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戏精狂妃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戏精狂妃不好惹 > 第五百二十章 美好在继续

第五百二十章 美好在继续

        而唐若尘也很快的封住了她的穴道,暂时的限制她的挣扎。

        慢慢昏睡过去的桃李才让蓝若兮感觉到看到了曾经的她。

        “我们得快点去找到方法救她,不然的话……”蓝若兮的话说到了一半,心痛的不行。

        唐若尘也深深的叹口气,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暂时找不到太好的办法。

        但要不及时让噬魂虫从桃李的身上祛除,她整个人都会……

        “先帮助她的手脚,绝对不能让她在去喝血了!”

        就现在桃李对鲜血那么有执念的状态。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

        反复几次,她就真的发展成为一个没有鲜血不能活下去的魔鬼。

        但是这一刻蓝若兮若想到了一个人,“灵珊最近被关在了大牢里,她没有足够的新鲜血液供给,长此下去的话,她的状态和桃李岂不是一样!”

        “是的!”穆易的磁性的声音打断了蓝若兮的苏兮。

        而蓝若兮在听到他的声音是,焦灼的心忽然被抚平了大半。

        穆易快步朝着蓝若兮这边走来,俊颜之上疲态,他是藏不起来了。

        深邃的眸底布满了红血丝,但唯独看着蓝若兮的时候却是那么的温柔。

        他心疼的握住了蓝若兮的小手,温柔道:“若兮,一切有我在呢!”

        “可是桃李她……”

        “没有可是,之要我在,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我为什么要把桃李关起来,就是想让所有人看到了灵珊荒唐的一面!但我唯独忘记了,她竟然把魔爪伸到桃李身上,这是我的疏忽,所以一切也需要我来弥补!”

        穆易的话就像是定心丸,注入到了蓝若兮的身体里。

        即便眼前的情况那么糟糕,但是有穆易在身边却也是充满了希望。

        唐若尘走上前想和穆易请求留在宫中照顾桃李。

        但穆易勾了勾唇,轻声婉拒。

        唐若尘有些诧异,刚想开口追问,穆易便示意门外的宫人进来。

        一位身穿赤炎华服的女人走了进来,额间上有一个红色的特殊标记,面容姣好,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了与众不同的气质。

        “卑职拜见兮妃娘娘!”

        “这……”蓝若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转眸看向了穆易。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葫芦里装了什么药。

        而那个女人大大方方的说着:“兮妃娘娘,卑职是赤炎的巫医,也是皇上派来为桃李姑娘解除身上的巫蛊之术的!”

        闻言,蓝若兮激动不已,刚才还陷入了一片黑暗,忽然有了希望。

        “看医治病,唐太医擅长,但是对付这巫蛊之术,还是巫医比较擅长!”

        穆易的用心在这里,唐若尘行礼谢恩。

        席城送巫医去救治桃李,蓝若兮看着她的背影,久久不愿意离开。

        “穆易,你这的这个人可不可靠?她可是赤炎人呀!”

        蓝若兮半信半疑的说着,毕竟她对赤炎人的印象仅限于灵珊,总觉得他们对澜夏抱着几分的敌意。

        “娘娘,您还有所不知吧!现在赤炎……”

        一旁的富贵带着几分笑意刚想说着什么就被穆易给打断了。

        “兮儿,折腾了那么久,你也累了!跟朕去一个地方!”

        可是蓝若兮的注意力还集中到富贵的话上,“让他把话说完,我现在其实很想知道,赤炎现在对澜夏的态度,为什么零上被关了那么久,赤炎国还没有任何的……”

        可是穆易并未给蓝若兮正面的回应,牵起了蓝若兮的手走出了了桃李的厢房。

        屋内气氛凝重,但是屋外阳光正好。

        伴随着淡淡玫瑰香味的风里都是温柔的气息。

        “那日误闯玫瑰园的人是你吧?”

        穆易柔声说着,磁性的嗓音里带着不可言喻的深情。

        蓝若兮心底的小鹿不知道什么时候蹦跶了出来,刚才高度紧张的小心脏,这会儿已经沐浴在浓情蜜意之中。

        “是我!你每一次的怀疑都是真的!那时候远远的看着你,就没想过能再回到你的身边!”

        “兮儿,但是我从未想过要离开你!”

        深情地话在穆易的嘴里说出来,永远是那么言简意赅。

        “好,那就一定要牵好我了,不准再把我弄丢了!皇宫那么大,我可不想跟你晚捉迷藏!”

