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幻天风云录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幻天风云录 > 第五章 剧变

第五章 剧变

        余晖西下,小山村中升起袅袅炊烟,家家户户都开始制做起晚饭。农家生活不易,物资极其贫乏。由于舍不得夜里点灯,所以小山村一般家庭都会趁着天黑之前吃完晚饭早早躺下休息。

        距离小山村大约数里的密林中,一只马队悄悄地矗立着,没有一丝的声音,也没有一点的骚动。为首的一个独眼中年人静静地凝视着小山村,嘴角露出一丝凶残的狞笑。

        “老大,再等等吧!等到那些贱民吃过晚饭,进入梦乡的时候便是我们尽情享受的时间!”一个面露猥琐笑容的文士对着独眼中年人道

        独眼中年人点点头,转过头对着小喽啰道:“二狗子,告诉兄弟们再忍耐会!待会杀进村子,除了我们需要的人和宝物后,剩余的人随你们处置!”

        听见独眼中年人的话后,小喽啰喜形于色地向着后面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人跑去。

        榆木做的桌面上放着三只陶土大碗,其中一只还有一个小小的缺口。这是一个几乎家徒四壁的房间,除了一张破旧的小桌,也只有几个竹篾编制的竹筐,土灶里橙红的光光将房间内照的忽明忽暗。

        小桌边围坐着一老一少的两个身影,老人年约六旬模样,黑黑的面颊上布满皱纹犹如年老的树轮一般,此刻正略带愁容地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浑浊地农家黄酒。

        不时打量着门外动静的小姑娘身穿麻衣布裙,两个精心辫成的小小发髻高高地伫立在头顶,显得活泼不已。房间内有些沉默压抑地气氛,让年龄只有四、五岁的小姑娘难受不堪,终于还是忍不住心性焦急地道:“爷爷,哥哥今天是怎么了?眼见天就要黑了怎么还没回家呢?”

        听见小姑娘开口,老人悠悠地看看房门外渐渐变黑的天色,摇摇头挤出几分笑容道:“小丫,你是不是饿了啊!要是饿的话你就先吃饭吧!”

        “爷爷,我不饿!我只是有些担心哥哥的安危!”小姑娘摇摇头轻声道

        老人怜爱地伸出满是老茧的枯槁右手摸摸小姑娘头,安慰道:“小丫,不要担心了!你哥哥每天都会进山砍柴,对这山中的情况非常熟悉不会有事的。”

        “嗯!我现在还不饿,想再等等哥哥!”小姑娘微微道,不再言语。

        老人看着孙女的模样,心中微微叹息一声也不再出言说话。一时间房间内再次沉默下来,只有那灶台内不时传来“噼里啪啦”湿柴火被火焰烘烤爆裂的声音。

        灶台内的火光渐渐熄灭,只留下灰烬中忽明忽暗地光亮。屋外的天色已经变得漆黑一片,只有那高高悬挂天边的一轮下弦月清冷地照在大地上,将小院中一株大树的影子拉的长长,随着枝叶摆动显得诡异至极。

        “嘎嘎”突然传来几声凄厉的乌鸦鸣叫声,打破内一老一少两人的神游外物。老人抬起苍老的头颅看了一眼天色,起身拿起自己和小姑娘面前的陶土碗,艰难地向着角落里的灶台走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常年被柴火炙烤的铁锅早已变得漆黑无比,不大的铁锅内除了漂浮在上的野菜几乎全是清汤,仔细看去只有唯数不多的几颗米粒沉在锅底。老人将小姑娘的碗中装满,又从锅底捞出半勺米粒放入其中,又随意地将一勺满是野菜的汤水放入自己的碗中,剩下大半米粒和野菜依旧留在锅中。

        “快吃饭吧!不要担心了,你哥哥肯定没事!也许是今日砍的柴火多了些,耽搁了些时间。”老人将两个破旧的碗放在桌上,坐着身子开口道。

        “嗯!我知道了”小姑娘虽然还是有些担忧,听见爷爷的话语便不再言语小声应道。

        月上三竿,黑松林里独眼中年人翻身上马抬起头看了一眼月色,转过头又看了看身后百余人的队伍,心中不由暗暗发恨。打从独眼凌辱了最喜欢的小师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地屠戮师傅满门,独自逃到这蛮荒之地创出偌大的名头后,还不曾受到距离死亡竟如此之近。

        三日前那个夜晚,独眼正左拥右抱地尽情享受着温柔乡,突然就被激烈的打斗声所惊醒。当独眼手提钢刀衣衫不整地冲到大堂,饶是以心狠手辣著称的独眼也是被震惊了。目光所及到处都是自己手下的尸体,鲜血几乎将地面所染红,角落里几个断手断脚的手下的哀嚎声不断地刺激着独眼紧绷的神经。

