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戏精狂妃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戏精狂妃不好惹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切都变了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切都变了

        大家喝得都很多,就连一直清心寡欲的唐若尘都喝得大醉,所谓酒后吐真言,也大抵是他那般,整个人兴奋到不行,战都站不稳,还得拉着蓝若兮说话。

        “若兮……你……你不知道,我当时多么害怕你一睡不起!我心里有你的,在皇宫就是……”

        红英姐见唐若尘开始口不择言了,赶紧要拉开唐若尘,但是蓝若兮却拦住了。

        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道:“红英姐,让他借着酒劲说说吧!我其实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装糊涂,一份感情在心底压抑太久了,人是难受的!”

        “娘娘,其实明眼人也都能看出来唐太医对你用心,你打算接受他吗?”红英姐紧握着蓝若兮的手小心翼翼的问,但是问完之后又有些后悔,“哎,我这也糊涂了!”

        “红英姐你哪里是糊涂,你是希望我开启新的生活。接受新的人!”

        红英姐会意的点点头,期待的看着蓝若兮,她沉下一口气,回应道:“我是想开启新的生活,但是我不打算接受任何人的感情了!”

        这是蓝若兮穿越了两个平行时空得到了真理,“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是很美好,但就是太废人了,你想想看,红英姐,我在皇宫里死了几次了!”

        红英姐无奈的笑了笑,便没有再提这个问题,“好,那我们就陪娘娘一起,你要是开客栈,我们继续开,你要是开医馆,我们也陪着你!”

        “有你们真好!”蓝若兮抿唇笑了笑,笑意里带着疲倦,但是心底暖暖的。

        酩酊大醉的倘若车还在闹腾,他一直在碎碎念,蓝若兮虽然没听到心里去,但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他。

        “好了,唐太医,知道你的用心了!好好去睡个觉,明天起来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可不行!”唐若尘来劲了,认真的站起身来,“我对不起你,若兮,这半年来我心里也不好受,当初在皇宫我被皇上威胁……帮他做事情!”

        蓝若兮闻言,不禁坐直了身子,明明不断地暗示自己不准刻意在去听穆易的事情,

        可是一听到他的名字还是情不自禁的在意,她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多问。

        红英姐也要拉着唐若尘离开,但是他借着酒劲大声的叫嚷着:“当时若兮你在调查身世的时候,是皇上在有意的隐瞒你!你的父亲,你的  妹妹都是我的下毒不让他们说话的,他们罪有应得,但是……皇上也不应该……不应该让你活得糊里糊涂的!”

        唐若尘说出的这一切,让蓝若兮的心底猛然一颤,她当初就怀疑过唐若尘。

        以为他被奸人唆使,打乱自己的调查计划,  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穆易安排的。

        “娘娘,您命犯天煞孤星没有错,是皇上他担心你和他的皇位冲撞,才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你知晓!是他……他骗了你!我但是很痛苦,我不想骗你的,但是皇上却用整个客栈人的性命威胁我,我怎么敢……”

        “好了,我知道了!”蓝若兮没有勇气再继续听下去。这次是她主动请红英姐把谈若尘带走。

        “娘娘,其实有些事情你还是了解一下比较好!虽然残酷了些,但是……“红英姐的话意味深长,但还是把唐若尘给拉走了。

        破旧的茅草屋里只剩下蓝若兮一个人,莫名的死寂,蓝若兮的心却很乱。

        她自己也很清楚明白,什么时候自己愿意主动面对现实,才算是真正的重生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蓝若兮也在心底暗暗做着打算,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然后再……继续在澜夏生活。

        翌日清晨。

        久违的公鸡打鸣声叫醒了蓝若兮,她感觉好多了,身子像是开挂似得,已经可以下床了,

        虽然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的,可是自己躺在床上一个月,四肢没有退化,没有长褥疮已经是奇迹了……

        她移步到了铜镜前,女人爱美之心什么时候都有,看到镜中的自己瘦到有些脱相了,

        很是无奈的嘟嘟嘴,然后便让红英姐给自己打水,好好的把自己的头发洗一洗。

        “娘娘,这里不比你曾经,好的首饰没有!你只能用一般的木簪了!等最近风声不紧的时候,我让集市上给你买买一些胭脂水粉!你还需要什么都跟我说,姐记下来回头给你买……“

        而蓝若兮打心眼里就没有想要所谓的首饰,只是听到了红英姐说风声这四个字的时候,心底惊诧不已,她连忙追问道:“澜夏最近打仗,为什么现在去逛集市,还得等风声不紧的时候?”

        “娘娘,这你就不知道了,之前我们……”叶飞虎刚想说什么就被红英姐的一个眼神劝退。

        “到底怎么回事?”蓝若兮知道事情不简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昨天就想问你的,为什么不住在客栈,要住在这里?”

        她虽然没有走出这个茅草屋,但从破旧窗棂外还看得到周围是荒郊野岭,农户没有几家。

        而且连最最基本的耕地都没有多少,当年蓝若兮清楚地记得,跟她在客栈里做的那些小伙计们,她都给他们置办郊区的宅子和一些农田的。

        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小康生活没有问题的,不至于落得住在这里的境地。

        在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红英姐很是为难的低下拉头。

        “是不能跟我说吗?”蓝若兮有些不解。

        “不是不能跟娘娘您说,而是您之前说过不能在你面前提起皇上的!”

