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5章 第一次赌石

第5章 第一次赌石

        那种看水鱼的眼神锦婳再熟悉不过了,前世刚接触这一行的时候,也经常被人用这种眼神看着。

        直到后面在玉石界闯出名气,别人才不敢因为她的年龄而轻视她。

        “我随便看看,你去别处吧,不用跟着我。”

        锦婳扫视了一圈,随便摸了几块原石,发现还能感应到原石内部,不由松了一口气。

        她的能力还在!

        工作人员可不想放过她这条肥鱼,尽管她那么说了,依然在卖力的推荐着。

        明城有个外号叫玉石之乡,传承上千年了,只要生活过得去的,都喜欢在家里置办点玉器做传家之宝。

        受文化熏陶,很多年轻人也以赌石为乐,像锦婳这样的学生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而且正因为年龄小,经验不足,经常被人当水鱼宰。

        “小妹妹,这块料子好,木那白皮精品料,表皮还带松花,出色的几率很大。”

        锦婳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块不大的白沙皮料子,拿手掂了掂,重量约莫两斤左右。

        皮壳沙砾粗糙,压灯没什么表现。

        不过木那的料子,表皮有色的话,色进去的几率还是蛮大的。

        锦婳虽然有能感应翡翠的能力,但是专业知识也没落下,毕竟样子还是得装一装的,不然那么神奇的能力,若是被人发现,估计会被抓去切片。

        为了迷惑外界的视线,她有时候还会故意出错几次。

        见她看得认真,工作人员小声的在旁边说:“小妹妹,看你面生,应该是第一次来吧?咱们店对新顾客有优惠,如果你要的话,这块精品料子两万给你。”

        “两万?”

        锦婳摇头,“要不起。”

        工作人员偷瞄了下她身上,一双精明的眼睛透着算计,“那你说多少?只要不是很过分,咱们都能商量的嘛。”

        “两百吧。”

        “两百八?”小哥震惊的瞪大了眼,“开什么玩笑?砍价也不是你这么砍的啊,你可看清楚了,这料子有绿,但凡是这绿进去一点点,你都铁定大赚。”

        “哦……”

        锦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一副涉世未深很好骗的懵懂小姑娘模样,“那个,我刚才说的不是……”

        小哥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有回转的余地。

        结果锦婳纠正道:“我说的是两百,不是两百八。”

        小哥:“……”

        “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那块料子确实有绿,奈何品质太差,连豆种都算不上,顶多算个豆腐渣,两百她还嫌贵呢。

        精品料?

        骗小孩呢?

        锦婳将原石放回去,继续看别的。

        她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兜里就那么点钱,品质太好的她也买不起。

        这时又有新的客人进来,应该是老顾客,小哥喊了一声,便直接抛下锦婳迎了上去。

        锦婳也乐得清闲,被人一直盯着她还觉得不自在呢。

        她从桌上拿起一块断口料,有点沉,她搬得很小心。

        在感受里面的翡翠品质时,手上也没闲着,拿灯看了下原石的表现。

        这块应该是南齐场口的料子,黄沙表皮,皮壳紧凑,打灯时底下还有黄雾表现,是块品质料。

        “老板,这块什么价?”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婳婳,你怎么在这儿?”

        锦婳一扭头,就看到简怀玉站在她身后不远处,旁边还有个约莫五六十岁的男人正在挑石头,应该就是简怀玉的师傅蒲永和。

        锦婳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没事做过来这边玩玩儿。”

        简怀玉刚才就看到她了,只不过有些不敢相信锦婳会出现在这里,所以没直接过来。

        听见她的声音才敢确认。

        恰好这时老板道:“你这块料子三万六。”

        “三万六?”锦婳道:“太高了,看不到那个价钱。”

        老板心道:你一个小屁孩,能看得出什么来?

        锦婳:“你看你这料子就上面这一片有表现,下面一点表现都看不到,而且这是断口料,这边这么多裂。

        开价那么高,也不怕砸手里?就两千吧。”

        买东西切记不要表现得自己特别想要,特别是翡翠这种水很深的行业,不然小心被坑的连裤衩子都不剩。

        简怀玉惊到了,连忙把她拉到一边,“婳婳,你居然跑出来赌石,冯姨知道不狠狠收拾你才怪。”

        “所以你不能让我妈知道呀。”锦婳笑嘻嘻的,“怀玉,你不会告我状的对吧?”

        简怀玉一噎,对上她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眸,他实在是说不出什么重话,可又不能由着她胡来。

        于是道:“不行,不能惯着你,好好回去念书,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说着就要拉锦婳走,老板连忙叫住他们:“小丫头,这料子你不要啦?咱们各退一步,一万,一万怎么样?”

        “不行……”

        锦婳还想跟他还价,结果简怀玉一把将她拉到身后,道:“老板,她不要了。”

        老板忙道:“这样吧,我再给你少点儿,八千!”

        “太贵了,要不起。”锦婳被简怀玉拦着过不去,只能在后面蹦跶着,“老板,我再给你加一千,就三千,你要是卖我就买了。”

        简怀玉想捂她的嘴,结果没捂住。

        翡翠这行有个规矩,只要你开价店家应了,就必须得买。

        他只希望老板不松口,然后赶紧带锦婳离开。

        结果老板立即笑呵呵的应了,“行吧,三千就三千,看你是第一次来,算是给你个福利价。”

        简怀玉扶额,看着锦婳高高兴兴的跑去结账,突然有种罪恶感。

        他感觉是自己借给她那几本书的缘故,让她突然对赌石有了兴趣。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该怎么跟冯姨交代啊。

        “小简,这是你朋友啊?”蒲永和挑好料子,经过简怀玉时出声问道。

        简怀玉点了点头,“邻居的女儿。”

        蒲永和哈哈一笑,“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有魄力,敢拼搏,这小女娃看着年纪不大,胆子倒是不小。”

        简怀玉被他说的耳根发红,越来越心虚。

        他觉得自己当初做错了决定,可能真会像他妈说的,害了锦婳。

        此时的锦婳跟着店员去了后面,找解石师傅切原石去了。

        简怀玉想了想,跟蒲永和说了一声,跟了过去。

        ------题外话------

        新书首发,请宝们多多支持一下哦~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