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穿成女配苟富贵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穿成女配苟富贵 > 222.生辰

222.生辰

        潞王最近非常想要逃离京城,朝堂上风起云涌,三皇子还总是拉着他一起去恭王府探望贤王。

        再留下去他就要被动的成为三皇子党派了。

        他进宫见太后请辞,太后却话里话外说玄孙可爱,她喜欢的很,还想要玄孙多陪在她身边一段日子。

        潞王语气坚定的要走:“母后,元宵都已经过完了,我们再留下去实在不合适,就让我和王妃回去吧!”

        太后眼神复杂的看着潞王,收起一脸的慈和,露出了帝王家的无情:“那你带着潞王妃走吧!玄孙留在我身边教养好了。”

        潞王沉默,听出了这话与中的威胁意味,知道自己这是来时容易,想走却没那么简单了。

        看来他是已经被拖进这浑水中去了。

        转念一想贤王那个糊涂鬼整天窝在恭王府,现在恐怕完全不知道朝堂上的这番风起云涌,而他,也一样已经被卷进来了。

        潞王叹口气,感慨太后这一招真是高啊!不声不响就把他和贤王坑进了局里,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草长莺飞二月天,天气慢慢回暖。谢青云已经开始忙着参加岁考,考中后才能参加院试,所以他最近一段时间都没有来过店铺里了。

        他站在学院的寝室中,看着窗台上放着的一把檀木梳子失神,这是过年间贤王送给萧萧的礼物,也就是那会儿他才从掌柜的口中知道贤王一直在打萧萧的主意。

        他现在一介白身,自然斗不过贤王,贤王如果真的利用权力身份对萧萧用强,他们完全无力反抗……

        不过倒是可以借力打力。

        ……

        京城中的风起云涌从朝堂上传到了民间,大家茶余饭后也总是会说上一嘴今日庙堂上的纷争。

        现在的朝堂已经分出了三派,一派以裴丞相为首的太子党,一派就是以太后为首的二皇子党,还有一派以湘妃的娘家哥哥——李将军为首的三皇子党。

        都是有强劲背景的皇子,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皇上在这个时候,却不表态,惹得这一场没有硝烟的争储之战更加的暗流涌动。

        皇后没想到自己就安稳的过个年,沉迷几天麻将,朝堂就产生了这么大的变动。

        二皇子和三皇子原本势弱,没有与太子这个正统一教高下的余地。可是太子输在了没有成婚,没有子嗣上面,就这一点,不少朝臣都转向了二皇子和三皇子的麾下,成了他们的支持者。

        皇上现在的态度也十分的含糊不清,好像也没有坚定的决心支持太子,所以现在整个朝堂就是一片混乱,各自为营。

        皇后焦心不已,把之前相看的几家姑娘又筛选了一遍,把倒戈向其他皇子的家族踢了出去,最后竟然只有静安侯府和宣和国公府还是太子党,其他人不是选择了中立,就是选择了其他皇子。

        皇后已经没有了从前慢慢相看的心情,转天就把静安侯府的杜雨霏与宣和国公府的唐婉宣进宫来赏花品茗。

        静安侯府与宣和国公府也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静安侯府却临时推脱了皇后的邀请,侯夫人回了一封信给皇后:“皇后娘娘吉祥,最近天气寒冷,家中小女杜雨霏身子一直不舒坦,怕传染了病气给皇后,所以就不进宫见皇后了,等到小女病体康复,一定进宫请娘娘的安……”

        一大段欲盖弥彰的推诿之词,看的皇后十分火大,不就是个墙头草,还在观察态势,衡量各个皇子之间的势力,准备顺时而动嘛!

        还不如那些已经明确站队的,这样意志不坚定的墙头草,不要也罢!

