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盖世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盖世 > 第两千两百三十三章 贪婪的下场

第两千两百三十三章 贪婪的下场


“死亡泉眼”外圈边沿区域,此刻流光异彩,泛溢出割裂虚空的刺目辉芒。

    钟赤尘将时之书唤来,脚踏蕴藏时空玄妙的古朴神书,以囊括一方小天地的书页,收集泉眼外圈流溢的辉芒。

    绚烂的辉芒,暗藏虚空精奥,有着洞穿一方世界的大神通。

    时之书的书页,每收集一束奇异辉芒,书页内部的异世界就变得开阔广阔,有全新的虚空神妙被烙印。

    钟赤尘那张俊美的脸庞,逐渐被一种狂热色彩所覆盖,他一贯的潇洒,对万事万物不在意的淡然,早已荡然无存。

    他浑然不觉,他即将坠落某个存在精心编织的陷阱,他沉浸在追求至尊大道的途中,感觉离他苦苦追求的大道越来越逼近。

    慢慢地,他和时之书不再局限于泉眼的边沿,而是向内深入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虞渊身上,都在留意虞渊的变化,没有太在意钟赤尘的举动。

    突然,静止不动许久的“死亡泉眼”,朝内部开始了缓缓地旋动。

    试图通过泉眼的构造和布局,参悟虚空真谛的钟赤尘陡然惊醒,旋即便勃然变色,发现他不知不觉已太过深入。

    他立即抽身远离,想从泉眼内逃脱,并将他探寻泉眼的力量收回。

    只可惜未能来得及。

    束束发丝般纤细的七彩霞光,随着旋动的“死亡泉眼”,率先流向另一端的冥域。

    七彩霞光是钟赤尘散逸在泉眼内,感悟虚空奥秘的龙息,是他部分力量的汇聚!

    他顿知大祸将要临头。

    “小心!”

    虞蛛,辕莲瑶和大地之母,终于觉察到他的凶险,远远高喝提醒。

    她们还同时感应出,在“死亡泉眼”深处阿瑟斯背后,有逐渐壮大的死亡意志!

    除此之外,另有一股和死亡意志截然不同,仿佛要破碎万千虚空的恐怖气息,像是被“死亡泉眼”给吸引了,由另一端别的境域跨界而来!

    这股恐怖气息在泉眼嗤嗤作响,导致伽力星域宛如一面能直视的多面体棱晶,突然间支离破碎。

    密密麻麻地空间裂缝,因那股恐怖气息的形成,充满了伽力星域。

    另一端的那个恐怖存在,似乎仅仅释放一部分力量,差点就震碎了伽力星域,抹掉此方星域所有底层核心的虚空法则。

    “我!”

    钟赤尘惊恐地尖叫。

    被他释放出来,探寻泉眼虚空真谛的龙息和空间法力,已向另外一道意志而去。

    这时,他突然响起阿瑟斯之前开出的两个条件。

    要么留在荒界,打破隔绝两个世界的界壁,另一端那位可以赋予他更深的虚空真谛,助他在荒界晋升至尊。

    要么,就直接通过“死亡泉眼”进入另一端,在另一方世界完成至尊的进阶。

    能帮助他提升到至尊者,显然有绝对的信心,相信他只要踏入另一端,就摆脱不了那位,一定会成那位身旁的一员。

    只有具备这样的底气,才会什么条件都不开,仅仅他过去就帮助晋升至尊。

    “钟先生!”

    辕莲瑶凑向“死亡泉眼”时,忽被造化峰挡住。

    “没用的。”大地之母冷静地叫停。

    钟赤尘是因为探索的加深,琢磨出了一些深层次的虚空真谛,渐渐陷入痴迷和忘我之境,才会落得这般下场。

    那位和死亡之神卡罗丽娜该是同等的存在,既然对钟赤尘下手,定然信心十足。

    从钟赤尘凑向这个泉眼,悄悄感悟其中的虚空精奥时,那位应该就布下陷阱了。

    他先前之所以没有动作,就是为了让钟赤尘不起警觉,还愿意给出一些好处让钟赤尘上头,趁其疏忽时一举拿下。

    此刻的“死亡泉眼”,犹如他的虚空织网,要捕食钟赤尘这个蝇虫。

    轰隆!

    虞蛛身下的凤凰神殿,突然荡漾出虚空涟漪,而涟漪下方的霞光又在迅速消散。

    这座神奇的凤凰神殿,在虞蛛的掌控下试图搭救钟赤尘,却受到了“泉眼”内一股震动的影响。

    咔嚓!

