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戏精狂妃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戏精狂妃不好惹 > 第四百三十六章想到兮妃娘娘的好了

第四百三十六章想到兮妃娘娘的好了

        闻言,蓝若兮微微一怔,诧异的抬起那双恢复光泽的美眸,直勾勾的看着唐若尘。

        “老唐,你确定没有跟我开玩笑,我们现在连几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了?”

        “我确定!当初我们的客栈医馆钱庄盐庄都是被抄了不是搬了,我们连一件衣衫都没有带出来,你觉得我们身上哪里有盘缠?”

        唐若尘如实的说着当时的情况,蓝若兮虽然已经非常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垂在身体两侧的小手还是在颤抖,“若兮,都过去了!”

        “怎么可能过去呢?我既然活过来了,一切都得重新开始了!”蓝若兮沉下了一口气,抬眸看着这熠熠生辉的牌匾,阑珊这两个字格外的刺眼。

        “既然这家客栈叫阑珊,想必那个女人和这里有点关系吧!进去看看!”

        唐若尘还是有些犹豫,“银两不够吃菜,那就点杯热茶!”

        蓝若兮铁了心的要进去看看,唐若尘不好拒绝,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钱袋子。

        三两银子应该可以喝杯好茶,“不慌,要是茶水价格贵,我们再出来就是!”

        “好!”唐若尘的话音还未落。

        客栈的一个小二就走了出来,那瘦削的脸上在迎接第一个宾客的时候还带着谄媚的笑意。

        可是到了蓝若兮这边就直接绷着脸,极其不耐烦的说道:“这里不是你们能消费的起的,赶紧走吧,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这个服务态度,蓝若虚能锤他好几顿,无奈现在身份特殊,蓝若兮也只能忍着,陪着笑说道:“我和自家哥哥就是来喝杯茶,见见世面的!不劳烦小哥!”

        “走走走!这里可是当今皇后宴请名门贵族的地方,哪里是你们这些穷鬼能进来,赶紧滚吧!别让我请小厮们教训你们!”

        小二的态度蛮恨,让蓝若兮和唐若尘碰了一鼻子的灰。

        “怎么。不服气吗?”小二见蓝若兮的眸底带着不可一世的情绪,大肆的挑衅着。

        唐若尘连声道歉拉着蓝若兮就匆匆的离开了,现在两人虽然是一副村民打扮。

        但是蓝若兮身上那不凡脱俗的气质可是掩盖不掉的,那张故意用青泥抹黑的脸蛋上依旧精致。

        “若兮,你怎么答应我的!一切小心为上,千万不能跟任何人起冲突!”

        “好憋屈!”蓝若兮好半天只冒出了这句话,眸底微微一沉,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只因为卷入一场阴谋诡谲的深宫内斗,就得承受这样的不公的处境。

        “我忍不了!”

        “额?若兮,可是我们现在得修生养息再寻出路!”唐若尘劝慰着。

        “修生养息一个月也差不多了!也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

        蓝若兮冷冷的看着那家客栈,唇角上扬了一抹冷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过分的!今晚我们就行动!”

        唐如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蓝若兮就拉着唐如尘在城中寻找自己曾经经营的那些店铺。

        “想当年我蓝若兮在皇城里最响的名号,不是那个狗屁宠妃,而是蓝大商人!当时隶属我名下的客栈有五六家,医馆有三家,盐庄和钱庄有十几家,投资的粮仓也有三家,如今估计都在,但应该都被那个贱人夺走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我们打听便知!”

        唐若尘和蓝若兮两人分头开始行动,暗暗的问询皇城老百姓那些店铺的变故,

        只是这一不打听还好,一打听蓝若兮气得全身颤抖。

        尤其是之前她特意造得几个民间的医馆,都是为劳苦大众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的。

        但没想到现在却变成了达官贵人的聚集地,奄奄一息的病人直接被拒之门外。

        稍微有些家底子的小老百姓即便进去看了郎中,高于市场价的药材,也让他们承受不起呀!

        “我们对不住兮娘娘呀!当初我们澜夏天降大祸,以为是兮娘娘命犯天煞孤星,殃及我们澜夏,可如今她去了,那位皇后却要把我们百姓逼死呀!”

        “你就让我们渐渐郎中吧!我家小儿已经撑不住了!兮妃娘娘,老朽对不住您!那些怪力乱神的传言害死了你,也害苦了我们!报应不爽呀!”

        医馆前几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家叫苦不迭,可是他们还没跪下来,就被医馆里打手直接拖拽到了长街上,打手头子冲出来,恶狠狠地吼道:“各位,你们都给我看清楚了!要是有人再提起那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就是他们的下场,给我打!照死得打!”

        “你们不得好死!兮妃娘娘在天之灵看着你们呢!”那位老者还在嘶吼着,完全没有求饶。

        “你把我打死了,倒也是解脱!”

