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阴丽华,当兵穿龙骁甲

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阴丽华,当兵穿龙骁甲

        ——“陆统领,看…”

        典韦伸手指向前方。

        陆羽则拿起“千里眼”眺望远方,可以清楚的看到,前方黑烟滚滚,无数江东的楼船不断的释放出强弩,无数艨艟战舰则冲向大魏水军。

        火焰燃起…俨然,一场大规模的水战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

        不过…

        似乎,大魏水军已经是千疮百孔,这是命悬一线,间不容发之际!

        “咕咚…”

        第一次经历水战,目睹一艘艘战船前赴后继的纠缠在一起,拼杀在一起,无数火焰在甲板上引燃。

        陆羽的心情自是无以复加。

        当然,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种时候,还是要把指挥权交给文聘与甘宁…自己还是珍爱生命,远离战场。

        一旁的文聘似乎看出了陆羽的心情…

        主动提议道。“前方水战,陆统领身系重任,还是不要冒险了,这里有我与甘兴霸将军足以!”

        “好!”陆羽也不装逼,颔首道:“那就有劳两位将军了。”

        说着话,他主动让开这片甲板,退至指挥的最外围。

        这里的龙骁营水军似乎早有预料…

        “陆统领放心,我等会誓死保卫陆统领周全!”

        就像是往先陆战时,陆羽会躲在最后,被重重龙骁营甲士守护…

        海战也一样,比起冲锋陷阵,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看天吃饭…他还是选择珍爱生命,就做一个在远处默默关注着战场的“老六”就好!

        …

        一百艘战舰迅速的冲向战场。

        尽管…这些巨型战舰上,每一个将士,每一个海员,此前…先是与鲸鱼斗,后又与倭人斗,更是从邪马台国一举斩获了一百艘巨型船舰…

        算是海战经验丰富了。

        可实际上…他们还没跟人在水上拼杀过,这是第一次…故而每一个龙骁营水军都是紧张万分,兴奋万分。

        江东水军与倭人?孰强孰弱?

        江东水军与鲸鱼?孰强孰弱?

        每一个龙骁营水军…这一年来想的都是这个问题,今儿个…总算能验证答案了。

        将近百余艘巨大的床弩已经就位…

        无数艘锦帆船踏着江浪,迎着江风…当先冲去。

        这些堪称鲸鱼杀手的床弩与锦帆船…能否洞穿江东水军的防线?所有人拭目以待!

        反观文聘,他拔出了短刀:目视前方,咬着牙…大吼道。

        “将士们,都围过来!”

        他的面前摆放了一个简易的扩音器,这是远洋之前,工房赶制出来交给他们的。

        “咳咳…”

        文聘咳出一声,旋即大喊道:“你们一个个加入龙骁营的时间都比我要长!更有不少,是在兖州时就追随南狩侯的!”

        “一些话,憋在本将军心里许久了,今日索性就一股脑说出来。”

        “本将军为何要加入龙骁营?要成为这水军统领…那是因为,本将军听说龙骁营弟兄们吃得好、穿得好,乃至于家儿老小,南狩侯都给弟兄们安顿好了!”

        “凡是龙骁营将士的父母妻儿都有人照顾,龙骁营弟兄们的孩子,将来更是能上学堂,跟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一样!”

        “还有,我听说…龙骁营的弟兄们中,那些没有娶妻的,各大家族都是争抢着送女儿过来,多俊俏的女人都有!”

        “这些,我以往不知道,可加入龙骁营方知,这些都是真的!也是这一刻,本将军才意识到‘龙骁’这两个字的真正含义!”

        “普天之下,只要是男儿谁不想入龙骁营,因为龙骁营就代表着建功立业,就代表着光耀门楣…代表着封妻荫子,在这样一个军营中,我文聘倍感自豪,我文聘挥出的每一刀,每杀死的一个贼寇,都在为龙骁营的光荣续上厚厚的一笔!仕官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今日长江水战之后,我希望普天之下再多出一个声音——当兵争穿龙骁甲!”

        ——仕官当做执金吾;

        ——娶妻当娶阴丽华;

        ——当兵争穿龙骁甲!

        听到这儿,陆羽直呼好家伙呀…

        这文聘的动员有一套啊。

        一看就是读过书的模样,儒将风范十足!

        而这些话也让每一个将士们激情澎湃…每一个龙骁营水军的眼中都露着渴望!

        “南狩侯说了…”

        文聘的声音还在继续。“这一战若是打赢了,他在邪马台国每人赐给你们一方庄园,占地三十亩!足够你们全家老小一辈子安逸生活,雇佣那些倭人当你们的奴隶,你们的老父亲,老母亲就是庄园的主子,就是人上人!”