    巍峨壮阔的凤凰神殿,被震的有部分砖石炸裂,显露出了埋藏在墙壁下方的,一幕彩蝶飞翔的图画。

    一只绚烂的彩蝶,由特殊的精血刻绘而成,勾勒彩蝶的线条,皆蕴含虚空精奥。

    那是虚空灵魅。

    和钟赤尘一般精通虚空真谛,早就达到十级的虚空灵魅,和钟赤尘可谓是宿敌,她也是妖凤垂涎多年的星空巨兽。

    她死在了灰域,还被小棘龙给吞食。

    可她掌握的虚空精奥,却以这种方式被烙印在凤凰神殿。

    妖凤稚雅不知从何处得来了她的精血,参悟了她的部分虚空真谛,还结合当年陨落的时空之龙血脉秘奥,再以虚空灵魅的精血,将其图画刻印在凤凰神殿。

    眼见钟赤尘就要消失在泉眼,虞蛛尝试以凤凰神殿进行拦截,反而被里头另外一股意志觉察,一发力就震裂了遮蔽彩蝶的砖石。

    虞蛛闷哼一声,她唯恐凤凰神殿都会炸开,不得不收敛力量。

    她还感受到了一道目光,从泉眼内凝望着她,似乎想要记住她的气息,还有她所执掌的凤凰神殿。

    犹豫一秒,虞蛛谨慎地缩回神殿。

    嗖!

    而这时,钟赤尘连带着那本时之书,终于流向泉眼通往的另一端。

    其余人,眼睁睁地看着钟赤尘的消失。

    幽瑀,辕莲瑶,陈青凰,大地之母和光之源灵,对空间奥秘并无涉猎,而大魔神贝尔坦斯的一道魔魂,此刻正在虞渊的体内活动。

    “这头时空之龙是自己非要作死。”

    阿瑟斯神色淡漠,感受着“死亡泉眼”缓缓恢复平静,知道抓住了钟赤尘的那位大人,也已从另一端的冥域离开了。

    于此同时,一缕极其细微的死亡气息,通过阿瑟斯的那只手流入心灵神石。

    心灵神石并未任何变化,只有代表阴脉的灰蒙蒙溪河,轻轻流动了起来。

    紧盯着“死亡泉眼”的其余人,感觉不出那一缕细微的死亡气息,只有陈青凰心有所觉,她清冷的眼眸透着疑惑,看着心灵神石中的那条溪河。

    她意识到,另一端被阿瑟斯称呼为卡罗丽娜的强者,正在接触心灵神石的阴脉。

    那一缕死亡气息,只是通过阿瑟斯的手来活动,阿瑟斯无法理解里面的深意。

    但她却是能理解的。

    她琢磨了一下,就知道那一缕死亡气息,传递给阴脉的讯息是:你并不完整,你即便抵达冥域,因你本就是残缺的,也无法进阶为新的源魄。

    陈青凰顿时恍然。

    能进阶为源魄的阴脉源头,该是主动和阿瑟斯沟通,向另一端的死亡之神求助。

    对方,瞧出它是残缺的,没有答应它的条件。

    呼!

    突然间,贝尔坦斯的那道魔魂,在虞渊体内转悠了一圈后,又从虞渊的胸腔飘逸出来,愕然道:“咦,钟赤尘呢?”

    众人默然。

    “在探索那泉眼时,他被另一端的某个存在吸走了。”

    片刻后,将辕莲瑶拦阻的大地之母,淡漠地说明情况。

    贝尔坦斯面色顿时变得深沉,众人能看到他隐而不发的愤怒中,有着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大魔神冷声道:“他最大的毛病,就是一直认为他在恢复全力以后,没谁能拦得住他。”

    “这是刻印在他血脉内部的,最根深蒂固的印记,永远不会消磨掉。”

    大魔神凝望着泉眼,看着最深处的阿瑟斯。

    在他这种目光的注视下,阿瑟斯浑身不自在,想起了被他虐打的一幕幕往事。

    “龙族当初在源界诸天作乱时,他就是最难被对付的,他甚至能避开我的追杀。而今他恢复了力量,还拿到了时之书,在荒界和源界不论碰到谁,他都能从容退去。”

    “这也让他活的很潇洒,让他一直很淡然从容。这是因为他从未碰到过,在空间力量上能够超越他的存在。”

    “现在他已经碰到了,他还以为能够像以前那样,在遇到危机轻松脱身。”

    “终于,栽了一个大跟头。”

    贝尔坦斯点出钟赤尘的问题,旋即对虞蛛说道:“我能让虞渊醒来,能帮助他将剩余的灵魂记忆重整,可我这具魔魂的力量不足。我需要你将这座神殿内,一部分的魂能交给我使用。”

    “幽瑀的心灵神石遗失了,不然我会从那块神石敛取力量,现在只能找你。”

    贝尔坦斯按下因钟赤尘的消失,对他造成的影响,准备在虞渊醒来一事上继续。

    “我自己来唤醒他。”

    虞蛛没同意,在贝尔坦斯飞离虞渊躯身以后,她逸出一道纯魂灵形态的躯身,也落向虞渊的脑域。

    “你在源魂方面的认知上逊色我太多!”贝尔坦斯不悦道。

    虞蛛充耳不闻。

    哗!

    就在虞蛛这道魂体即将垂落之际,虞渊这具“亡灵至尊”的躯身,突然变得青莹透亮,虞蛛沉落的这道灵体,也被青莹的异光顶撞开来。

    她想落,却落不下去。

    “在创生池那边,虞渊的本体真身,正在和这具亡灵至尊躯身重建感应。”

    贝尔坦斯仅看了一眼,就知道了问题所在,惊讶道:“我的一道魔魂,和我在万灵禁的躯身,无法保持感应和魂之连系。他的本体真身,明明在最里头,而这具‘亡灵至尊’的躯身还处于昏迷状态!”

    大魔神的语气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样都能进行感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