        蓝若兮抿唇笑了笑,一路牵着穆易走向他们最爱逛的玫瑰园。

        夕阳正好,把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们靠在湖心的亭子里,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这后宫的女人不在了,真的是安静呀!要是在以前,指不定得冒出来一个争宠的姑娘!”

        蓝若兮倚靠在穆易的肩头,自顾自的说着。

        “我的宠爱只给皇后娘娘一人!”

        “你叫我什么?”蓝若兮微怔,对于皇后这个称号,有着难以言喻的陌生感。

        “皇后娘娘!你是我的妻子,难道不叫你皇后吗?”

        穆易转眸,宠溺的看了一眼蓝若兮,唇角扬起了甜美的笑意。

        曾经的蓝若兮可是从不屑这个称呼,但如今被穆易这一说。

        忽感皇后娘娘这个称呼还真的是好听!

        “朕的皇后娘娘只有你蓝若兮能当得起!”

        “那是必然的!蓝若兮的老公也只能是你穆易。”

        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对对方说了我爱你。

        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两人拥吻的爱人身上,很美很美。

        一夜的美好之后,蓝若兮在龙床上醒来。

        她竟然有种不真实感,要不是有淡淡龙涎香在鼻尖萦绕,她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又回到了皇宫,睡在  了那男人的怀里。

        我还是兮妃,不,我现在已经是皇后了。

        “皇后娘娘,奴婢为你梳妆!”

        这是秀萍的声音,她已经带着宫女把凤袍和凤冠都带来了。

        蓝若兮再一次被打脸,以前见灵珊穿着显摆,觉得莫名的庸俗。

        如今要穿在自己的身上,真的觉得又美又贵气。

        尤其是高高盘起的飞云髻上的凤冠,雍容华贵,大方端庄。

        但是小小的臭美之后,蓝若兮便追问起桃李的情况。

        “娘娘,据说巫医守了一夜!暂时没有什么问题!”

        闻言,蓝若兮深吸一口气,心底悬着的心其实没有完全放下。

        桃李翌日没有安安全全的站到自己的面前,她一日就不会安稳。

        “皇上在上朝吗?”

        “是的!皇后娘娘,奴婢要带您去一个地方!”

        秀萍还卖了一个关子,带着蓝若兮朝着朝堂的方向走去。

        “喂喂!秀萍,不能再往前走了,哪里是……”

        “娘娘,这边请!”秀萍微微一笑,“放心娘娘,奴婢绝对不会影响皇上上朝的!”

        她带着蓝若兮来到了朝堂大厅的侧门,走进了空旷的厢房里。

        一个巨大的山河图屏风映入到她的眼底,可是她忽然听到了穆易在上朝和群臣商议国事的声音。

        “是皇上让我来的?”蓝若兮很是不解的追问秀萍。

        “是的!是皇上请娘娘到这里。而且皇上也说了,娘娘可以随时到这里听政事!”

        听闻秀萍这么一说,蓝若兮瞬间泪目了,因为她曾经就问过穆易,为什么女人不能议政,为什么国家的兴亡女人不能参加。

        而此时此刻,穆易正在完成他对蓝若兮的承诺。

        他当时说有这么一天的,如今他也做到了。

        而朝堂之上也都换了全新的面孔,老臣虽已不多,但是新臣给予的全是新的思想。

        赤炎国为何会不管不顾灵珊的死活,蓝若兮也有了答案。

        赤炎新帝登基之后,穆易就派去多年潜伏在赤炎后宫的嬷嬷去告知赤炎新帝一个惊天大秘密。

        他并未是赤炎王和王后的嫡子,只是一个地位低贱的美人所生,是赤炎王后想要儿子夺宠,杀母留子。

        如此恶事,成为了尘封已久的秘密,而赤炎王忌惮赤炎王后家的权利,全程装糊涂。

        赤炎新帝备受打击,多年的父爱母爱全都是建立在自己亲生母亲的鲜血之上。

        他当然不会按照赤炎老君主的意思做皇帝,当即就杀了老国君和皇后,而对灵珊这个所谓的妹妹更是不管不顾。

        借着这个机会,穆易趁机去游说,拿出了真正的强强联合的想法和其去谈。

        好在赤炎新帝虽之前是个纨绔子弟,但后期厚积薄发,心系社稷和百姓,不想陷入战争之中。

        而穆易也已经联合了几大部落,暗中和其他国家有军事结盟。

        赤炎新帝当然不想和澜夏硬碰硬,争个急死我活,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答允了和澜夏的强强合作的意向,才有着后来发展的一切。

        蓝若兮听着这一切,激动到捂住了嘴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心底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自己的男人真的牛逼!

