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6章切出冰种晴绿翡翠

第6章切出冰种晴绿翡翠

        他得好好劝劝锦婳,以后不能再偷偷跑来赌石了。

        “第一片先顺裂切,就从这儿开始。”锦婳对解石师傅说着自己的想法。

        “婳婳。”简怀玉喊了她一声,“我有事跟你说。”

        “有什么事等下再说,先让他们把翡翠切出来。”

        简怀玉:“……”她该不会以为,每块原石里都一定有翡翠吧?

        怎么这么单纯。

        不过看她现在兴致那么高,他还是忍住没有开口。

        如果等下切出来没有,他正好可以趁机教育教育她,让她以后别再来玩石头了,这次就当是花钱买个教训。

        切割很费时间,不过好在锦婳这块也不是很大,第一片很快就切了下来。

        “涨了涨了!”解石师傅惊呼一声,“小丫头眼光不错啊,是块满晴底的料。”

        简怀玉惊了:“有翡翠?”

        “有有有,大涨啊,瞧瞧这水头,这底色……啧啧。”

        解石师傅每天不知道要切多少料子,什么品质的翡翠都见过,但一般像锦婳这种年纪的,多半都切垮了,大部分甚至连一点点翡翠都没有,花大价钱买一堆废石是常事。

        不得不说,这小女娃运气真好。

        锦婳神色镇定的拿手电筒打光看了下,晶莹透亮,水头十足,一整块晴绿的底子,水路的位置还有一抹鲜艳的阳绿飘花,如一条丝带一般横贯整块翡翠。

        虽说有点裂,但不影响取货,刚切下来那一片能取两个大牌,和几个做挂件的料。

        剩下的至少还能切三块,看那裂的程度,至少能取三个手镯胚,剩下的做牌子也好,车珠子也好,总之这回小六得有了。

        简怀玉比她还要激动,一把抓住锦婳的胳膊,“这品质至少得有冰种了,我没看错吧?”

        锦婳拍了拍他的手背:“淡定。”

        淡定什么淡定?

        简怀玉激动的脸都红了,刚才还想趁机教育锦婳来着,这会儿满眼都是那块晴绿的翡翠,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婳婳,你果真天赋异禀。”

        从她借他书这才几天时间,她居然真的淘到了翡翠原石,而且还是全赌料中的高货。

        这个可不是全靠运气就能做得到的。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锦婳傲娇的扬了扬下巴,继续指挥解石师傅切第二刀。

        简怀玉却抬手拦住她,“你还切吗?现在这品相看着不错,转手卖出去至少得有个小十万,万一你第二刀切垮了,这块翡翠就不值钱了。”

        原石里就算有翡翠,也不一定全都是翡翠,有可能是中心有一点,也有可能是某一边有一点。

        如果这第二刀切下去发现下面是废石,翡翠只有上面这一点,价格便会直线下跌。

        两人正说着,蒲永和跟老板也说说笑笑的进来了。

        蒲永和是这边的常客,跟老板很熟,这回又挑了两个好料子,老板也跟着过来看看能不能切出好货来。

        “小简,你的小朋友切的怎么样了?”

        “老师。”

        简怀玉恭敬地喊了一声,笑道:“婳婳运气还不错,切出了一块晴绿底的料。”

        “哦?”蒲永和慈蔼的脸上透着几分意外,走过来看了看,顿时爽朗的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年轻人有眼光啊,这料子种水已经达到正冰了,花多少钱买的啊?”

        老板在后面脸皮子直抽抽:“三千卖的。”

        这个断口料外在表现其实并不是很好,而且断口位置能明显看到很多裂,放在店里两个多月了,之前有不少人看过,最终都没要。

        好不容易有个人要的,他就想着低价出了得了。

        结果……

        老板这会儿悔得肠子都青了。

        蒲永和有些忍俊不禁的拍了拍他的肩:“玉遇有缘人,你也就别肉痛了。”

        老板:肉痛也得忍着啊,货既已离手,是涨是亏都看客人的眼光和运气,跟他没关系了。

        说话间,第二刀也在开切了。

        锦婳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机器,简怀玉站在她身边,道:“我认识一些毛货中介,你要是想出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买家。”

        “好呀。”

        锦婳并没有拒绝,虽然她自己也知道一些渠道,但毕竟这一世的她才刚进入这一行,前世打过交道的人这一世还没接触上,既然简怀玉开口,正好可以借他的人脉光明正大的进入这个圈子。

        “那就麻烦你了。”

        简怀玉揉了揉她的脑袋,笑容温柔:“这有什么好麻烦的,等会儿我先拍几张照片,问问他们价格,谁开价高咱们就卖给谁。

        如果你不急着要钱的话,也可以选择拿去寄售,不过寄售他们会收一些中介费。”

        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这些锦婳都是清楚的。

        “价格合适的话,就直接把板料卖了吧。”她急着钱滚钱,不想等时间。

        蒲永和看他俩凑在一起说悄悄话,那自然却又透着几分亲密的姿态,让他了然的挑了挑眉,去另一边研究怎么给原石画切割线了。

        解石特别考验经验和眼力,圈子里也有不少淘到好货,却因为切错位置,导致价格出现很大偏差的。

        所谓一刀穷,一刀富,说的可不止是原石里有没有翡翠这一点。

        很快第二片也切了下来,锦婳仔细看了看,果真如她所料,裂纹并没有影响到下面的板料取手镯。

        在她研究镯位和其他部分该怎么分割才能把利益最大化的时候,简怀玉也是重重松了一口气,因为第二块板料取下来,底下依然是肉质通透的翡翠,而不是什么废石。

        而且中心的位置,水头明显比第一块板料更好。

        “这里取一个镯子,就算是毛胚也得值个七八万了。”

        看锦婳一直抱着那块板料看,简怀玉指了板上的一个位置,“这一抹阳绿很漂亮,大大的提升了这个镯胚的价格,中间的镯心也很有意境感,无论是拿去做雕工,还是做成平安扣都很不错。”

        如果刚才锦婳不切第二刀的话,因为这一半的料子还存在一定的赌性,价格可能给不到很高。

        但是现在不说其他的,就这第二块板料就特别值钱。

        一个高品质的手镯是妥妥的,其他地方还能取牌子和挂件,随随便便过六位数。

        ------题外话------

        先更一章,晚点还有哦~

        新书求票票求包养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