅长,可是杀人真不敢。

        于光栋思来想去,也觉得自己想的没错。

        不能得到锦婳,把她男朋友打个半死不活的,也算是出了一口气。

        “赶紧动手,省的夜长梦多。”

        这里的房子隔音不好,他们在隔壁说的话唐禹都听见了,见他们进来,再次挣扎了起来,拼命的摇着头,眼底尽是绝望。

        “兄弟,你也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跟谁在一起不好,偏偏找了锦婳这个人。”

        于光栋想着结束后去邀功,所以把旁边的摄像机也给打开了,准备把他们揍人的过程录下来。

        没一会儿屋子里就传来了破碎压抑的呜呜声。

        就在这时,望风的小弟跑了进来,“于少,不好了不好了,好像有人过来了。”

        ------题外话------

        别慌,这货下一章就领盒饭了。

        宝们没事可以点点书里的广告,不用看完,点进去立马退出来都行,能为飞鱼增加收入?(¥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