        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而且还是闷头办大事的明君。

        不过再提到了对于灵珊怎么处置的时候,一半大臣建议立刻处死。

        另一半大臣则是觉得打入冷宫,留她一命。

        可是穆易却说道:“灵珊对于皇后的伤害最大,一切以她的意思为准!”

        宠妻宠到这个份上,蓝若兮都惊呆了。

        穆易呀!穆易,你疯了吗?这是在朝堂!

        她本以为有人会反对穆易听一个女流之辈的话,没想到大臣们都觉得这样的解决方法最好。

        蓝若兮松口气,但此时大堂之上,侍卫不顾朝堂之下的规矩大声的禀告着:“皇上,在押送灵珊的路上,她逃跑了!”

        “还不快追!”穆易大吼道。

        而蓝若兮也紧张了起来,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桃李的安危,因为她听说此时的桃李,如若闻到了灵珊身上的血腥味,就会为她所用。

        “我得会兮心殿!”

        “娘娘,您仔细着!”

        秀萍匆匆给蓝若兮开门的时候,忽然被一股强大的力气给推倒了。

        一声惨叫之后,秀萍摔倒在地,“娘娘,跑!”

        蓝若兮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冰凉的大手,紧紧地掐住了脖子。

        “贱人,我今天一定要了你的命!”是披头散发的灵珊,她像一只嗜血的怪物冲了过来。

        “疯子!你……你找死!”蓝若兮想要反抗,因为按照她曾经的武力值,对付灵珊不算什么。

        可是现在灵珊体内有噬魂虫,力量大的惊人。

        蓝若兮根本挣扎不了,而秀萍晕倒了,也没有办法救人。

        侍卫们还未赶到这里,蓝若兮只觉得呼吸困难,视线都开始模糊了。

        我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可是窒息感款把她包围了!

        就在这时不远处跌跌撞撞出现了一个身影,是桃李!

        “哈哈!这不是我新的傀儡吗?你来得正好!”

        桃李听到来这里的动静,立刻冲了过来,但是脸色还是惨白,整个人憔悴不已。

        并没有看向蓝若兮,只是走向了灵珊。

        “小桃子!是我……我……”

        可是桃李并没有任何的反应,走到了灵珊的面前。

        “哈哈,蓝若兮,你的侍女现在亲手杀了你,你觉得这个滋味如何?去,拿她头上的凤簪,刺死她!”

        桃李真的按照灵珊的话照做了,她走向了蓝若兮,两眼黯淡无光,但是从蓝若兮拔下簪子的时候。

        眸底忽然亮出了一道光泽,凑过身去,轻声道:“娘娘,你的小桃子回来!”

        这一刻,蓝若兮看到了希望,而她举起簪子,狠狠的朝着灵珊的肩膀刺了过去。

        她一阵惨叫,松开了勒住蓝若兮的手,“贱人,你们……”

        此时缓过劲来的蓝若兮,也直接给了灵珊一拳。

        侍卫们正好也赶到,直接把灵珊按在了地上,几个大汉才控制住这个疯子。

        穆易冲过人群,一把抱住了蓝若兮,“兮儿,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他拔出利剑,直接给了灵珊致命一击。

        蓝若兮终于缓过一口气,但由于刚才窒息太久,昏死了过去。

        ……

        阳光再次唤醒了蓝若兮,身边站着一个羊角辫的姑娘。

        “娘娘,您醒来!今儿奴婢来伺候你和你肚子里的小皇子了!”

        桃李的声音顿时让蓝若兮清醒过来,见到了已经恢复的桃李,又听到了自己有宝宝的消息。

        激动到无法自已,她一把抱住了桃李,“一切都好了,都好了!”

        “娘娘,小桃子回来了!”

        穆易走了进来,贴心的给蓝若兮披上了披风,温柔道:“朕的皇后娘娘要做阿娘了,朕得守着你们一辈子!”

        “是的一辈子!一言为定!”

        缱绻的爱意在澜夏皇宫里悠悠回荡,永生永世都诉不尽道不完。

        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美好永不结束!

        也祝福看到这里的您,一生幸福安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