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20章 撩他上瘾了

第20章 撩他上瘾了

        虽然她嘴上开着玩笑,但话语中的担忧也令人难以忽略。

        “知道了,我会多加注意的。”简怀玉会心一笑,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快吃吧,吃完早点回去休息,不要熬夜。”

        “你也吃……”

        锦婳拿了一串鸡柳递他嘴边,笑的像朵盛开的花儿一样。

        顶着绚烂璀璨的灯光,简怀玉眼底的柔色越发浓郁。

        喝完奶茶,简怀玉将锦婳送到家门口,叮嘱道:“早点睡,晚安。”

        “晚安。”

        锦婳朝他挥了挥手,却在他启动摩托之前,突然又凑了过去,在他耳边道:“怀玉,我喜欢你身上的柠檬味,很喜欢,很喜欢……”

        女生轻柔似水的声音徘徊在耳边,温热的呼吸洒在他脖子上,简怀玉从来没想过一句话可以那么的灼热,让他赶紧整颗心都燃烧了起来。

        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便直接跑回了家,砰的一下关上了院门。

        迎着夜晚的清风,简怀玉低笑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启动摩托离开。

        这小丫头,是撩他上瘾了。

        ……

        恰逢周末,锦婳一觉睡到自然醒,简单的画了个淡妆,随意拿了个背包便出了门。

        原石市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三五成群围绕着某块料子讨论不休的画面处处都在上演,还有不少网红博主在录素材。

        锦婳从人群中穿过,随意的甩着手里的手电筒,目光从附近的店面一一扫过,看看哪一家合眼缘,适合捡漏。

        她不喜欢被一堆店员围着推销,所以最终选了家客人多的原石店。

        她年纪小,穿着也普通,一看就压榨不出多少油水来,在客人多的店里,很容易被忽略掉。

        在店里转了一圈,锦婳最终被一块亚灰色像极了鹅卵石的料子所吸引,拿起来一看,发现竟然是块南齐的脱沙料,打灯透光性强,隔着皮壳都能感觉到里面冰冰透透的,水感十足。

        放置这块料子的位置上有个价签,写着六万八。

        就这块料子的品质,这个价格已经很实惠了。

        锦婳刚想去结账,结果旁边一只手伸过来,直接拿走了她手里那块料子,随之而来的是男人中气十足的声音:“老板,你这块料子看着不错啊,什么价位?”

        锦婳斜眼睨了他一眼,淡声道:“这位大哥,这块料子是我先看上的。”

        鲍玉荣看了眼这个身高还不到他胸口,长得也颇为稚嫩的女生,眼底带着轻蔑:“是你先看到的又怎么样,一个小屁孩,你买得起吗?”

        锦婳被气笑了。

        老板看这情况,也是一脸尴尬,暗戳戳的问:“两位……这……你们是买,还是不买啊?”

        谁给钱谁就是大爷啊。

        不给钱抢来抢去有毛用?

        “当然。”锦婳娇俏的脸上扬起明艳的笑容,“既然这位大哥也喜欢这块料子,不如咱们就价格者得怎么样?”

        老板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鲍玉荣则是嗤笑一声:“你该不会是这家店的托吧?故意哄抬价格?”

        “真是笑话,你抢我的料子,现在却来怀疑我是托?”

        锦婳笑容轻蔑,“怎么?不敢吗?要是舍不得这个钱,干脆就让给我好了,一大男人在我一个小女生手里抢东西,也就你做得出来。”

        两人争执不下,周围人的目光频频投向这边,甚至有人在偷偷拿手机拍。

        鲍玉荣感觉面子挂不住,冷哼一声:“竞价就竞价,我还能怕你个小屁孩?”

        老板顿时喜笑颜开,搓着手上前:“二位,这料子原价六万八,你们看……”

        “老子给你八万。”鲍玉荣豪气干云,一双虎目瞪着锦婳,“小屁孩,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这行有这行的规矩,你要是喊了价最后却不买,后果不是你能承受得起的。”

        “同样的话我转送给你。”

        知道周围有好事者在拍视频,锦婳将外套衣领往上提了提,挡着下半部分的脸,喊价道:“九万。”

        鲍玉荣似乎是想证明自己比她更财大气粗,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十万。”

        “十二万。”

        “十五万!”

        “这……”锦婳面露为难,看上去有些犹豫不决的。

        鲍玉荣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小屁孩,怎么着,你倒是继续喊啊。”

        周围的人也跟着起哄,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最高兴的莫过于老板了,这眨眼间价格就翻了一倍,此时正笑的见眉不见眼的。

        锦婳神色纠结,看着那块料子的眼神十分不舍,没有立即加价,而是问:“我能再看看这块料子吗?”

        “能能能,拿去。”

        料子在老板手里,当即就给她递了过来。

        锦婳拿手电筒仔仔细细的又观察了石料一番,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两头脱沙的地方这么透亮,荧光感十足,这么好的种水随便取个蛋面就得有中六了。”

        她看着像是在自言自语,声音也特别的小,周围嘈杂,外围的人压根听不清,但是离她不远的老板和鲍玉荣却是听的真真切切。

        老板不禁暗暗点头,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虽然性子冲动,却的确是个懂行的。

        这块料子两头的表现都非常好,就博中间有没有变种。

        锦婳纠结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副豁出去的模样:“18万。”

        鲍玉荣眉头微挑,他看的出来,锦婳已经到达极限了。

        于是轻飘飘的拂了拂手:“20万。”

        场面瞬间寂静下来,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锦婳身上。

        只叫她遗憾的叹了口气:“我今天没带够钱,便宜你了。”

        鲍玉荣笑容得意:“就凭你,跟老子抢?也不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究竟几斤几两。”

        “是是是,你牛逼,这料子归你了。”

        锦婳满脸羞愤,推开围观的众人,低着头跑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们立马起哄让鲍玉荣当场解石,看看这块花二十万买的料子到底能不能开出好翡翠来。

        鲍玉荣对自己的眼光十分自信,扬声道:“这有什么不可以的,等会儿小心亮瞎你们的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