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65章 会不会不喜欢他了?

第65章 会不会不喜欢他了?

        “婳姐姐,婳姐姐,阿姨回来啦~”一个小男孩急匆匆的跑过来。

        “做得好,小豆子。”

        锦婳摸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他,然后转身跑回了屋里,开始背诵英语单词。

        刚进门的冯明芬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屋拿了什么东西,便又走了出去。

        锦婳趴在窗口瞅了又瞅,愣是没看清她到底是回来干什么的。

        听到大门外小电驴的声音响起,锦婳立马放下了手里的书,噔噔噔的跑了出去。

        “小豆子,小豆子,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我妈拿什么东西了?”

        一群小屁孩齐齐摇头,表示不知道。

        “……”

        真是问了也等于白问。

        不过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锦婳便也没放在心上。

        忽然,锦婳看到简母从巷口走过,手里还拎着一个保温桶,连忙跑了过去,“阿姨,您这是……准备出门?”

        其实她想问是不是要去给简怀玉送吃的,可那样太直接了。

        “婳婳呀。”

        看到是她,简母脸上露出了笑容,可是想到上次误会她和简怀玉……又觉得挺尴尬的。

        她摸了摸手上的保温桶,轻叹一声道:“怀玉这孩子最近忙到日夜颠倒,直接歇在店里了,我听蒲家丫头说,昨天帮他热了好几次饭,他都没吃,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他忙到连饭都不吃了?这是要成仙吗?”

        锦婳顿时又气又急,难怪最近他连消息都不回了,知道他忙她也就没再继续发消息骚扰他。

        结果没想到忙成这样……

        “谁说不是呢,这样下去他身体哪能受得住,这不是刚给他熬了点鱼头豆腐汤,准备给他送过去盯着吃。”

        “阿姨,正好我也有事要出去一趟,而且也顺路,我帮您送去吧。”

        “啊?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了?”

        简母嘴说说着怕麻烦,行动倒是利索,直接把保温桶塞锦婳手里了,“那你快去吧,你们年轻人好沟通,你也帮我多说道说道他。”

        “……好,行,我知道了。”

        看着简母乐呵呵的往回走,锦婳突然有种被套路的感觉。

        挠了挠头,可终归还是担心简怀玉,她连忙回家锁了门,骑着自己新买的小电驴去了蒲氏玉器行。

        蒲安曼坐在柜台前,看到她进门,脸上露出了笑意,“你是来找怀玉的吧?他在楼上。”

        “我上去方便吗?”

        锦婳知道楼上是蒲永和的工作室,所以出声询问了一句。

        “没事的。”蒲安曼看了眼楼梯的方向,眼底也隐隐带着担忧,“他今天一整天就吃了两个包子,我也挺担心他的,或许你能劝着他多吃一点。”

        所以简怀玉是真的为了这樽翡翠如疯如魔了?

        她刚才差点以为那些话是简母套路她来给简怀玉送汤的,结果还真是这样……

        锦婳的心瞬间揪在了一起,再也顾不得别的,直接上了楼。

        刚到楼梯拐角,就能听见上面雕刻刀划过翡翠表面时那滋滋滋的声音。

        锦婳故意加大脚步声,噔噔噔的走上去。

        简怀玉疑惑的回头,蒲安曼身体不好,平常不会这样走路。

        目光在落到锦婳那气鼓鼓的脸上时,他整个都愣住了,眼神有些恍惚,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简怀玉!你不休息,不吃饭,不要命了是不是?”

        锦婳双手叉腰,在他面前站定。

        眼前的男人哪里还是她记忆中那个清风霁月,如皎月般充满光辉的样子。

        胡子拉碴,不修边幅,头发也被抓的变了形,奇形怪状的。

        眼底浓浓的黑眼圈,仿佛是被人揍了一样,整个人没有一点精神头,丧气十足。

        “婳……婳婳?真的是你?”

        简怀玉打了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连忙关掉雕刻刀的电源,下意识的整理了下乱糟糟的头发。

        然而没啥用,头发长太长了,又一直没有打理,无论他怎么扒拉都乱翘,一点都不听话。

        想到自己胡子也没刮,瞬间感觉整片天空都要塌了。

        锦婳看到了他这么糟糕的样子,会不会不喜欢他了?

        简怀玉背对着她,压根不敢回头,结结巴巴道:“你怎么会突然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就算我说了,你也未必看得见啊。”

        他都好几天没回她消息了,虽然理解他是因为工作忙,可锦婳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的。

        可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又好心疼。

        锦婳走上前去,从后面环住了他的腰,在他背上蹭了蹭,“你是不是想熬死自己,让我还没出嫁就守寡啊?”

        “没……”

        他的人生才刚开始,惜命着呢,“我是看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想着早做完早轻松。”

        他要模仿老师的风格和习惯,雕刻起来自然是比平时更加缓慢,也更耗时间。

        但好在他现在越来越熟稔,也不似刚开始那样每一次下刀都心惊胆跳的了。

        “那你就不管不顾,这么折腾自己身体?”

        简怀玉握住她的手,转过身来,摸了摸她的脸,哄道:“好啦,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我晚上有睡觉的。”

        不过大多数都是困得不行了,就在躺椅上打下盹,也不敢睡得太沉,眯一会儿就又爬起来继续雕。

        锦婳噘盯着他的黑眼圈,满脸都是‘你看我信不信?’

        “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让你揽这个活儿了,大不了我辛苦辛苦,出去多赚点钱帮你们一起还债。”

        “说什么傻话呢,好几个亿呢,明明可以省下,为什么要拿去送别人?”

        简怀玉注意到她手上的保温桶,失笑道:“这是你做的吗?带了什么好吃的?”

        “我才没那闲心给你做吃的呢,这是你妈做的。”锦婳将保温桶往他怀里一塞,傲娇的轻哼一声:“不过你要是表现得好,我也不是不可以给你做……”

        简怀玉已经端着保温桶去桌子那边了,“你都快期末考了,没事多看看书,练习下听力,等过几天我交了货,就能闲下来了。”

        “……”

        一个个的,怎么都只知道盯着她读书?

        荣子皓母亲是名媛千金,擅长钢琴、绘画,会多国语言。

        虽然上辈子荣子皓囚禁过她两年,她没机会回学校,但该学的那疯批都找人教过她。

        特别是他母亲会的外语,一样都没有落下。

        托他的福,锦婳也是个会多国语言的小才女了,应付大一的考试那不是轻而易举?

        ------题外话------

        今天是脏脏包玉崽,看到有小可爱问cp名字,我最近把他俩叫做金鱼哈哈哈,锦婳的锦,怀玉哥哥的玉,谐音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