        呃…

        一下子,整个船上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连负责将文聘的话喊给附近船舶的“传话兵”也沉默了!

        庄园?三十亩?

        主人?

        曾经都是做别人的奴隶,竟然…竟然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们也可以翻身农奴做主人了?

        幸福…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

        如果说建功立业是每个男人的梦想,那么有一方庄园,有无数奴隶为自己耕种,这就是所有男人为家庭所能做的一切归宿。

        还有不少…加入龙骁营时间还不长的。

        比如黄忠的神射营,他们做梦都想要建功立业!

        那一个个夜晚,听着那飞球营、陷阵营、先登营的战友们立下一个又一个大功,他们眼馋哪!

        以往…

        他们是没机会,今日…机会就摆在眼前。

        人生能有几次搏一搏的机会呢?

        一时间,所有水军纷纷拔出佩刀。

        ——“杀…杀…杀…”

        为了庄园,为了有自己的奴隶,为了建功立业,拼了…拼了!

        接下来…

        文聘不用再去动员,所有的水军将士,无论新兵、老兵均是眼冒绿光,像是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

        “杀,杀,杀…”

        “风,风,风…”

        百艘船舰上,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

        这道声音盖过了江浪,随着江风化为了一道道劲风,不断呼啸,澎湃!

        倒是…

        陆羽有那么点…意外。

        他啥时候说过,在邪马台国赐给每个水军弟兄们一方庄园?

        邪马台国有那么多庄园么?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悄悄的行至文聘的身旁。

        小声询问道:“文聘将军?邪马台国你就没去…你哪知道,有这么多庄园?”

        呵呵…

        文聘笑了,面色却是严肃。

        “南狩侯!你有!”

        短短的五个字,直接把陆羽说懵逼了。

        “到时候,赤壁赢了…拿不出来,本侯可找你要!”

        呵呵…

        文聘又笑了,他低声道:“末将只负责打仗,至于这些分发奖励,还是南狩侯想办法吧!”

        言及此处…

        文聘踏步登上高台,令旗舞动。

        ——“杀,前方三里,江东水师,一个不留!”

        …

        …

        一百艘巨型船舰的侧翼。

        数百锦帆船已经出现,他们宛若水中的精灵,踏浪而行,如履平地…风驰电掣一般,当先靠近了江东的楼船船阵!

        这些锦帆船,每一艘船上只有三个人,与巨大的战船截然不同,这些锦帆船上的水军…没有穿任何上衣,赤膊着身子…每人手持一把匕首,一块锥子。

        当先之人则是手持钢叉,裤子极其招摇、奢华,身后披着一个披风,上面…还镶嵌着金丝,华贵至极。

        这般打扮的…除了昔日的“海贼王”甘宁,还能有谁?

        此时的他正招呼着海贼兄弟们分散阵型,去包围最近的一艘楼船。

        曾经,他们横行于江畔,劫掠大型的商船…不过是轻车熟路。

        至于手段嘛…

        “弟兄们,知道咱们要干嘛吗?”

        甘宁笑吟吟的说道…

        “知道。”海贼兄弟们大声喊道:“给这些大楼船‘灌点儿水’…”

        灌水是…海贼们的黑话,意思是凿穿船底,让江水倒灌进去!

        “哈哈…”

        甘宁还在大笑,“南狩侯说了,凿穿一艘楼船一千金,凿穿一艘艨艟五百金!”

        “特奶奶的,十艘楼船,就是一万金!都特么的给老子听清楚了,是一万金,纯金,咬不动的,可不是那些黄铜!”

        “哈哈哈,一这波干好了,弟兄们就都发了!给我用力凿!荣华富贵,就看今朝!”

        噗通…

        话音刚刚落下,甘宁当先跳入水中。

        几乎同时…他的无数海贼兄弟也跳入了水中。

        足足几百人,“噗通、噗通”的水花接踵而起…

        或许…

        久经战阵的江东水军在江面上有一套。

        可是…比起这支甘宁的海贼军团这等…釜底抽薪的打法,依旧是显得太稚嫩了一些,稚嫩的都能掐出水来。

        这些从小就生活在江边的海贼,他们宛若一条条鱼儿一般,迅速的靠近江东的楼船!

        那些钢制的特殊坠子自腰间拔起。

        这些水下最卓越的巧匠,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凿毁一切船舱的底板!

        这等技艺…

        任凭谁听到都会觉得匪夷所思,可对于…这些海贼而言,他们以往的生活就是如此,吃饭、睡觉、凿船!