        灯火通明的山寨大堂中,四个凶神恶煞地黑衣壮汉杀气腾腾地立于高台之上,手持钢刀面色不善地盯着身前围拢的马匪们,低垂的钢刀上泛着幽光鲜血正从刀尖滴落在地面。诡异至极的竟然是黑衣人的身后,一个面目清秀地少年人斜靠着虎皮椅,手捧一串晶莹剔透的草龙珠慢条不稳地一颗一颗地送入口中。

        少年人身穿月白锦袍,脚蹬薄底鹿皮快靴,黛眉如画、丹凤眼桃花眸,肤凝如雪、面如冠玉,风度翩翩宛如那画中谪仙,让人看上一眼心中竟然生起自惭形秽的异样感觉。独眼被眼前的一幕震撼的无以复加,微微有些错愕呆愣在当场。

        不知何时,那少年人已然将手中最后一颗草龙珠送入嘴里,慢慢咀嚼几口吞入腹中,低头有些遗憾地看了看手中空留枝丫,露出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

        “大胆贼人,不知死活!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家老大在此,还不快些滚下来摇尾乞怜,兴许大爷们在尝过你的滋味后会留下你的狗命!”独眼身旁的二当家,眼见老大在身侧有些急于表现地冲着高台的几人大声喝道。

        少年人也不答话,砸吧着嘴唇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是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手中的枝丫,淡淡地道:“你们老大?我怎么没有听过,就是那独眼龙吗?”

        “放肆!孤陋寡闻的贼人,竟然连我家老大孤眼蛟龙的名号都不曾听闻!我家老大英明神武,动动手指头就能碾死你们!快快滚下来,等候大爷们的蹂躏吧!”秃头二当家谄媚地向着独眼笑笑,猥琐地大声道。

        少年人依旧没有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何理会,随手将枝丫扔在地上,转过头看也不看鼓噪的二当家,满脸微笑地看着独眼询问道:“咦!你就是他所说的独眼蛟龙?是这群废物的老大?”

        眼前少年人的微笑充满着和煦,让独眼仿佛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紧了紧心神,正欲开口却不想是被二当家抢答道:“知道就好!小子竟然说我们是废物,待会大爷要狠狠地蹂躏你,出出大爷心中的恶气!”

        “聒噪!”少年人依旧满面春风,丝毫未见有任何怒容,只是轻声喝道。

        独眼被眼前的少年人看到心中发毛,丝毫不敢有任何托大的意思,高举双拳上前一步道:“正是在下,不知阁下是谁?深夜到访,杀掉我这么多兄弟所为何事?”

        “彭”独眼的话刚刚说出口,身上就传沾上了温热的液体,随后一声如同撑破气囊爆裂的声音,转过头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只是一眼就让独眼再一次愣在了原地。

        只见那刚刚气焰还十分嚣张的二当家,不知何时竟是不见了身影。身材矮小的二当家不知怎么突然就膨胀了数倍,来不及发出任何其他的声响就只留下了一滩血迹。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略带温热的液体,一抹血污映入眼帘,此刻独眼的心中不由地泛起滔天巨浪,一股汹涌而来的恐惧支配着身体,双腿不住地打起了哆嗦。

        “呵呵!不用害怕,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而已!”少年人再一次轻笑道

        独眼止住脑海中疯狂想要逃跑的想法,企图让自己激荡不已的心平静下来,只是堪堪有些冷静,脑海中再一次回想起刚刚看见的一幕,腿一软便跪倒在地,颤声道:“悉听尊便!小的一定在所不辞!”

        “哈哈!哈哈哈!”少年人大笑几声,便将需要独眼所做之事和盘托出后,瞬间便不见了几人的身影,只是在数息后传来手下大小便失禁的骚臭。

        胯下的战马传来一声响鼻,将独眼的思绪打断连忙回过心思,不由地打了一个冷颤。再一次回想起三日前那个恐怖的夜晚,自己人数本来近一千的手下竟然在几刻间被跟随少年人四名属下解决只剩下百人,二当家更是在少年人不知怎样出手的情况下惨死身侧,自己竟然是毫无察觉。

        想想二当家的身手与自己相差无几,独眼暗自庆幸没有触怒那少年人,不然自己的下场也可想而知。只要自己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好事情,想来那少年人应该是不会动自己,待到送走瘟神后便毫不犹豫地远走天涯。

        念及如此,独眼将脑海中的想法赶了出去,稳了稳心神便冲着手下大声喝道:“兄弟们,等到冲入眼前的村子,除了我们要找的人和宝物,不需要留下任何活口!村中的财物也任你们平分!”

        “好!好!好!老大英明!”身后的一众手下高呼道

        独眼见手下的士气已经提升到了极点,狠毒的眼光中多了一丝阴毒,抽出马刀遥指不远处的村庄,驱动着马匹飞快地向前奔跑而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