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世纪小说

首页 戏精狂妃不好惹
字:
关灯 护眼
211世纪小说 > 戏精狂妃不好惹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澜夏我又回来了

第四百三十四章 澜夏我又回来了

        心痛,焦灼,悲愤,绝望,一次次的把蓝若兮拉到了这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我是死了吗?为什么我觉得我自己可以呼吸?蓝若兮摸着黑,到处碰壁。

        四周都是冰冷冷的墙壁,左肩膀的伤口很痛,但是也架不住失去穆易的痛。

        那一场爆炸之后,穆易活下来了吗?王灵珊有没有死?

        碎片似得记忆,一点点的侵入到了蓝若兮的大脑里,她莫名的痛苦,全身都在抽搐。

        一阵强烈的眩晕,眼前一片刺眼的亮光!

        我死了,我来到了天堂了吗?

        蓝若兮下意识的用手捂住眼睛,但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响彻在她的耳边。

        “来人呀!娘娘醒了,兮妃娘娘醒了!”

        这个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对,为什么这人叫我兮妃娘娘,我不是在现代吗?

        有谁会这样称呼我?

        蓝若兮松开遮住眼睛的手,看到了破旧的茅草屋,周围的一切陈设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现代感。

        尤其是已经发霉的雕花窗棂和古代敢极强的茶盏。

        “什么鬼,我这是又穿越到澜夏了吗?我不要做那个倒霉兮妃!啊!啊!”

        蓝若兮崩溃的嘶吼着,不停的摇着头,“我死了,就能再回到现代社会,对,我现在得死!”

        这一刻的蓝若兮没有任何的理智可言,现代社会的崩溃感已经让她近乎绝望。

        如今又穿越到让她窒息澜夏,还要面对绝情的穆易和为爱疯狂的灵珊公主。

        痛苦还有复制黏贴的吗?

        “娘娘,您终于醒了?您吓死我们了!”冲进来的是红英姐,她扑通一声跪在了蓝若兮的面前,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娘娘,你已经昏迷了一个多月了……终于醒了,醒了!”

        红英姐的身后跟着都是之前客栈的伙计们,各个都憔悴不已。

        各个都是红肿着眼睛看着蓝若兮,之前泡汤小二叶飞虎,拉着唐若尘走进了茅草屋。

        “娘娘!”一向淡然如兰的唐若尘,这一刻的情绪也根本崩不住了。

        明眸之中闪着泪花,好看的唇角在颤抖着,一张一合的想说些什么,但是根本开不了口。

        蓝若兮再见到昔日宫中的好友,心底是百感交集,她的心反而平静了很多。

        并未太大的情绪波动,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

        无论身在哪里,总是有那么多牵挂自己的人。

        “唐太医,您赶紧给娘娘把把脉,看她的身子怎么样了?”红英姐擦着眼泪催促着。

        “好,好的!”唐如尘这才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就在他朝着蓝若兮走过来的时候。

        蓝若兮主动说道:“各位放心,我这不是回光返照,而是真的醒过来了!只是我有些好奇,这么些日子,我是怎么没有被饿死的!“

        众人一听蓝若兮还能带着调侃说出这番话来,都也破涕为笑了。

        至少娘娘精神情绪上已经恢复了……

        “娘娘,您每日都靠唐太医煮的参汤吊着!”红英姐认真的回应着,再次握住了蓝若兮的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欣慰不已,“娘娘手心的温度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唐若尘也凑近,即刻给蓝若兮把脉。而蓝若兮近距离看他。不禁吓了一挑。

        之前那位隽永俊逸的潇洒太医好像是变了个人,除了精致的五官之外。

        整张脸颊上的气色黯淡无光,胡子拉碴的,盘起的发髻上竟然多了几缕青丝、

        人也单薄了很多,完全瘦脱相了。

        即便看蓝若兮之前和唐若尘在皇宫里有了间隙,但是她打心眼里清楚,唐若尘只是有难言之隐,绝对没有害自己之心。

        如今自己能起死回生,也一定全靠唐若尘,“照顾我很辛苦吧!放心,我没事了!”

        蓝若兮的这一句话瞬间让唐若尘破防,眼角处滑落了一丝丝的晶莹的泪珠。

        他迟迟没有在抬头,而蓝若兮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对着红英姐和客栈里的伙伴们说:“我想和唐太医说说话,也想吃胖叔的拿手菜和红英姐卤的肉了!”

        “好,好!保证管够!”胖叔一如之前一般笑嘻嘻的应声。

        识趣的红英姐看的出来蓝若兮有话要跟唐若尘说,敲了叶飞虎的小脑袋说:“你们几个也别闲着,赶紧给我烧水砍柴!我们家娘娘要好好用膳,知道了吗?”

        “好嘞!娘娘,待会儿保准你吃得开心!“叶飞虎拉着自己的两个小弟忙活去了。

        红英姐是最后离开的,在关门之前,还是担心的看了蓝若兮一眼,“娘娘,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我在外面随时候着呢!”

