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17章 你确实错了

第17章 你确实错了

        锦婳嘿嘿一笑:“没有啦,就是想跟你说说话。”

        可能是刚才他跟谢安乾吵架的动静闹得太大,这会儿都没客人进来了。

        简怀玉抱着手机,眉眼柔和:“行,你说,我听着。”

        “那你因为什么不高兴了嘛?我感觉你不开心。”

        锦婳满满的求知欲,那双如剪秋水般的眸子即使隔着屏幕,也能看的他心都酥了。

        反正周围也没人,简怀玉轻叹一声,眼神中带着迷茫,“婳婳,我好像做错事了。”

        “嗯?说来听听。”

        简怀玉并不是很想把谢安乾的事拿出去说,可对方是锦婳,他犹豫片刻,还是将今天的所有事都跟她讲了。

        “可能是早上我让乾哥在老师面前下不来台了,所以才会影响到他的心情,导致他受伤。”

        “你确实错了。”锦婳道。

        听着女生清脆的声音,简怀玉心情更加沉重了,“看吧,连你都觉得我做错了……可是现在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跟乾哥道歉他才会原谅我,我感觉我现在说什么,他都会认为我是在耀武扬威,或者怜悯他,施舍他,看不起他……”

        听着他的话,锦婳问道:“那你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儿吗?”

        简怀玉有些茫然,他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困惑了。

        “你错在太过于优秀,懂吗?”

        早就知道他们迟早会闹掰,对于这种矛盾,锦婳丝毫不意外:“如果你笨一点,处处不如他,就算你怎么跟他抢,他都不会怪你怨你跟你生气,反而还会很大度的鼓励你帮助你。

        而相反,正因为你处处比他优秀,他作为你的师兄感觉面上无光,自然看你不顺眼了。

        所以哪怕你什么都不做,只要往那里一站,他都觉得你是个威胁。”

        “乾哥不是那种人……”

        回想起以往谢安乾对他的帮助,简怀玉真的很不想把他想象的那么难堪。

        锦婳点了点头,“好啊,那你倒是说说,你老师为了自己的口碑和名声,将自己买来的料子交给他认为更合适的徒弟去做,这有错吗?

        没有吧?

        这不是人之常情的事吗?

        他为什么会认定那些就该是属于他的?就因为先让他画了设计图?

        可达不到蒲老先生的预期,说明他还没有那个能力,他要气也是气自己学艺不精,凭什么怪你设计的比他好?”

        这下简怀玉没话说了,他本来心底里就觉得自己今天这无名火挨得冤枉,可因为顾及着谢安乾以前对他的帮助,所以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自己捡了师兄的便宜,这很可耻很不对。

        可是听了锦婳一席话,简怀玉突然就豁然开朗了。

        “婳婳,谢谢你,听你说了这些,我心里好受多了。”

        “想通了就好。”

        锦婳也松了一口气,提醒道:“你这个师兄心态不好,你以后还是多防着些,小心他给你使绊子。”

        她可是一直都记得,上辈子简怀玉的手就是毁在了谢安乾对他的嫉妒上面。

        ……

        昨天因为画了要符合旗袍的妆容,眉毛被修细了,为了看上去和谐一点,锦婳今天早上一大早就爬起来化妆。

        出门的时候,冯明芬还是满脸吃惊的样子。

        她最近忙,对锦婳有所疏忽,等想起来,才发现这不过短短几天时间,锦婳从头到脚风格都大变样了。

        她本想拉着锦婳好好问问的,走担心耽误了她上课的时间,只好忍了。

        怀着满心的疑惑到了超市,正巧顾的帮工沈文琦也踩着点来上班了。

        沈文琦是她一个朋友的远房亲戚,从乡下过来投奔,但因为只有小学学历,很多工作岗位都应聘不上。

        冯明芬听说了以后,便让她来超市当理货员。

        这姑娘虽然长得一般,性格也内向不太爱说话,但是手脚勤快,是个踏实干事的,所以冯明芬对她印象挺好。

        “冯姨。”沈文琦主动打招呼。

        冯明芬点点头,想着锦婳的事,觉得都是小姑娘,说不定沈文琦能懂得一些。

        于是问道:“文琦,姨问你点事。”

        心思敏感的沈文琦还以为冯明芬是对她的工作不满意,忙道:“冯姨,是不是我哪里做的还不好,您告诉我,我会改的,一定做到让您满意,只要您不辞退我就成。”

        沈文琦的普通话并不是很标准,带着浓浓的乡音,也是冯明芬跟她带习惯了,听得懂她的话。

        知道她误会了,笑道:“跟工作没关系,我想问的是我女儿……”

        “啊?”沈文琦有些惊讶,寻思她跟锦婳也不是很熟啊,顶多就是见过几次面而已,什么事需要问她的?

        “文琦,你说你个女孩子突然变得很会打扮自己了,这是因为什么啊?”

        “那……那还能因为啥,女孩子天性爱漂亮,如果有条件,谁不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啊?”

        沈文琦笑容憨厚,挠了挠头,“冯姨,你家婳婳长得好看,就该趁着年轻多打扮打扮,你还担心个啥哦。”

        “不一样,这不一样。”

        冯明芬在自己脸上比划着,“她现在不仅变得爱买衣服了,还化妆,整个人都变了样……”

        锦婳昨天晚上把新买的衣服全洗了,就挂在院子里,冯明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跟她以前穿的衣服风格差别很大。

        沈文琦想了想,“难不成你家婳婳是谈朋友了?”

        在她们乡下,‘谈朋友’就是谈恋爱的意思,冯明芬也是知晓这一点的,顿时有些犯愁。

        这才刚大一,闺女就要被别人拐跑了?

        这可不行!

        她翻了翻手机电话簿,找出仅存的几个锦婳的同学,一个个的打电话过去问。

        不过这些人中,要么就是没考上A大,没跟锦婳在一块儿,要么就是换号码了,她存的这个压根打不通。

        最后找到了余潇的号码,结果余潇一看到来电显示是冯明芬,顿时一激灵,赶紧给锦婳发微信。

        “姐妹儿姐妹儿,你妈大早上的突然给我打电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你是不是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犹记得她上一次接到冯明芬的电话,还是锦婳跟同学过生日,没有及时回家,而且忘记了给家里打电话。

        又好巧不巧的,玩儿的太嗨,手机丢一边没听到电话铃声。

        所以作为锦婳初高中的同桌兼好闺蜜,余潇就接到了冯明芬的夺命连环Call。

        ------题外话------

        有小可爱在追更吗?一直单机飞鱼快没信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