        于是进宫的只有一个宣和国公府的唐婉,为了场面不那么尴尬,皇后把贤王妃也叫进宫里来作陪。

        贤王妃最近的肚子已经开始慢慢显怀,她对于和离的事情也已经做好了准备,她买好了一套宅子,屋里各种物件都已经添置好了,她现在只要和离就能直接搬去那宅子居住。

        那宅子靠近谢萧萧家,贤王妃感觉十分称心,以后有萧萧照应着,她倒也不担心以后的日子难过。

        唐婉这姑娘说话温温柔柔的,皇后生怕她以后做了太子妃会立不住,即便是现在没什么王侯将相这样门当户对的女儿可以挑选,她也还是十分谨慎的。

        太子娶妻,那就不只是贤内助这么简单的事情。

        有些时候,太子妃稳住后院,让太子无后顾之忧地参与朝堂之事,也是相当重要地存在。

        皇后考教了唐姑娘几个问题,想要知道她的想法和处理问题的方法,没想到这姑娘看着好说话,可是回答起处理事情的手段却十分的犀利,简直就是绵里藏针的那一款。

        皇后对此十分满意,贤王妃看着小姑娘有主见的模样,也很喜欢,一眼看明白了皇后的态度,贤王开始各种吹捧太子的优秀和聪慧。

        唐婉听的十分羞涩,那微微上扬的嘴角透露出她心中那隐秘的欢喜,贤王妃感觉自己的这个红娘做的十分到位,轻松的将唐婉一颗少女心系到了太子身上。

        皇后心想这事已经算是成了大半了,唐婉长得柔美,太子应该会满意。接下来就寻个由头让太子来露个面,见一见未来的太子妃,这件事情也就算是成了。

        后面寻一个高门夫人给做个媒,婚事就可以一步一步的推进下去了。

        太子得了皇后身边大丫鬟的传话,自然就跟着一起来了坤宁宫。朝着皇后和贤王妃各自请安,皇后竟然在这会儿询问起了他在朝堂上的作为。

        太子心里剔透,只是一个转念,就知道这会儿有外人在,那就是母后秀出他的能力,想要给外人看的。

        眼风一扫,余光看到下手处坐着的那个姑娘,长得温柔如水,看样子是母后最近听说了朝堂上的事情,开始给他安排终生大事了。

        这应该是母后看中的姑娘,所以现在明里暗里的想要让他表现自己的能力,赢取姑娘的芳心?

        太子并不接皇后的茬,站起身说自己现在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就先回去了。

        皇后并不满意他的表现,等到让贤王妃把唐婉姑娘送出宫去,她才娶太子的东宫,问他的想法。

        太子看着皇后的眼神里泛着一丝乞求的意味:“母后,我身子不好,无意争储,能力也有限,你就不要再斗志满满的盯着储君的位置了,好不好?”

        皇后怒其不争的皱着眉头对太子训斥道:“你以为你处在这个位置上,有退路吗?我告诉你,你是太子,以后不管是谁上位,把你踢下来,你都是死路一条,我和你舅舅一家全部都得死,你说我们要不要争这个位置?”

        太子目光黯然,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光芒:“我只是不想再多拖累一个姑娘进来,您明明知道我的身体,又何必这么逼迫我?”

        皇后闭了闭眼睛,语气坚定的说道:“我没有逼你,只是因为你没有退路,你只要退一步,那就将会是万劫不复的境地,我们都得给你陪葬,我怎么敢让你退?”

        太子的心里涌上一阵浓重的阴云,紧抿着一张没有血色的唇,不再说话。

        生在这帝王家没有一件事情能由着自己的心意做主,他这些年的日子过的好沉闷压抑啊!

        诚然如皇后所说,他的确是没有退路,可是他依旧忍不住心底的期盼,想要看一看这宫墙外的蓝天白云,花草树木。

        可是没有人懂他的困扰,他在这深宫中十分孤独。

        在这里母亲不慈,父亲不和,兄弟各有心思,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想摆脱现在的身份,自由自在的出去走一走,看一看。别人求而不得的身份地位,他背负着感觉像是枷锁,困住了他一切向往。

        皇后原本以为这事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没想到太子却不乐意,私以为他还是太任性了,不体谅她的焦虑和担忧。

        事实证明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皇后看着软抵抗的太子,直接一拍桌子拿下了主意:“这些事情你想的还不够透彻,所以你的婚事就由我帮你拿主意吧!我看唐婉这姑娘挺好,过几日我就直接找人给你们纳采、问名。”

