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66章 你这个傻子

第66章 你这个傻子

        桌上的紫翡已经成型,只有一小部分还需要雕刻。

        袅袅云雾间,古木遒劲,意境空远。

        仙峦叠嶂,穹羽高悬,一派庄严景象。

        几只形态各异的仙鹤盘旋其中,还有送桃童子,玉质油润细腻,梦幻的紫色高雅大气,不与尘俗。

        锦婳心间一荡,眼底满是惊艳,指尖从精雕细刻的一颗不老松上划过,“我的天,这真是你雕的吗?好漂亮啊。”

        她曾经跟着荣子皓步入翡翠圈子,也见过不少大师的玉雕作品,自认眼光还是很高的。

        可眼前这个仙鹤献寿图巧夺天工,浑然天成,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刚入行三年的学徒雕刻出来的。

        简怀玉喝着鱼汤走过来,“那块儿是老师雕的,这边的山峰楼阁才是我雕的。”

        “那也很厉害啊,这奇峰峻岭这么逼真,很考验技术的呀。”

        锦婳踮起脚尖,在他脸上吧唧一口,笑得开怀,“玉哥哥棒棒哒,我可真有眼光。”

        简怀玉被她逗笑,多日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只觉得上下眼皮子都在打架。

        他揉了揉锦婳的脑袋,“乖,先回去,等过几天我忙完了再陪你好不好?”

        “你又要工作啦?”

        锦婳看了眼他的保温桶,鱼汤都还没喝完。

        而且她看的出来,简怀玉已经很困了,精神明显不在状态。

        简怀玉没说话,一口将剩下的鱼汤全都喝掉,拿去洗手台那边清洗。

        锦婳跟过去,满脸的不赞成,可她没直说,因为她知道简怀玉这个人有多执拗,自己决定好的事很难改变。

        “你离交货还有多长时间啊?”

        “三天。”

        简怀玉将洗好的保温桶擦干,递给锦婳,“婳婳,麻烦你帮忙带回去一下。”

        “跟我之间还这么客气做什么。”

        锦婳注意到洗手台边的洗漱用品,是男士用的,眸光微黯,他还真在这里过夜了……

        “我看你剩下的部分也不多了,再陪陪我好不好?”

        她勾着他的小手指撒娇,“你都好久没好好跟我说说话了,我每次想你就在外面街道上转转,可是怕打扰到你也没进来,你就一点都不管我的感受吗?”

        看她说着说着都快哭了,小脸上满是委屈,简怀玉内疚的不行,连忙将人拉进怀里,“对不起婳婳,我知道最近是疏忽你了,过几天我……”

        “五分钟,就五分钟好不好?”锦婳打断他的话,抬起水汪汪的眸子望着他。

        那雾蒙蒙带着恳求的眼神瞬间让简怀玉破防,“好。”

        锦婳立马开心的笑了起来,讲他拉到那边躺椅坐下,上面堆放着一床薄毯,看样子他平时休息就在这儿。

        牵着他经常握雕刻刀的手,轻轻揉着手腕关节和大拇指虎口关节处,开始绘声绘色的跟他说着最近学校的趣事。

        这样的场景让简怀玉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锦婳,两人之间相差了五岁,只在小学的时候同校过一年,初高中的时候都是分开的。

        可是锦婳经常会以他妹妹的名义去学校给他送东西,放学后就坐在操场外看他跟别人打篮球,然后两人一起迎着黄昏的夕阳回家。

        她也是这样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天马行空,什么内容都有。

        “你的头疼不疼啊?要不要我给你按一按?”锦婳忽然问道。

        简怀玉摇了摇头,“不疼。”

        “天天熬夜怎么可能不头疼,没事,你不用怕麻烦我。”

        她已经绕到简怀玉后面,指腹按在他太阳穴上轻轻揉了起来。

        简怀玉想拒绝,可是……真的真的……好舒服……

        舒服到眼皮越来越沉重,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

        听着他均匀缓慢的呼吸声,锦婳撇了撇嘴,“连五分钟都熬不过去,还非要挺着不休息,真不知道你那么赶是为了什么,也不怕临到最后关头出了问题。”

        然而她的吐槽,简怀玉注定是听不到了。

        “锦婳妹妹。”

        蒲安曼出现在工作室门口,手里端着一杯冒着悠悠热气的水杯,一阵清香浓郁的香味传了过来。

        锦婳抬头看去,蒲安曼已经端着茶过来了,看到躺椅上已经睡着的简怀玉,脸上露出了笑容。

        “我帮你泡了杯茶,就放这桌子上了啊。”

        “谢谢。”

        “也幸亏你来了,不然我们都劝不了他,看他成天那么熬夜,我也很担心。”

        锦婳低头看着简怀玉的睡颜,手上的动作依然没停,轻声道:“他是担心完不成,蒲老先生会因此进行三倍赔偿吧。

        这单子是他出面帮蒲老先生谈下来的,若真的完不成,他会内疚一辈子。”

        “他给自己压力太大了,其实我跟爸爸都没怪过他,发生这种意外,谁也无法预料到。”

        锦婳对她笑了笑,“我能留在这里陪陪他吗?我怕他等下还没睡多久就又惊醒了。放心,我不会乱动这里的东西。”

        “没事没事,那你随便坐,我下去看着店。”

        蒲安曼很好说话,转身就下了楼。

        锦婳坐在小板凳上,重新握住简怀玉的手。

        他真的长得很好看,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可是这段时间把人都熬瘦了,憔悴了许多,那浓密纤长如羽扇的睫毛下,有着跟手指差不多宽的黑眼圈,手上也都是茧子,还有几道新的伤口。

        看着看着,锦婳心里便不由得泛酸,眼底氤氲着水汽。

        “你真是个傻子。”

        ……

        简怀玉这一觉睡得很沉,梦里看到了小时候的锦婳,胖乎乎的小手上捧着几朵奄巴巴,从树上掉落的玉兰花,开心的跑到他跟前。

        “玉哥哥,你长得跟这花一样好看,等我长大了要嫁给你做老婆。”

        他无奈笑着问:“小屁孩一个,你都是哪里学来的这些话?”

        “我这么聪明,哪里需要跟别人学?”小锦婳傲娇的扬着下巴,“才不会告诉你我看了电视呢。”

        简怀玉顿时被她逗得捧腹大笑。

        然而画面一转,长大成人的锦婳一脸冷漠的看着他,“我喜欢的人从始至终都是他,你别再自作多情了,以后不要来找我。”

        “不,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信,你跟他在一起明明就不开心,是不是那小子胁迫你?”

        ------题外话------

        【人物年龄设定】

        现男主怀玉哥哥:24岁

        现女主锦婳:19岁(即将20)

        原男主荣子皓:18岁

        原女主江晚意:16岁

        (疯批原男主即将出场,修罗场等着你们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