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空间小农女:带着全家去逃荒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空间小农女:带着全家去逃荒 > 第466章一个久远的真相

第466章一个久远的真相

        自家的亲儿子要谋逆,皇上真是气急了,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今日。

        皇后发怒:“大胆,你竟然敢威胁皇上……”

        谢世墨撇了一眼:“把皇后娘娘的嘴封住!”

        身后那几个宫女,别看柔柔弱弱的,直接一手擒拿住皇后,踢了膝盖一脚,把皇后压在地上。

        “呜呜呜……”

        皇后哪儿受过这委屈,可惜嘴巴被捂住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谢浅一把拽过皇帝的手,将毛笔塞在里面:“父皇,你快点写。我答应你,可以留下其他皇子的性命,毕竟是兄弟。朝堂上的事我也会处理好的,保证你过个安详的晚年。”

        皇上曾经也是从刀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哪儿看不出谢世墨的狼子野心,此刻说这些话,只是为了骗他写圣旨。

        回头就能将那些兄弟杀个片甲不留。

        “滚,……把邈儿给我叫回来!”

        皇上一把扔掉毛笔,虚弱的挥舞双手,想要让宫外的侍卫进来。

        谢世墨被溅了一脸的墨汁,表情凶狠,说道:“邈儿?邈儿!你眼里永远只能看到三哥!

        我到底哪里比三哥差了!你为什么看不到我!为了三哥,你宁愿亲手设局,编出一个莫须有的太子谋逆案,就是为了帮三哥磨炼心性!

        那我们呢?你其他的儿子算什么?

        亏我那时还以为,你对所有孩子一视同仁!我还想着只要我努力,你肯定能看到我。

        结果,哈哈哈哈,你为了平衡势力,直接将我软禁。甚至将我放出来也是为了三哥,我在父皇心中到底算什么啊?”

        谢世墨疯狂的怒吼,将心底埋藏已久的话说了出来。

        像一只失控的狮子,双眼通红的看着皇上。

        皇上神情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儿子居然看的如此透彻。

        “人心都是……偏的,墨儿,你三哥在位……会留其他兄弟一命……你会吗?”

        谢世墨冷笑一声:“他们把我当过兄弟吗?父皇,你这皇位怎么来的?自己心里没数吗?兄友弟恭,这个词多可笑啊!你可是杀了自己的哥哥才上位的!”

        皇上如同被戳中伤心事,发出气管的声音,呼哧呼哧,好像随时都能挂掉。

        被当做隐形人的叶蓁蓁咽了咽口水,泥马,这是来个修罗场啊!

        直接撞上谋逆啊!

        琅华夫人这厮肯定是故意的!

        眼睛瞟了瞟四周,皱起眉头,恐怕整个正殿的人都被换成谢世墨的了!

        皇后娘娘真是糊涂,这时候把三皇子派出去,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三皇子不在,谢世墨肯定要抓紧时间篡位。有了圣旨,自然一切都不怕。

        这传位的圣旨一定要皇上亲笔手书,只写签名是没有用的。所以,想要造假很难。

        “我不写……等邈儿回来……,没有圣旨……你不是正统…”

        皇上说话断断续续的,想来身体很虚弱。

        谢世墨冷笑一声,琅华夫人上前,笑的像朵花儿似的。

        “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若你有一日变了心,我会叫你受万蚁噬心之痛!你现在也来尝尝我的痛!”

        浪花夫人拿出一朵干干的雪莲花,放在皇帝鼻子下,只见香味散出,皇帝裸露在外的皮肤,好像有虫子在底下蠕动。

        十分吓人。

        皇帝发出痛苦的叫声:”啊~啊……,你当真……是……凤旎……,是我对不住你!”

        琅华夫人冷笑一声:“这话说完了!你灭了我的国,还想杀我!谢玄,你的天下是我帮你打下来的!若不是南诏国的百姓替你出征,你怎么可能会歼灭先皇的军队!

        你负了我,另娶她人就算了!为什么要屠尽我的子民!啊……你把阿言也给杀了,一切都是因为你!

        我苟且偷生活了下来,一直告诉自己,只有活着才能报仇!只有活着,我才能杀了你!”

        琅华夫人两眼通红,疯狂的转动雪莲花。

        而皇上的表情愈发痛苦,想要伸手将花拽下来。

        吃瓜群众叶蓁蓁张大了嘴。

        泥马,这啥情况啊?

        这是蛊虫吗?

        太吓人了!

        这帮人现在忙着折腾皇上,暂时没空理她,要不要现在跑路!

        可恶,她咋跑,一看就知道宫殿被包围了。这个空间鸡肋的地方,是只能躲,不能走出去。

        万一谢世墨篡位成功,把正殿封了,她就算从宫殿出来,也跑不出去。

        得想个完全的办法。

        努力缩小身体降低存在感,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叶蓁蓁往后一看,是桑珠!

        桑珠扮成了宫女的模样,她怎么会在这儿?

        所以这次逼宫,鹄和也掺和进来了!

        这下麻烦了。

        琅华夫人似乎折磨够了皇上,将花儿拿开,笑着说:“你身体的蛊虫已经待了一月多,今日便是第四十九天,等虫进了你的脑子,你会变成我的傀儡,听我的话行动。

        你现在要是亲手写下圣旨,我可以给你一份解药,延缓被虫子噬心的痛。你不写,今晚过后,你就只是一具没脑子的傀儡了!

        谢玄,你要选哪个呢?”

        琅华夫人笑的花枝乱颤,说出来的话却吓人的很。

        皇上面色铁青,他听闻过这种虫子的厉害。只不过这虫子是南诏国的宝物,五十年只有一条,南诏国都被灭了,对方用在他身上的不一定是真的。

        “没用的……我早就写好了圣旨……放在……大臣府里,玉玺……不在宫中,就算……写了……也没用!

        你若是把我变成……傀儡……朝中大臣……会发现不对劲……,镇北侯……还在京都……”

        皇上断断续续的说,早在他发现自己身体不适之后,就立刻将玉玺转移出去。

        他敢肯定,这几人没有把握能打赢镇北军?

        这样看来谢浅突然回京,反而是好事。

        琅华夫人眯起眼睛:“呵,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招。那封圣旨在哪儿?”

        只要把前一个圣旨毁了,新的圣旨就算没有玉玺也会起作用。

        而且现在蛊虫在皇帝身体待的够久,琅华已经可以简单操控皇帝做一些事了,但不代表可以读取对方的思维。

        任何圣旨没了玉玺加盖,信度都会大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