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一剑绝世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一剑绝世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宗主这是在装逼?

第五百四十七章 宗主这是在装逼?

        半个月后!

        牧北出关。

        半个月的时间,他参悟天一阵典,悟得两宗大阵。

        一座杀阵!

        一座禁阵!

        杀阵名通狱,纯粹主杀伐,攻杀力慑人!

        禁阵名平澜,纯粹主压制,可剥夺战力!

        这两宗阵法的级别很高,就算是以他的天赋,耗费半个月,也只是勉强悟懂而已。

        第一时间,他在无量宗内部区域以及无量宗外百丈范围内,皆刻印下这两宗大阵。

        而后在大阵各个位置埋置下大量的灵晶和各类源物质晶石,以作为启阵的能量源。

        这天地间,所有阵法都需要能量源,否则,如何生出力量?

        单靠吸纳天地间的游离灵气和游离源物质,能量源有限,难以发挥出最强的威能。

        “唔,再弄几条九级真品灵脉。”

        他自语。

        ……

        源界外。

        无尽远。

        茫茫空间中,一艘宝舰极速航行,其上站着一个男子和一个老者。

        男子一袭银袍,带着一股华贵气。

        老者身着灰袍,站在男子身后,时不时皱眉,顿了片刻后终究还是开口,道:“三殿下,陛下的指令是半月后出军伐源,且是分批出军,我们提前踏入,是在违背陛下定下的指令,恐怕会触怒陛下,还是折返吧!”

        银袍男子看向他:“我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

        灰袍老者顿时明白了男子的意思,深深行了一礼:“老奴知错了!”

        银袍男子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下不为例!”

        “此次前往源界,只为一件事,取到情报中的那柄剑,并不对源界其它势力家族动手,严格来说并不算出军!”

        “你当很清楚,不久后的储君之争会是何等激烈,而几个皇子中,我目前的胜率并不高,那柄剑对我很有用!”

        “老老实实跟着我,随我取到那柄剑,以之助我夺得储君之位,到时,你与你所在的穆族,少不了各种好处。”

        他说道。

        灰袍老臣眸光微亮。

        确实!

        他和他所在的穆族站在三殿下身后,支持三殿下,它日,若三殿下夺得储君之位,对他和穆族确实好处极大!

        这时,银袍男子问道:“情报中持剑的那人,如今具体在哪?”

        灰袍老者恭敬道:“根据七日前传回的情报,对方创建了一个宗门,名唤无量宗,立于原空闻剑派的教址上,如今应该是在那个地方。”

        银袍男子点了点头:“提速!三天之内赶到,将那柄剑取下!”

        “是!”

        宝剑骤然加速,于茫茫空间中留下一道长长的光尾。

        ……

        源界。

        无量宗。

        牧北离开无量宗三日,寻到三条九级真品灵脉,于这天返回无量宗。

        刚回来没多久,无量宗百丈高处,空间突然裂开,一艘宝舰驶出来。

        下一刻,宝舰上走下一个银袍男子和一个灰袍老者。

        银袍男子背负双手,俯视无量宗:“牧北,出来!”

        声音洪亮,带着一种命令的语气,瞬间传遍无量宗。

        无量宗内,众弟子齐齐抬头看去。

        牧北走出来。

        “宗主!”

        一众弟子喊道。

        牧北点了点头。

        看向银袍男子和灰袍老者,他不急不缓的登空而上,来到与两人同一高度:“奎界来的?”

        他感觉到了两人的修为,银袍男子处在荒庭三境,灰袍老者处在荒庭七境。

        如此修为,加之青霜圣宫主前些时候与他提到的事,他瞬间便想到了奎界。

        银袍男子左手负于身后,淡漠的看着他:“你倒挺会猜!”

        牧北淡淡一笑:“常规操作,毕竟,我是集强大、英俊和智慧于一体的男人。”

        银袍男子一怔,灰袍老者也一怔,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吹嘘自己的人,脸皮未免太厚了!

        无量宗一众弟子也是愣住。

        “宗主这是在……装逼?”

        “这……看上去好像是。”

        一些弟子小声议论。

        这时,牧北看着银袍男子道:“我还能猜到,你们此番应该是为了抢我手中那柄剑而来。”

        银袍男子双眼微眯。

        这都能猜到?

        牧北淡笑:“不必惊讶,这也是常规操作。”

        奎界来人,就两人,来到此地后直呼他的名字,摆明是冲他而来。

        是特地来杀他?

        明显不像!

        不是为杀他,两人前来的目的便只有另外一个,夺宝!而他身上,外人所知的最有价值的宝物,便是那柄老剑。很显然,那柄老剑的存在传到了两人耳中。

        银袍男子深深看了眼牧北,道:“既然知道,便将剑拿来,取到那柄剑,我转身就走,你可多活半个月时间。若拒绝,便杀了你后再取剑,你将少活半个月。选吧,给你十个呼吸。”

        牧北淡笑。

        银袍男子冷淡道:“笑什么!”

        牧北道:“我这人喜欢走不寻常路,所以,你说的这两个,我都不选。我选第三,杀了你们,拿走你们身上所有宝贝。”

        银袍男子一愣,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没想到是这等话,你是不是以为有那柄剑就无敌了?那柄剑确实强,但,最多也就让你斩杀荒庭二境,而我们……”

        他话还没说话,这个地方发出轰隆一声大响。

        四周,密密麻麻的阵纹浮现而出,封禁之力和绝杀之力同时交织,令此地顿时乌风怒号。

        银袍男子变色,第一时间感觉实力被大幅度压制了,而此地浮出的杀伐气息更让他惊悚。

        纵然是荒庭七境的灰袍老者,亦是瞳孔骤缩。

        牧北看着银袍男子:“你们什么?接着说。”

        银袍男子脸色阴沉:“你……”

        你字刚出口,一道丈许杀光豁的落在他身上,噗嗤一声将他劈的四分五裂。

        “让你说你就说,知不知道什么叫作矜持?”

        牧北道。

        灰袍老者剧颤:“三殿下!”

        牧北一愣。

        三殿下?

        紫奎王朝的三皇子?

        这是宰了条大鱼啊!

        他目光瞬间落在对方坠落在地的纳戒上,紫奎王朝的一个皇子,身家绝对是很丰厚的!

        他一晃出现在那枚纳戒前,将纳戒捡起。

        而这时,灰袍老者怒吼,一掌朝他轰来。

        这一掌,刹那间便压塌了方圆百丈空间。

        掌威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