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踹了疯批男主后,我把反派撩哭了 > 第12章 研究设计稿

第12章 研究设计稿

        或许……就算她破坏了原剧情,也不会有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可她仍然不能大意,还是得继续保持警惕,毕竟如果被抹杀,她可就不会再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

        ……

        简怀玉昨晚熬夜到很晚,早上到店里的时候还在打哈欠,一副懒洋洋没睡醒的模样。

        谢安乾见状打趣道:“昨天跟你那小女朋友约会去了?兴奋的一晚上没睡着?”

        “乾哥,她不是我女朋友。”简怀玉解释了一句,又去洗了把冷水脸,让自己清醒清醒。

        早上没什么客人,谢安乾在整理自己的设计稿,闻言凑了过来,“她真不是你女朋友啊?”

        简怀玉虽然此刻脑子还有些混沌,但也听出了他语气不对,警惕的扫了他一眼,反问:“怎么了?”

        “那女生长得好看,身材也好,我看着挺好的,要真不是你女朋友,我可就要去追了啊。”

        简怀玉眸光微闪,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乾哥,别开玩笑了,你俩都不认识,追什么追。”

        “以前不认识没关系,这不还有你吗?”

        谢安乾似乎没看出简怀玉不悦的脸色,笑呵呵道:“怀玉,咱不是好兄弟吗,要不你就从中牵牵线……”

        “抱歉,这事我帮不了你。”

        简怀玉冷着脸拒绝,想了想,又道:“她是我的。”

        “???”谢安乾一愣,“你不是说她不是你女朋友?”

        “以前不是,以后是。”

        简怀玉回答的斩钉截铁,“所以乾哥,你还是别打她主意了。”

        谢安乾啧了一声,倒也没再继续说什么。

        恰好这时蒲永和来店里了,简怀玉恭敬地喊了一声:“老师。”

        谢安乾则立马拿着自己的设计图稿迎上去:“老师,前两天你让我设计的料子图稿我都画出来了,您看看吧。”

        蒲永和点点头,跟他去了茶几那边。

        简怀玉本来在擦展柜玻璃,结果蒲永和喊了一声:“小简,反正这会儿还早,也没什么客人,你也过来看看。”

        “是啊。”谢安乾接话道:“老师一直说设计山水图是我的强项,你也跟着学习学习。”

        虽然感觉谢安乾的话有些刺耳,但在学习方面简怀玉一直很用心,再加上蒲永和喊他了,所以简怀玉什么也没说,安静的走了过去。

        谢安乾为了那些图稿看起来更贴合原料,还特意把那些料子给搬了过来。

        “老师,这块高冰雪花棉的料子特别有意境,就是这右下角有点瑕疵,我觉得雕刻雪松就挺不错,参差不齐的雪松正好可以掩盖这里的瑕疵。

        雪夜、小屋、雾凇,不仅能很好的展现雕刻者的功底,画面也很唯美。”

        蒲永和打量了那块高冰雪花棉料子一眼,又看了看他的设计稿,脸上没什么表情。

        谢安乾满脸期待的望着他,“老师,您觉得怎么样?”

        每次店里有新料子,蒲永和都会拿出一些来给他们出考题,有合适的便会取用,不合适便会自己重新设计。

        谢安乾比简怀玉先入行三年,一直十分刻苦,可是他感觉最近蒲永和更喜欢带简怀玉出去,而不是带他这个大徒弟,所以急着出一番成绩来。

        简怀玉站在旁边,看蒲永和的表情就知道这个设计稿他是不怎么满意的。

        正想着,蒲永和看向了他,“小简,如果是你的话,这块料子会怎么设计?”

        “这……”简怀玉看了一眼旁边的谢安乾,有些欲言又止。

        谢安乾脸色有些僵硬,嘴上却大度道:“你看我干什么,老师问你就说呗,一块料子在定稿前大家商量出最合适的方案这不是挺正常吗?”

        蒲永和也道:“你老实说说自己的想法就成。”

        简怀玉点点头,道:“我记得老师说过,如果一块料子已经够完美了,就尽量保料去做,保留它天然、纯粹的一面,复杂的雕刻反而会显得多此一举。”

        蒲永和连连点头,“没错,这块料子干净透亮,光泽度高,本身就是上乘的料子。”

        谢安乾闻言不服道:“可是它右下角这块绵块大大的影响了它的价值,总不能为了保料把这一角切掉吧?”

        “这块棉比例不大,而且只是浮在表面上,我觉得这块料子很适合独钓寒江雪这个题材,右下角这个位置可以设计成江岸边未融化的冰块,浮棉处正好雕刻人物,可以有效的去除上面的浮棉,还不会显得突兀,能很大程度的保留翡翠的天然美。

        就算有些微剩余没有去掉的棉,打磨抛光之后,也有很大可能会散开。”

        蒲永和听的连连点头,看上去颇为满意。

        “小谢啊,你有创意是好事,但要记住咱们对翡翠进行雕刻是为了扬长避短,发掘它的美,而不是一味的想用它来展现技术。”

        听着蒲永和的谆谆教导,谢安乾脸色有些僵硬,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握紧,语气却依然恭敬:“谢谢老师的指点,我记住了。”

        蒲永和又夸了简怀玉一番,并把那块高冰雪花棉的料子递给了他,“既然这个创意是你想出来的,那这块料子就交给你去雕刻吧。”

        “那乾哥他……”

        简怀玉担心谢安乾会觉得自己在故意给他难堪。

        谢安乾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比我更适合这块料子,一切品质为上。”

        “多谢乾哥。”

        简怀玉没再推脱。

        谢安乾总共设计了七张设计图纸,只有两张顺利过稿,两张需要小改,剩下两张需要重新设计的,被蒲永和跟刚才一样,直接交给了简怀玉。

        “对了。”

        两人刚要走,蒲永和再次叫住了简怀玉,“昨晚蔡琳托我给她做个摆件,听说是你跟她谈成的合作?”

        “我之前听说蔡姐得了一块几公斤重的紫翡,想要做成摆件,找了几个玉雕师傅都没谈拢。

        那块紫翡我看过,说句极品也不为过,老师若是愿意出手,这个作品绝对能为老师的人生简历上挥出浓墨重彩的一笔。”

        ------题外话------

        有人在看吗?冒个泡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