        太子知道自己反抗不了,没有说什么反对的话,只说自己的身体不舒服了,转身进了房间的床上躺着去了。

        没几天时间,太子的婚事定了下来,伴随着这件事情,还有贤王、潞王站队二皇子,也在民间被议论的沸沸扬扬。

        朝堂上现在形成了一种互相揭发,抓对手把柄的氛围,如此一来,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隐隐的形成了三队鼎立的局势,朝堂局势反倒慢慢的安稳下来。

        只是贤王站队二皇子的事闹得喧嚣尘上,从来没有停歇过,百姓都广为得知。

        二月份,天气慢慢开始回暖,寒风中多了一丝温暖的万物复苏的气息。

        谢青云开始参加县试,如果县试通过,接下来等到四月就会接着参加府试,然后一步步往秀才,举人,进士努力。

        想到当初答应萧萧要考中前三甲,谢青云不禁满心斗志。

        县试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难度,成绩一出来谢青云是第一名童生,惊呆了不少学院中的同窗。

        在大家的印象里,谢青云的成绩并不算出众,所以他突然展现出这样的实力,让不少人都惊呆了。

        学院的夫子也十分重视这件事情,立刻把谢青云从最末等的丁等班调去了丙等班。

        谢青云其实并不想离开现在的课室,虽然这课室里面的学生有点不学无术的意思,但是他们都十分的纯善、乐观,也从来不介意谢青云的出生,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来自陌生人的感动。

        时间飞快的划过,烟花三月,百花竞相盛开。

        谢青云的生辰日萧萧早就牢记在了心里,她一早就准备了各种礼物,足足备下了十六份生辰礼,一副要把谢青云从小到大缺失的生辰全都给他补回来的架势。

        时间上倒是恰好,谢青云生辰那一日正逢学院假期。

        谢萧萧连店铺中的生意都放着不管了,一早就故意把谢青云支使到店铺中忙碌,装出一副完全不记得他生辰的样子,只等着中午要给他一个意外惊喜。

        谢青云十分期待和萧萧一起度过自己的生辰,可是看着萧萧忙里忙外,热火朝天的模样,谢青云到嘴边的话终究是咽了下去。

        他安慰自己没关系,就算萧萧忘记了他的生辰,只要中午能一起吃午饭,那也算是她陪着自己一起度过了生辰,他也一样感觉满足。

        等到中午的时候,谢青云叫萧萧一起去吃饭,才发现店铺里已经没有了萧萧的身影,他转身问掌柜:“萧萧去哪里了?”

        掌柜十分实诚的摇摇头:“我不知道,小姐管的事情多,经常会出去,我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谢青云眼中的失落掩饰不住的翻涌,将他心底的那点期待淹没,她真的忘记了他的生辰!!!

        她之前那么用心的为倩儿准备生辰,还说了等到他生辰的时候,要好好的帮他庆祝的,现在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谢青云感觉中午吃一碗长寿面的胃口都没有了,转身回到雅间,满心寂寥的坐在椅子上,一扇门隔开了外面的热闹天地,他终究还是他自己一个人。

        掌柜突然在外面敲门:“少爷,姑娘安排了马车来接你,你快点出来看看。”

        谢青云那满心寂寥瞬间收拾进了垃圾桶,眼睛重新燃起耀眼的光芒,他就知道,萧萧怎么可能会忘记他的生辰!

        嘴角忍不住的上扬,眼中带起一阵细碎的笑意,整个人和片刻前的状态截然不同。

        一出店铺看到门口停着的马车,他掀开帘子没看到萧萧的身影,他满心疑惑的对车夫问道:“萧萧怎么不在马车上?”

        车夫摇摇头,一脸神秘的说道:“姑娘不让我告诉你,你跟我走就是了。”

        谢青云上了马车,猜了一路萧萧为他准备的惊喜,等到了目的地走下马车,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萧萧会把他带到依山傍水,风景如此美好的地方来。

        他抬头看到湖边船坊中,那个明艳动人的身影朝着他热情招手,谢青云按捺不住心底的欢喜,阔步走上了船坊来到了萧萧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