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16章 一个人害怕吗?

第16章 一个人害怕吗?

        谢安乾斜眼扫了下简怀玉的背影,眸光冷凝,没有丝毫温度。

        简怀玉如今越来越受老师的重用,再这么下去,怕是要取代他在这里的地位了。

        以往蒲永和不在店里时,简怀玉和谢安乾都是轮流守柜台,所以看他在招呼那几个客人,简怀玉便直接去了自己的工作台,准备雕刻翡翠。

        结果才刚把准备工作做好,谢安乾就过来了,冲他道:“今天你出去了,我守了一下午柜台,都没时间雕刻,既然你回来了,也该去看会儿店了。”

        “好。”

        简怀玉没有多想,主动去柜台看着,刚才选择走开是担心谢安乾以为他想抢他的客户拿提成,既然他现在主动让位,他守就守吧。

        谢安乾在后面冷哼,他一定要赶在简怀玉前面把那几块料子雕出来,让老师看看,他才是最勤奋最努力的那个。

        可是前面频频传来简怀玉和别人交谈的声音,而且听内容,似乎已经卖出去了好几样东西。

        谢安乾想要专心雕刻,却又忍不住要去关注前面柜台的情况。

        今天晚上是怎么回事,那些客人怎么那么大方了,简怀玉随便推销两样东西,一个个就乖乖掏钱买了。

        他今天守了一下午柜台,成交量也不超过五个人,且价格都不高。

        一想到今晚简怀玉又能拿多少提成,谢安乾心里就闷着一团火,一个走神,雕刻刀直接划到了手指上,灼热火辣的痛感从手上传来,立马痛的他大叫一声,扔了手里的东西。

        “乾哥,出什么事了?”

        简怀玉丢下客人跑了过来,看到他手上在流血,连忙去拿了医药箱,“快坐下,我帮你处理伤口。”

        可是谢安乾这会儿一看到简怀玉就气,总觉得自己会受伤,都是拜简怀玉所赐。

        没好气道:“去看你的柜台,我用不着你管。”

        “乾哥,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手对于一个玉雕师来说何其重要,我已经把展柜锁起来了,没事的,我先帮你把伤口处理下。”

        “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要我看,你怕是巴不得我的手废了,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抢走我所有工作,做老师最得意的徒弟了。”

        谢安乾冷笑一声:“简怀玉啊简怀玉,我怎么都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心机这么深沉的人,以前是我看走眼,居然小瞧你了。”

        “乾哥,我从来没有那么想过。”

        简怀玉皱着眉,“你要是不满老师把那几块料子交给我,我给你雕刻就是了,我从没想过跟你抢任何东西。”

        看他们吵起来了,店里的客人议论纷纷的往外走,有些就站在外面看热闹,有些急着买东西的,便去了其他店里。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现在我手受伤了,你就是把料子给我有什么用。”

        谢安乾冷笑一声:“恭喜你啊,你终于如愿以偿了,剩下那些料子都归你了。”

        见他拿纱布随意的缠了缠伤口,怒气冲冲的离开店,简怀玉心里很不是滋味。

        谢安乾手受伤这么重要的事他应该跟老师说一声的,可现在乾哥对他误解那么深,他要是再去说这件事,估计他又会以为自己是在故意告状,急着要抢他手上的工作了。

        简怀玉心不在焉的坐回柜台,还不到下班的点,他不能说走就走。

        谢安乾那么大个人了,应该会自己去医院处理伤口的。

        锦婳回到家,想了想还是给简怀玉发了条消息:“我安然到家啦,没有不听话哦~”

        感觉到手机在震动,简怀玉拿出来看了一眼,见是锦婳的消息,眸光多了些许波动。

        刚点进去看,她又发了一个萨摩耶羞涩的表情包过来。

        光是看到那一句文字,和狗狗表情包,都能想象得出她甜甜的声音说着欢快俏皮的话,简怀玉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打字给她回了一条消息。

        “嗯,早点休息。”

        锦婳看了眼还不到九点的时间,顿时满头黑线,这么早谁睡得着?

        锦婳:“你下班了吗?”

        简怀玉:“还没。”

        锦婳:“什么时候下班?”

        简怀玉:“九点半。”

        一问一答,这么干脆,连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锦婳有些疑惑的蹙了蹙眉,说话简洁到近乎冷淡的语气,跟他性格不太像啊。

        锦婳:“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简怀玉看着她新发来的消息,瞳孔微微一缩,本能的打了两个字:“没有……”

        然而想了想,又给删掉重新打了一行字:“别胡思乱想,我在工作。”

        发送!

        可锦婳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平时就是他工作忙,也不会用那么冷淡的语气跟她说话。

        于是直接给他打了个视频电话过去。

        简怀玉发完消息便盯着门口出神,突如其来的视频声惊的他手机都掉了,砸在玻璃展柜上发出一声巨响,在安静的店里久久回荡。

        他捡起手机,手指不经意的划过屏幕,刚好接通了视频通话。

        锦婳的脸出现在了手机里,让原本想要挂断的简怀玉指尖一顿,终究还是没有按下去。

        “怎么了?冯姨还没回家,你一个人害怕吗?”

        锦婳确实有些怕黑,以前只是轻微的,而重生后,怕黑的毛病更严重了。

        所以几乎每晚都开着夜灯睡觉,可现在不是聊怕不怕黑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认认真真的打量着简怀玉,尽管他努力的掩饰自己,还故作轻松的笑着。

        可锦婳毕竟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锦婳了,现在的她特别会观察别人的微表情,自然看出他是在强颜欢笑。

        不禁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该不会是回去晚了,你老师扣你工资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大不了我养你,别难受了哦。”

        听着她又软又甜的话,简怀玉不由轻笑一声:“这么好的想象力,不出书可惜了。”

        “诶,你怎么知道我有出书的打算?玉哥哥,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也太了解我了吧?”

        简怀玉微微一愣,又来了又来了,有事玉哥哥,没事简怀玉!

        他轻咳一声,神色却放松下来,没刚才那么紧绷了。

        “别贫嘴,说吧,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