        当然了…

        一艘楼船一千金…这要是给他们充足的时间,江东楼船的数量也充足的话,他们能把大魏的国库凿穷!

        再没有什么,比金子…对这群海贼兄弟更诱惑的了!

        来了…

        水下的“匠人”就要开始动工了。

        而那一百艘大船也全速前进,加入了战场,一时间…船如霹雳,骇浪惊涛!

        …

        江水汹涌奔泻而来,如箭离弦,如马脱缰,如猛虎出山。

        此刻的长江天堑…战火激荡!

        九天俯瞰…

        那比楼船还要大的黑色巨型船舰已经逼近了江东的楼船,无数巨弩爆射,射出的铁索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

        不过很快…两艘船就碰撞在一起…一百艘从背后杀出的战船,宛若一把锋利的长刀,直直的刺入了江东水军的心脏地带。

        三万江东水军,数百艘东吴战船,瞬间就被撕开了一个缺口,这个缺口像是一簇即碰的火焰,迅速的深入、扩大、蔓延。

        就像是被蚁虫啃食的堤坝,瞬间就变得千疮百孔。

        “怎么回事?”

        此刻…周瑜的表情骤变,从方才的自信满满,变成了如今的阴沉…倒是与此前曹操的表情一般无二。

        怎么凭空…背后就杀出一支敌军的船队?

        他们…他们怎么到这里的?

        长江只有一条道,大魏的水军是顺流而下,他们…他们总不至于是漂洋过海?逆流而上吧?

        “轰隆隆…”

        就在这时,楼船震颤,整个船舶都开始剧烈的抖动、颠簸了起来…巨大的江水拍浪而起,一下子将周瑜整个人淹没,而江水过后…

        “都督,右都督呢?”

        所有船员开始呼喊…

        可,最终他们方才发现,甲板的一角…他们的右都督周瑜正无比狼狈的趴在地上,此时此刻的他一身红袍已经尽数被浸透…哪里还有羽扇纶巾,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江东第一大帅锅的模样!

        太狼狈了…

        简直就是一个被江水浸透的落汤鸡。

        就在这时。

        甲板上飞速奔来许多水军…

        俨然方才船身的抖动,让他们都聚集到了一起。

        “周都督不好了…我军后方出现大量的敌军战船。”

        “周都督不好了,敌军有擅水性者,他们在…在凿我们的战船,如今底舱…底舱已经被凿破,江水狂灌,再不填堵…就…就…”

        “周都督…敌军船舰太过巨大,弩箭的威力可以直接洞穿我军的艨艟战船…”

        “周都督,我军船队后方已经被敌人冲上甲板…敌军水战极佳,我军…我军节节败退!”

        这…

        一声声的通报,周瑜的面靥容晴空万里…一下子变得乌云密布。

        他的表情简直宛若一刻钟前曹操的表情…

        都是那般惊愕、无辜、彷徨、无措!

        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鬼知道,曹军中怎么会…会有擅长水战之人?

        还能凿穿战船…

        “咕咚”一声,周瑜咽下一口口水,此刻的他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接连涌现。

        等等…

        难道是?

        有那么一瞬间,周瑜想到了一个名字,一个让他无比担忧的名字…

        还不等吟出这个名字。

        “报,周都督…已经看清楚了,我军后方出现的敌军战船上,无数旌旗上书写的是‘龙骁’二字,龙骁营…是…是龙骁营的水军!”

        啪嗒…一声。

        听到“龙骁”二字,周瑜的腿一软,下意识的他差点没有站稳。

        龙骁营…怎么…怎么会是龙骁营呢?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那陆子宇…他…他不可能出现在这儿!龙骁营也不会…等等,龙骁营…龙骁营何时有水军了?”

        无数的问题接踵而起…

        周瑜怎么可能相信,会有一支船舰…逆浪而行,穿过淮海、黄海、东海、转入长江…逆流而上,直抵赤壁!

        在大汉…怎么会存在能如此远洋的战船?

        莫说是艨艟,就是楼船也不具备在海中行进的条件。

        “不可能…”

        周瑜咬牙切齿…

        就在这时。

        “轰隆隆…”

        周瑜的眼前,一柄弩箭直接贯穿而来,一把砸入了甲板…巨大的风浪几乎将周瑜掀翻在地。

        “轰…”

        声浪之下,整个楼船靠前位置的甲板几乎被洞穿。

        这…

        这…

        此刻的周瑜一双瞳孔瞪得硕大,这一刻…他…他竟生出了来自灵魂的三个疑问。

        ——这里是哪?

        ——我是谁?

        ——我特么的要去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