        打手们见他这般,更是来气,拿起了手中的打板狠狠的敲击着那老人的腰身。

        蓝若兮看着这一切,  本想转身离开,不去搭理这些曾经落井下石的无知老百姓。

        但是他们咬定自己的是妖女,在皇城脚下一边享受着自己给他们的福利待遇,一边唾弃妖女必须死。

        如今想到自己的好了,可笑至极。

        但是那些人的惨叫却又让蓝若兮的心底无比的苦涩,良心在一次次的质问她:“蓝若兮,见死不救,你真的能做的到吗?”

        她真的做不到见死不救,但是也没有能力冲上去。

        此时唐若尘走了过来,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排银针,递到了蓝若兮的手里,“兮妃怒娘娘投掷银针的技艺,我曾经见识过的,如今要是能好好教训那群贼人也是极好的!”

        “呵!”蓝若兮勾唇一笑,笑意里满是苦涩。

        唐如尘看出了她的心思,也在给她找台阶下,这种成人之美,蓝若兮怎么好意思再拒绝。

        她接过了银针,绕到了人群之中,锁定了那个拿板子的打手,收起针飞。

        以极快的速速从人群的缝隙里,刺到了那个打手的脖子上的穴位,虽不致命,但会让那人瞬间手脚僵住,他嗷嗷直叫,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打手头子见状吓懵了,那人的状态很像是中邪,“喂,三牛,你这是怎么了!”

        “老大,卑职手脚动不了,  救……救命呀!”

        打手头子乍一听,吓得连连向后,而蓝若兮再次锁定他,银针飞了出来,正中打手头子的脖子,他又惊又疼,嘴角的肌肉也僵了,惊吓之余  发出了恐怖诡异的叫声。

        围观的老百姓们也都吓得不轻,都想当然的认为这两个人是中了邪了。

        而被打老者更是激动,一直跪拜在地上,嘴里叫

        (本章未完,请翻页)

        着兮妃娘娘的名字,“娘娘显灵了!是娘娘见不得我们受罪,特地来解救我们了!跪谢娘娘,娘娘千岁千千岁!”那老人家如此跪拜,周围苦不堪言的百姓们也纷纷跪拜蓝若兮。

        这让混在人群里的蓝若兮有些懵了,她傻乎乎的站着,还被身边的大婶拉住了手臂,教训了一番:“姑娘,你怎么不跪拜!是娘娘显灵了!”

        “我……我是外乡人,不知道你们说得是哪位娘娘!”蓝若兮立刻为自己解释一番,省得被人怀疑。但是热心的大婶,还是强行的拉着蓝若兮跪下,“先跪再说!不要多问!”

        蓝若兮有些尴尬,但是跪拜自己也不算太亏,她沉下了一口气,大大的行了三个礼。

        不远处的唐若尘也被按头下跪,表情尴尬的不行,两人对视一眼,唇角都露出了几分尬笑。

        一场简单而又突兀的跪拜大礼结束之后,蓝若兮刚想走,身边热情的大婶拉着蓝若兮可便宜。

        “姑娘,你是不了解兮妃娘娘,但是现在知道也不算晚的!当年兮妃娘娘她处处为我们百姓谋福利,是我们愚昧不懂得珍惜!”

        “大婶,我会跟我家妹子说的!大婶,我们还得赶路,先走了!”

        幸亏唐若尘出现打断了大婶的科普时间,蓝若兮赶紧挽着唐若尘,低着头,加快了步子离开了人群,直到走到巷子口人烟稀少的地方,才敢大出口气。

        “真是要了命了!这群百姓愚昧的时候真气人,现在这虔诚的样子,又让我觉得可爱!哎!”

        “那你还想帮他们吗?“唐若尘冷不防的冒出了这一句。

        蓝若兮没有回应,片刻后无奈的摇摇头道:“我没那个善心了!我又不是这澜夏的女皇,我管不了那么多的!”

        就在她的话音落下,一脸急速飞驰的马车撞翻了集市上摊位,就这还丝毫没有减速。

        直接朝着走路缓慢的老人家撞去,惨叫之后,便是周围百姓的尖叫。

        “虎子!你赶紧过来!快点!!”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只见他要去到集市拐角处抱自己的孩子,那孩子应该只有四五岁的光景,见到飞驰而来的马车吓坏了,愣在了原地。

        马车明明可以朝着右边拐一点,可还是直冲冲的撞了过去。

        蓝若兮惊呆了,但是她爱莫能助,这个距离过去是完全来不及的。

        “是赤炎的马车,他们真的太猖狂了!”

        “赤炎?”蓝若兮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像是针扎似得痛。

        即便是现代人,但也身处在澜夏的土地上,而自己也就是因为所谓的两国的结盟关系,被迫的死于非命。

        如今再见到赤炎国人在自家土地上如此的仓库昂,蓝若兮的恨得牙痒痒。

        “若兮,现在不是我们的出头的时候!”唐如尘很是无奈的提醒着林晚舒,也下意识的握住了她的手臂。

        这份冲动,蓝若兮承受不起,只能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然后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不忍在继续看孩子伤在赤炎国的马蹄下。

        但就是这时,一辆飞驰的马儿忽然飞驰而过,骑马的黑衣人俯身,一把将孩子抱起来。

        这一刻,孩子的危机解除,而百姓们也为那位不留名的英雄鼓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