        “好的,姐!”蓝若兮抿唇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澜夏的红英姐就如现代社会的华姐一般。

        默默地照顾着自己,体恤知道自己,自己还有什么理由结束生命,让她们伤心?

        唐若尘也收拾了情绪,慢慢的把头抬起,那一张不满红血丝的眸子里,翻滚着太多的情绪。

        他看着蓝若兮的眼神里带着太多的心疼和一直烂在肚子里的深情、

        “我想知道的很多,还请唐大哥一一跟我说说,可以吗?”是蓝若兮打断了沉默。

        唐若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痛的开口道:“我们得知娘娘你在宫中遭遇了不测,便一路打听,得知你被人拉到了乱葬岗,我们找了三天,在一课老槐树下找到了你,当时你已经奄奄一息了,我们带回来悉心调养着,没想到你……”

        “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中箭落在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潭水里,你们怎么会在老槐树底发现我,难道在你们救我之前,已经有人救了我,但是无法医治,就把我留在那里自生自灭!”

        蓝若兮秀眉紧蹙在了一起,“我还是得感谢那人,不然我早就淹死在深潭里了!”

        “娘娘,皇上他……”

        唐若尘刚提了穆易,就被蓝若兮打断了,“唐大哥,我们约法三章,以后在我面前,我不想听到穆易的名字,他要是死了,国殇自然会告诉我!”

        她嘴里说着短情绝爱的话,但是心底则是把那个男人爱得死去活来。

        现代古代都好好地爱了一遍,每一遍都那么惨。

        唐如尘自然是依着蓝若兮的,没有在提穆易,在说道桃李和其他宫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时候,也都饶过了木易这个人。

        “桃李经常到宫外来找我!也不停的请我去找你!她总是说……你还活着。“

        “我总归是对不起桃李那个小丫头了!以后再见到她,让她尽快忘了我,不要再等我这个不负责任的主子了!”

        明明她想说着绝决的话,可是自己却梗咽了起来。

        “我这辈子都不回皇宫那个鬼地方了!那里的人和事情都和我没关系了。”

        “还请你三思呀!”唐若尘此言一出,蓝若兮转眸看了他一眼,但始终没有追问为什么。

        “找到二宝了吗?”蓝若兮还是惦记着孙二宝,那个和自己有着相同境遇的人。

        是这个世界里唯一懂得他的人,之前见过一次,整个人完全失忆,还被赤炎的女人给控制住了,现在想想,还是心酸。

        “我们去找过!但是村民们说,之前一场大火把他们两人都活活烧死了!”

        倘若车也没有瞒着蓝若兮,算是实话实说了。

        但是蓝若兮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自己是孤零零的在这个时空。

        眼角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吃力的抬眸,看着破窗外的一缕夜色,说不出的苦涩。

        但忽然想到自己在澜夏死之后,会回到了现代,只要不在现代作死,应该会好好地。

        “二宝!不,应该是孙梓轩,孙二少爷你在现代好好地当你的富二代,千万不要来这个鬼地方受罪!

        “若兮,你……你说什么现代?”唐若尘着实搞不懂蓝若兮画中的意思了。

        “没,没事的!你听错了,用膳吧,我饿了。“

        她打着马虎眼略过了这个话题,但是刚尝试下床,整个人头昏目眩。

        要不是唐若尘一把将其抱住,蓝若兮又得摔个好歹来,“若兮,你身子太虚了,就在床上用膳,慢慢的恢复一些体力再下床吧!“

        “好!”这一刻的蓝若兮不得不认命,有心而力不足就是这种感觉。

        而伙伴们也很体贴的给蓝若兮准备了一整桌病人的大补餐食,虽不及现代社会的餐食那么精致,但是吃进口中是满满的绵香和伙伴们的真诚和用心。

        “谢谢这些日子对我的照顾!大家也不需要叫我娘娘,从现在开始,我们是一家人!”

        蓝若兮举起了手边的茶盏,“以茶代酒,我敬各位了。”

        “娘娘,你们要这样说呀!照顾你是我们应该的,我还后悔当时没有跟你一起进宫照顾呢!”

        红英姐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红了眼眶,胖叔和小伙计们也纷纷举杯。

        “你一天是我们的娘娘,永远都是我们的娘娘!”叶飞虎小小起哄让气氛不似刚才的俺么凝重了。“娘娘,你不要多想,你不是那狗屁皇宫的娘娘,你是我们的娘娘!我们敬您,爱您,之前是您把我们这些连饭都吃不起的人救了出来,现在我们孝敬你是应该的!”

        “傻飞虎,我不让你们孝敬,我们你们都好好的!来,举杯……今天是我的重生,也是我们美好日子的开始!”

        “干杯!”众人齐呼。

        粗茶淡酒,让破旧的茅草屋里多了分几分生气。

        (本章完)