        “什么?你们无家可归可和穆易有关系?我都死在乱葬岗了,他怎么还要针对你们?”

        怒火一下子在蓝若兮的心底点燃,她有些不太懂事情的走向了。

        “哎!娘娘,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你出事后的三天后,就有侍卫们直接勒令我们全部离开客栈,我们当然要问原因,但是对方暴力封店!我们反抗过,但是对方直接伤了后厨的纪个伙计!“

        说到这里,红英姐眼眶红了,“不仅在皇城中央的酒楼客栈被人拆了,连娘娘您曾经开得医馆,店铺,盐庄都被皇上给抄了!”

        “怎么会这样?你确定这都是穆易的意思的吗?”蓝若兮此时还不愿意相信穆易会对自己那么赶尽杀绝,还带着一丝丝的幻想和侥幸。

        可是当红英姐说:”之前和娘娘您一直交往密切的宋家也……“

        “宋家家大业大,而且一直致力于澜夏的军工,穆易还要针对他们?”

        “他们在娘娘您出事之后,直接被抄家了!现在姐弟两带着年迈的父母背井离乡,生死不明!”

        “怎么会这样?穆易疯了吗?”蓝若兮的心痛远大于愤怒。

        自己爱了三年的男人,在自己离开之后,竟然如此的绝决。

        “我想去皇城集市看看!!”蓝若兮提出了这个要求,红英姐刚想拒绝。

        姗姗来迟的唐若尘却立刻答允,昨晚上醉醺醺的状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态已然不再。

        隽永的脸上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唐太医,你糊涂了吗?娘娘出现在皇城,要是被人发现,又是杀身之祸,而且她现在的身子也不适合一路颠簸!”

        “放心我的身子好多了!红英姐,你真的不用担心!”蓝若兮抿唇勉强的挤出一丝丝的笑意。

        其实她自己一早起来,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恢复的很快。

        除了一些皮外伤会疼之外,精气神恢复得很快,兴许是自己不再占用着原主的身子。

        做回了自己,不再用之前那一副躯壳!

        “但是……娘娘,您还是不要冒险,最近一个月来澜夏和赤炎两国交好,市集里很多赤炎的人,有经商的,有久住的!”

        红英姐陈述着这些,但是蓝若兮却冷笑了一声,冷冷道:“穆易封得那位皇后的确有用,不像我一个命犯天煞孤星的女人,不仅不配做皇后,连活着待在皇宫里都没有这个权利。”

        “娘娘,没有的事!“红英姐立刻劝慰。

        “这都不重要的了!我现在是蓝若兮,不是什么狗屁兮妃!”蓝若兮的目光坚定,迸发出了阵阵犀利的光泽。

        澜夏国的刺杀之辱,让蓝若兮压抑许久的报复之心被点燃。

        她不仅仅活在所谓的仇恨之中,她要带着这份仇恨在澜夏好好地活好这一世了。

        我蓝若兮绝对不会一辈子就窝在这个穷乡僻壤!

        唐若尘之所以想带蓝若兮去皇城下的市集走走,其实就是想让她重新振作。

        他们扮成村长村夫村妇的形象搭乘拉货的马车进城……

        “这都半个时辰了还没到?”蓝若兮看着周围荒草丛生土地自顾自的发着小牢骚。

        “还早!你先休息一会儿吧!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不得不住在远郊,不然……担心他赶尽杀绝!”唐若尘小声的说着,他越是这般小心翼翼,蓝若兮的心底越是不爽。

        “我们本本分分做生意,要这般赶尽杀绝,以后他们的东西,我们也可以肆意拿回来了!”

        说着,蓝若兮指了指不远处和他们马车并排的官家马车,“兴许那里面有银钱和粮食呢!”

        “若兮,你……”唐若尘怔住了,不敢往下说,  只是对蓝若兮做了一个‘嘘’的姿势。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没错!谁让他先逼我的!”

        蓝若兮说着眼睛盯着那辆官家马车的行驶方向,也是朝着集市走去的。

        她暗暗的记下,准备回去和红英姐商量。

        两人来到了集市路口,蓝若兮轻车熟路的穿过商铺和人群来到自己开的那家客栈。

        依旧是那么气派矗立在皇城脚下,涂了新的红漆,安置了新的琉璃瓦。

        就连红木柱都特意的雕琢过了,但是当蓝若兮看到了这家客栈正门的牌匾时。

        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阑珊楼”

        这两个字简直就是蓝若兮的死穴,看一眼就无比恶心。

        “走了,若兮,不要看让你不愉快的东西!”

        “不能走,得好好的看一看!而且我还得进去吃上一顿!”

        蓝若兮说着便拉着唐若尘走进去,但是唐若尘没走几步,却停下来。

        “若兮,我不是跟你说要息事宁人,我是要告诉你一个现实的问题,我们现在身上加起来的银子都不够吃上这里的一盘菜,你确定要进去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